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84章 大案——抄检高家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一而此时此刻的高家众人当然不知道自家即将迎来灭顶之灾,下人仍旧与往日一样忙活着各自手里的事情:扫院落的人在打扫院落,擦拭桌椅的人在擦拭桌椅,伺候主子的在伺候主子;至于主子,当然是在被伺候。

    此时在高家家主高景德的房屋内,就有十几人等在外间准备侍奉高景德;外间之外的院子里,两个扫地的人中一人偷偷对另外一人说道:“这几日大老爷也不知怎么了,起得越来越晚,今天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有起来。”

    “若仅仅是大老爷不起也就罢了,但老爷不知怎的,自己都已经六十多了仍然抓着家里的事情不放,家里的外管事只能听大老爷的吩咐,每日天蒙蒙亮就起来在议事厅内等着,等大老爷起来了再奏事,后面的人得一直等到中午。”

    “你是因为你的亲家当着小管事才抱怨这个吧。咱们两个不过是扫地的,大老爷起不起来和咱们两个有什么干系?”另外一人说道。

    先前说话那人被堵得说不出话,只能不再说话,低头闷着扫地。另外那人虽然和他一样扫地,但家里有人在小主子面前当丫鬟,虽然两家交好那人也是个嘴严的不会把他说的话说出去,但他也不敢得罪那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见到外间的下人有了动作,知道这是大老爷要起来了。又过了一会儿,十分年轻的高景德从房屋内走出来,身后跟着许多下人,缓缓走向议事厅。

    刚才说话那人不由得说道:“大老爷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了,但看起来好似三十余岁的,也不知是怎么这般年轻的。”

    “人家是主子,也不用干什么活计,每天又吃得好、睡得舒服,怎能不年轻。”另外一人说道。

    “算了吧,二老爷今年也六十多了,比大老爷还小,看起来就很老。”

    “那就不知道了,或许是大老爷有什么养生的秘诀吧。”

    ……

    ……

    高景德当然不知道就在离着他数丈之外两个扫院子的下人正在谈论他为何能这么年轻,若是他知道了一定将这两个下人贬出府去。

    他现在十分紧张。自从他发觉自己卷入巫蛊大案后一直很紧张,直到前几日听闻允熥两三日没有露面,很可能已经中了邪术之后才放松一点;但昨日传来消息,允熥已经醒了过来,他就又紧张起来。

    允熥醒过来,意味着乌德法师的邪术已经被破,这次巫蛊大案最重要的目的并未实现,那个姓苏的和乌德法师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之后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情。

    不多时,高景德走进议事厅内在主位上坐下,但他却并未马上处置家里的事情,而是用很小的声音对自己最亲近的下人说道:“你去乌德在的地方,吩咐他不管他要做什么,一定不能这几日做;陛下刚刚醒来,这几日定然全城大索,做什么都十分危险;况且还有武当派张真人在广州,他施展的邪术未必能成。”

    这人答应一声,转身退下。他是高景德手下唯一知道此事的下人,也是高景德最信任的下人,所有高景德不方便亲自出面的事情都是这个下人来做。

    吩咐过了此事,他内心稍安,正要开始吩咐今日的事情,忽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下人,刚刚跑进议事厅内见到高景德,就大声喊道:“大老爷,不,不好了,有官府的人来了!”

    “有官府的人来了,怎么就不好了!”高景德站起来沉声说道:“到底是何事?”

    “大老爷,外面有官府的人来,是卫所的人,说是奉了皇上的谕旨,来查抄咱们家!”另外一个门上的下人跑进来,说道。

    顿时整个议事厅就有些骚动。高家的规矩再严,下人听到‘皇上的谕旨’这几个字也不可能和没听到一样;虽然高景德的积威还在他们不敢说话,但面上的惶恐是怎么也忍不住的。

    高景德倒还好,毕竟年纪大了见过的事情也不少,虽然心直往下坠,但仍旧吩咐道:“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去外面见一见来人。门下的人都见识短浅,还指不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他们听错了也未可知。”他用这几句话稳住了议事厅内大家的心思,走出了议事厅。

    不过他才带着下人走了没几步,就见到数十名身穿卫所将士衣服的人从前院与后院的大门处一把推开守在门口的人走进来,领头的人指了指各个方向,卫所将士随即扑向各个方向。

    这些卫所的人手里拿着棍棒,面上凶神恶煞,见到人不管是男是女、是主是仆都大声喊道:“都跪下!双手,双手,双手抱头!”

    高家的人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女子不论主仆都尖叫起来,许多人被吓得跪在或者趴在地上,浑身颤抖;男人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许多人大喊道:“军爷饶命!我只是高家的下人,什么也不知道!”

    这些士兵并不答理他们在说什么,将小孩抓到一处,将男子抓到一处,将女子抓到一处,配合的还好,不配合的上去打一棍拽着头发拉走。不过他们除此之外却并无其它调戏女子之事。

    虽然这些士兵还算守规矩,但高景德的心仍然沉到了谷底。他们家可不是普通人家,就算是全城大索士兵也不敢不经允许进入他们家的外院,更不必提内院。现在这些士兵在领头的人带领下直接冲进来,这只能是已经知道了他们家牵扯进了什么大案中,而他们家现在可能牵扯进的大案只有一个。

    但高景德仍然沉了一口气,走到领头的人身前一丈左右之地大声说道:“我是高家家主,现在刑部侍郎高瞬臣即为我高家之人,你等不得允许擅闯我家,意欲何为?”

    领头那人自然就是宋亮了。他点起人马从行宫出发后,征调了行宫附近所有的马,一行三百多人全部骑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高家周围。

    到了高家附近,宋亮马上让宋青书带领一百人将高家团团围住,又命京城诸卫所的人分别带领几队人马,分派好以后将看守各个大门的人打到在地,从高家大院的门同时冲进去,

    宋亮亲自带着数队人马从正门口冲进去,一路留下几队人把守道路、驱赶下人、搜捡房屋,最后剩下两队人冲进内院。

    高景德走过来时宋亮就注意到了他,看他的穿着明白他必然是高家十分重要的人物,所以并未让士兵阻拦要听听他想说什么。

    高景德一开口宋亮就吃了一惊:高家的家主竟然真的如此年轻,完全不像一个六十多岁的人。

    不过他马上想到了李光睿所说的高景德用‘大药’之事,心下顿时了然,还有些愤怒。

    所以宋亮马上说道:“高景德,你不必装蒜,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还不知道么?想欺瞒于我、甚至欺瞒陛下?”

    “草民实在不知这位大人在说什么,大人可否为草民解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之事?”高景德仍然说道。

    宋亮也不愿再与他说话,‘嘿嘿’冷笑了两声,让手下的士兵将他押下去。

    可即使被抓了起来,高景德仍旧说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之事”的话,虽然惹得看管他的士兵十分烦躁给了他好几下,仍旧不停的说着。

    又过了一会儿,各个小队的人前来向宋亮奏报已经将所有的人全部看管起来后,宋亮下令:“马上抄检所有的屋子,不得漏掉一间。”

    众人领命,马上开始抄检所有的屋子,翻箱倒柜将所有箱子都打开,将所有床铺都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甚至床底都用木棍搜了一遍。

    可是,“你们是说,并未发现任何与巫蛊大案有关的物品?”宋亮说道。

    “是,宋大人,并未发现任何与巫蛊大案或采生折割案有关的物品。”众人先后答道。

    宋亮不由得侧头看了高景德一眼,心中蓦然想到:“他之所以在已经有人抄检整个院子的时候仍旧不停的说‘是否有什么误会之事’这样的话,因为他早已将与这两个大案有关的物品都毁掉了,知道我们从整个高家的院子里抄检不出任何物品才如此。”

    宋亮坚信高家肯定与这两个大案有关。其一,李光睿不可能随意诬陷这样的官员人家,若是被发现是诬告,他们李家即使不从此灭族,数代之内也不可能缓过来;其二,高景德已经年过六旬,但看起来和三十多岁的人差不多,可他的兄弟也都已经五旬以上却面容苍老,一定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现在却找不到证据。若是没有证据仅仅只有检举,皇上当然可以派人查抄高家这样的人家,但却不能因此定罪。

    宋亮有些着急,一边对其他人吩咐再此搜捡所有的屋子,一边在原地转圈想自己是不是疏漏了什么。

    可许久后这些人再次前来奏报时仍旧说道:“大人,并未有任何与巫蛊大案或采生折割案有关的物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