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82章 大案——李家的线索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一“嗯?”允熥侧头和杨任对视了一眼:有人要检举巫蛊大案?

    “你可问了他要检举什么?”允熥问道。

    “陛下,那人不和臣说,说只有见到陛下才会说出来。”侍卫说道。

    “必须见到朕才说?”允熥问道:“那人什么身份?”

    “陛下,他自称是广州城内的商户李家的人,名叫李光睿。”侍卫道。

    “是他?”杨任听到这个名字略有些惊讶地说道。

    “这人在广州城内很有名?”允熥问道。

    “陛下,此人是广州城内三大商户之一南海李家的人,还是长房长孙,被安排主掌他家在宝安市舶司的生意。前些日子是他家前代家主,李光睿祖父李先明的七十寿辰,他返回广州城为祖父过寿,之后一直留在广州城内到今日。”杨任大概介绍了一下。像李家这样的大商户当然值得杨任关心,杨任就算不知道他家大多数人在做什么,总会知道族长和长房长孙在做什么。

    “一个商户人家,”允熥沉吟着:“杨卿,你的下人认得这人吧?”

    “臣有一下人识得他。”

    “宋青书,”允熥将侍立在屋外的宋青书叫进来吩咐道:“你与杨卿手下识得李光睿的下人一同行走,看看这自称为李光睿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李光睿。若是,就宣他觐见;若不是,就擒下他送到钱明林那里审问。”

    宋青书领命,转身离开屋子。半晌,他又返回屋子通报道:“陛下,商户李光睿请求觐见。”

    允熥摆手,宋青书又出去通传。不一会儿,一个年岁不大的男子走进来,面对着坐在正中穿着皇帝常服的允熥跪下说道:“草民李光睿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允熥并未马上许他站起来,而是仔细看了看他。他身穿一身淡蓝色的绸衣,样式也是大明富家子弟最平常的样式,但穿在他身上就显得极为干练。

    过了半晌,允熥才说道:“你起来吧。”

    “谢陛下。”李光睿又跪了一会儿才站起来。

    “你说你有事关巫蛊大案的机密要事奏报给朕,到底是何事?”允熥问道。

    “陛下,草民知晓巫蛊大案的幕后主使之人是谁,并且知晓其中一人在何处。”李光睿说道。

    ……

    ……

    “……,这个,我觉得不太妥当。”李继户坐在椅子上思量了不短的时候,对坐在他面前的一人说道。

    “李家主,你可要想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他面前一人说道。这人身量不高、十分瘦弱,尖嘴猴腮此时说话又十分趾高气昂,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从他说的话可以听出他的身份地位在李继户之上,若是不然,他绝不敢如此对李继户说话。

    可李继户却神色未动,只是又道:“高老爷,此事太过重大,我虽然是家主,但上面还有父亲,此事我得和父亲商量过后再行决定。”

    “也罢,李老爷子老当益壮,和他商量商量也是应当。但此事不能久拖,你要快些和你家老爷子说此事。明日此时我再来拜访你,到那时就必须决断了。”这人说道。

    “那时我必然做出决断。”李继户道。

    这人笑着站起来,又道:“我也知晓人年纪大了,瞻前顾后的太多,所谓年纪越老胆子越小嘛。你和你家老爷子说明白,这是万无一失之事,让他不必担心。”

    “我知晓了,定然和家父说清楚。”李继户道。

    那人又和他说了几句话,离开李府,李继户亲自将他送到大门口。

    等那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后,跟在李继户身侧一起送他的人愤愤不平道:“高景德这是把咱们家当做他高家的钱庄了,这次竟然要这么多钱,还要脸不要!”

    这人就是李继户的长房长孙李光睿,被他称为高景德的人,就是他们家的姻亲、官场上最大的后台,刑部侍郎高瞬臣所在的高家的家主。

    “他还要点儿脸,所以并未直接要钱,而是骗咱们家有什么万无一失之事,咱们还能推脱一阵;若是他一点儿脸也不要了,咱们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老老实实将钱给他。”李继户说道。

    李光睿默然。他们李家身为广州三大商户之一,觊觎他们家钱财的人不少,他们家现在又一个当官的都没有,若是不托庇于某个家族,用不了几年家财就会被瓜分殆尽。

    李继户和李先明反复斟酌,觉得高家有人在朝堂之上身居高位,平日里行事也有分寸——意思是要钱有节制,所以将李继户的一个嫡女嫁给高景德的庶子为妻,托庇于高家门下。

    可是高家最近却越来越贪婪了。每次派人和他们李家要钱,原来不过一百、二百贯钱即可,但现在来一次最少一千贯,这次更是要骗他们一万贯钱。

    李家身为广州三大商户之一,家里当然很有钱,但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败。况且他们是做买卖的人家,平日里还要维持一个体面,现钱也不多,一下子给他一万贯对自家也是不小的压力。

    “父亲,此事到底该如何处置?靠拖也拖不了了。”李光睿说道。高景德已经撂下话来让他明日此时决断,他们无法再拖了。

    李继户却并未和他解释,而是说道:“跟着你爹我过来。”随即大踏步走了起来,李光睿连忙跟上。

    不一会儿他们二人和跟着的几个下人走进李继户的院落内。李继户在正堂坐下,对所有的下人说道:“你们都出去。”

    他们行了一礼退下,并且将大堂的门窗关紧,仅仅点亮了一支蜡烛,让漆烟的大堂有些许明亮。

    李光睿看着端坐在座位上的父亲,对他的这番举动十分不解;但他见李继户没有说话的意思,也就不敢问,同样端坐在椅子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继户估摸着此时已是酉时初,忍不住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忽然大门被打开,一个身量十分高大的男子走进来说道:“大哥,事情已经探查清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