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86章 大案——其余的人犯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一广州城大北门外有一处地方,名叫白花桥;桥畔不远有一处,此处原为大户人家的坟园,面积颇大,一面是土丘,一面池塘山坡下朝阳处便是坟茔。这家还算兴盛的时候,整日在这里供奉许多纸花、纸钱,白花桥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后来这户人家败落下去,坟园便沦为停放棺椁的义庄。房倒屋塌,野草荒芜,早已不复当年模样。加之四周全是义地荒坟,距离化人场又近,平日里除了几个乞丐歇在义庄内,此地便成了人烟稀少之地;允熥的《禁绝乞丐流民谕》传到广州后,这里就更加荒芜人烟。

    此时在停放棺材的小房子里,一个鸡皮鹤发的老人正与一个头戴兜帽、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在一间密室内商议对策。

    那男子声音十分惊慌的说道:“乌德法师,刚刚传来的消息,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有明国的卫所兵包围了高家的宅院,高景德已经被发现了。”

    “高景德与咱们不一样,他全家都在广州,被抓以后为了少受一些苦头,甚至只是为了让一个孩子能活命延续高家的香火,什么都会供出来,所以你不能在这里继续待着了,必须马上去其它地方。”

    “高景德被发现了?他是如何被发现的?”乌德法师听到他的话还算镇定,略微惊讶后就知道已经没有时候耽误了,一边手上马上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一边问道。

    “他做事痕迹太多,说不定就被明国在广州的锦衣卫,或者其它探知此事的人奏报给了他们的皇帝。”兜帽男子说道。

    “他即使招出什么以明国的律令也不得活命,为什么你觉得他会马上招供?就算他受不得刑罚招供,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候就供出来所有的事情。”乌德法师又问道。

    “乌德法师,你这是第一次来到明国,不知道明国人的风俗。明国人与我们不同,是没有什么信仰的。你看着他们信佛教信道教,但他们信奉这些都是为了好处,他们觉得这些神佛能保佑他们才会信奉,一旦发现神佛不能保佑他们,他们马上就不再会信奉神佛。”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延续后裔,在自己的命已经保不下的情形之下,为了延续后裔他们什么都愿意做,只要明国审问他们的人答应放过他的一个儿子,他们什么都会招认。”

    “我本以为他们只是异教徒,但想不到他们连对自己的神佛也不信。”

    “可本来这也不会成为阻碍,只要我能成功咒杀了明国的皇帝。”乌德巫师有些泄气地说道:“我的降头术被人破了,为防被发现痕迹灵鬼也不敢再次派出,再次施法也不能成,明国也有能人呐!这个名叫张三丰的道士能有这么大的名号果然有些本事。不过这个法术并非是我最擅长的法术,若是有机会,真想和他各自用自己最擅长的法术比斗一番,看看谁更厉害。”

    “乌德巫师,不要再念叨这些了,快些收拾离开吧。”兜帽男子说道。

    “就快了。”乌德巫师答道。可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一变,冷笑着说道:“有不该来的人来了,咱们已经走不了了。”

    ……

    ……

    “铛铛铛”一阵铃铛声响起。这铃铛声十分悦耳,在空旷的原野上仍然让人觉得十分好听。

    但所有听到铃铛声的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宋亮一愣,随即马上大声说道:“马上将此处包围,务必不能走脱了一个人!”又对自己身侧不远处的人大声喊道:“你们这些人跟着我冲进去!”

    被他点到的人暗暗叫苦:这下子得冒着生命危险了。但他们也不敢不听从宋亮的命令,只能将身上穿戴的东西又整理了一遍,跟随宋亮向院子里冲去;宋青书见状,对身旁的人说了几句,也带着他们从另外一个方向冲进院内。

    高景德高声说要交待出其它人犯的一瞬间,宋亮就明白了他为何这样做。参与巫蛊之案可是满门抄斩的罪过,几乎类同谋反,他家又被当场发现实证毫无推脱的余地,为了活命,哪怕只是为了让自己能有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赦免也很好,一定会让他交待什么就交待什么。

    而恰好宋亮想让允熥看到他的才干,所以吩咐士兵暂且不要将高景德带走,在高家的宅院挑选了一个地方要亲自审问高景德。

    可宋青书劝道:“今明兄,陛下只是让咱们前来抄检高家,并未让咱们前来审问高景德,也并未让咱们去抓拿其它的案犯,咱们还是将人犯交给广州警察总署或者广東按察使司,回去向陛下复命。”

    宋青书当然明白宋亮在想什么,但是允熥并未让他们在得到高家参与两个大案的证据后顺带审问高家的人,更加没有让他们去抓拿其他的案犯,他们还是不要越权的好。

    但是宋亮执意要审问高景德。他平时哪有这样的机会办这样的案子?陛下又不是经常离开京城,更加不会经常委派他去做什么事情,在他三十岁之前这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必须要紧紧把握住。宋青书也不好阻止,只能由他去了。

    高景德交待道:“罪民从十多年前开始到处寻‘大药’,以延年益寿,……。五年前罪民到东莞县拜见那里的赵家家主,也不知怎的在搜寻‘大药’的时候‘偶遇’了一个自称道号靳榕的道士,因为他手段高妙,所以我就对他起了招揽之意,将他收入府中,专门为罪民合‘大药’。……。今年八月那个被称为乌德的法师在这个道号靳榕的道士的介绍下来到我高家。当时罪民还十分高兴,因为从他当时显露的那几手法术来看,他的本事在靳榕之上,以为又多了一个能为罪民合大药的人。”

    “但是他在为罪民合了几次‘大药’后,忽然拿出了这几次合‘大药’的证据,威逼罪民为他们做事,若是不从就将这些证据送到朝廷的各个衙门,让罪民的高家上下不得好死。罪民当时就慌了手脚,为了不被凌迟处死,于是就答应了他们。”

    “他随即要在广州行采生折割之事,让罪民召集广東当地干这个‘买卖’的人来广州。罪民无奈,只能出高价叫了以前就结识过的宁彩,又让他召集了几个人来广州采生折割。”

    “可是宁彩并未供出你来,这是为何?”宋亮忽然问道。昨日宁彩招供的供词并未提到派人找他的人是高景德,只提到了乌德巫师。

    “大人,虽然罪民曾经从他手里买过‘大药’,但他并不知晓罪民的身份,只知道是买‘大药’的人而已。他们这样的人都不在意买药的人身份如何,只要能在安全的地方做买卖,不会问是谁买的。”高景德说道。

    宋亮听了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随即传来陛下要来广州之事,罪民马上和这个乌德巫师说在广州城停止采生折割,去其它地方。可他却只是冷笑一声,坚持要在广州城一带行采生折割之事。”

    “当时罪民就已经察觉事情不对:虽然不知道为何,可这个被称为乌德的巫师很可能要对陛下不利!但事情到了那时,已经容不得罪民退缩;况且罪民还怀着万一的奢望不会被发现,所以就继续做下去了。”

    “之后又过了几日就在陛下来到广州城后不久,另外一个自称苏冬里的人找到罪民,据说带来了什么话要交代给乌德巫师。他似乎是此事的幕后烟手,乌德巫师见到他后十分恭敬,也不知他们两个都说了什么,之后乌德巫师就开始布置阵法,要对陛下不利。他和苏冬里还时不时的出去,到广州城的各处看一看,也不知在探查什么。”

    “之后就是行采生折割之事的宁彩等人被发现捉拿之事。此事发生后,乌德巫师马上更快的布置阵法,要谋害陛下。”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陛下被他下咒,但陛下吉人自有天相,被武当派张真人解救。罪民知道此事后内心十分忐忑,一度想要自首以求我高家不至满门被灭;但就在罪民犹豫的时候宋大人带着士兵来到我高家,发现了这些证据。”

    宋亮当然自动过滤了高景德为自己开脱的那些话,一边听着一边思考;待听到苏冬里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了,暂且将此放下,在高景德说完后问道:“乌德巫师和叫做靳榕的人,还有那个叫做苏冬里的人现在何处你可知晓?他们到底来自何处?为何要谋害陛下?”

    “宋大人,乌德巫师与靳榕后来自称来自满者伯夷国,面相与大明百姓类似所以在大明不会被人认出是外番之人。罪民也不知他们多大岁数,但乌德巫师鸡皮鹤发,看起来年岁已经在五旬之上;那靳榕看起来大约四旬上下。”

    “他们二人自称因为大明数年前曾经攻打过满者伯夷国对大明十分不满,所以要谋害陛下。”

    “那靳榕在前些日子已经离开大明返回其国,但乌德巫师仍旧在大明,被罪民安置在了城北的大北门外。罪民五年前在大北门外买了一片土地作为罪民家族的墓地,还去现场探查过,知道那地方十分荒凉,到处都是坟茔义庄,平日里就是乞丐也不愿多待,所以罪民将乌德巫师安置在了那里。”

    “苏冬里此人也自称来自满者伯夷国,谋害陛下的理由和乌德巫师等人一样。罪民并不知晓他住在何处。此人行踪诡秘,罪民曾经几次派人盯梢都跟丢了。”

    “我们若是有事,都是约在大北门外的某处地方会面。那地方平日里没有人来,十分安静不虞走漏了消息;罪民曾经在那里买下一块地方、将祖上的坟茔迁移过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即使罪民去那边也不会引起怀疑。”高景德又说道。

    “满者伯夷国?不是安南?”宋亮十分惊讶。他一直猜测是安南人在幕后谋划此事,但没有想到竟然是满者伯夷国的人在幕后。

    不过他随即想起张三丰说起过给皇上下咒的人多半来自南洋上的岛屿,觉得或许他们并未完全说实话:他们其实就是来自安南,但谎称来自满者伯夷国。

    他随即不再关注他们的国籍问题,决定先抓住乌德巫师再说。他问清乌德巫师所在的地方,又问了些有关乌德巫师和苏冬里的事情后,命人将高景德送到广州警察总署,自己则要带着人马去抓拿乌德巫师。

    宋青书又马上劝说道:“今明兄,陛下并未命我等去捉拿其它的人犯。今明兄刚才审问高景德也就罢了,陛下也不会计较;但若是兄长违背陛下的命令擅自去捉拿人犯,若是捉到了还好,若是惊动了人犯还没有捉到,那陛下恐怕会怪罪兄长,今明兄还是三思。”

    宋亮听了他的话,犹豫起来。宋青书的话很有道理,他审问审问也就罢了,但擅自去抓人若是没有抓到让人犯跑了,对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斟酌片刻,就要吩咐打道回府去向允熥禀报。

    可就在这时,忽然从院子外面传来喧哗之声,不多时,一个身穿六品官服的人走了进来。

    宋亮一见到他就十分诧异的问道:“钱通判,你如何会来这里?”

    “宋侍卫,陛下口谕,让下官带领广州府的警察前来高府,若是高家确为两个大案的人犯,让下官当场审问高景德,问出其余案犯所在之处后马上带领警察和卫所的士兵去捉拿人犯。”钱明林说道。允熥在宋亮带着人走后,担心高家被抄检之事让其它的人犯得知后跑往它地,到那时即使问出了其它人犯所在的地方也没什么用处了,所以又派人传令给钱明林让他带着警察过来当场审问当场派人去捉拿其它的人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