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76章 解惑(一)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有允熥对于这次的邪术是有很多疑惑不解之处的。施法之人是谁就不必提了,定然与采生折割案的幕后烟手有关系;单单说他为何会中邪术,这人到底怎样对他施法的,他就十分疑惑不解。

    他虽然对于大自然中各种暂且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半信半疑,但总体上讲是唯物主义者,对于鬼神完全不信;可这次中邪术却让他几乎三观崩溃。他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中的邪术。

    “陛下,如果贫道所料不错,陛下所中的邪术乃是南洋巫师的降头术,并且是降头术中最为高明的心降术。”

    “所谓心降术,就是降头师用自己的法力控制他人,让被控制之人做出种种常人难以想象之事,甚或操纵被控制之人的魂魄,甚或杀死被施咒之人。”张三丰说道。

    “这怎么可能?”允熥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竟然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陛下,这降头术,尤其是心降术,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若是一个人对于这类事情完全不信,是中不了心降术的。”

    “陛下在昏睡之前,连续三个晚上做噩梦,并且浑身无力,精神有些萎靡,此事可有?”张三丰问道。

    允熥点点头:“确实如此,朕陷入昏不醒之前就是连续三天做噩梦,白天起来后也精神萎靡、浑身无力。”

    “这就是了。若是贫道所料不错,早在数天之前,那施咒之人就已经对陛下下了心降术,想要咒杀陛下;可当时陛下对心降术这类的法术只是略微有些相信,大体上还是不信,所以仅仅是做噩梦、浑身无力、精神萎靡,而没有陷入昏睡。”

    “可之后陛下不知怎么相信起降头术这样的法术来,所以当那施咒之人再次施咒时,陛下就陷入了昏睡,怎么也叫不醒;幸好陛下心头仍存一丝清明,又身体强健、有大明气运护佑的缘故,所以并未被施咒之人得逞。”

    “贫道之所以认为是南洋的巫师给陛下下咒,是因为中华的法师很少有人会习练这样的法术,而南洋的法力高深的巫师几乎都会习练心降术。”张三丰十分详尽并且良心的讲解道。

    张三丰这可是相当于将一门咒术的秘诀说了出来,等于砸了专擅心降术的巫师的饭碗;不过张三丰和武当派的人本来就不会施展这类法术,他面对的又是皇帝,倒也无碍。

    允熥听了他的话,有些明了:他原本几乎完全不信心降这类的法术,对他下咒没有起到太大作用;但是在熙怡昏迷不醒后,他对于法术变得相信起来,所以当再次被下咒时就中招了。幸好在三观上他总体还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没有被咒死只是昏睡。

    而虽然不知道为何那个幕后烟手要给熙怡下咒,但熙怡是这个时代的人,拥有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这些法术的认识,所以被下咒后很快就中了招,没有被害死已经是运气极好。

    他随即联想到电影《烟客帝国》中里的设定:一群人的身体在培养皿中安稳的获得着营养,各种各样的传感器直接与大脑相连,刺激大脑让这些人以为自己在真实的空间中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实际上他们在虚拟的空间里。可是当他们在这个虚拟空间中死亡时,尽管身体还在培养皿里并未受到任何伤害,但他们仍旧会真正死亡,大脑和身体的各项机能马上停止。

    “这不就是催眠术嘛!”允熥不由得说道。

    “陛下,何为催眠术?”张三丰问道。

    “催眠术就是给受术者一个心上的暗示,让他信以为真,自然而然的就被施术者掌控。”允熥大概解释道。

    张三丰听得云里雾里,没听明白这个催眠的概念是什么,不过他并未再次询问,而是继续解释道:“陛下,想要施展降头术,除了内心要相信降头术以外,还必须有其他之事影响。南洋有些巫师咒杀人的时候会故意当着其他人的面施法,让当面观看施法的人去告知想要杀死的人:你被巫师下咒了,这个人一段时间后就会死去。”

    “给陛下下咒之人当然无法这样行事,只能使用各种手段暗示。陛下刚刚开始时连续三日做噩梦,就是下咒之人想用此手段暗示陛下已经被下咒。”

    “可是陛下却并未将此当做被下咒的暗示,那人只能另施手段。贫道以为,那人给惠妃娘娘下咒,其中一个缘故就是要借此告诉陛下:陛下也被下咒了。”

    “可是惠妃是和朕同时开始做噩梦,多半那时就已经被下了咒,这说不通啊。”允熥疑惑道。

    “这,贫道也不知为何。”张三丰也解释不了,只能说道。

    允熥看他解释不了也没有细究,点点头让他继续解释。

    “不过,给陛下下咒之人看来十分着急,所以并未等待此暗示发生作用,随即又出了第三招和第四招。”

    “第三招,就是陛下半夜睡觉听到的门窗乱响。这并不复杂,其实是有人使用从鲜血中炼出的一种没有颜色的水,涂在了门窗上面,又故意晚上在行宫附近放出蝙蝠。这些蝙蝠闻到这种从鲜血中提炼出的类似水的东西就会扑过来,纷纷撞到门窗上,将因为噩梦睡眠较浅的陛下惊醒。”

    “从鲜血中炼出没有颜色类似于水的东西?那不就是血清么?”允熥疑惑:‘这个时候的人就能提炼出血清了?’

    “血清?陛下这个名字甚好,以后贫道就称之为血清。”张三丰说道。

    “这第四招,也或许是第三招的另一半,就是陛下半夜听到的‘刺啦’‘刺啦’,好像利刃划过玻璃的声音。”

    “若是仅有陛下听到的声音,贫道还不能断定这到底是何物;但贫道又听陛下的侍卫说起后窗的玻璃上有极淡的划痕,还有很小的印记,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张三丰说道。

    “朕是不信这是什么魂魄或者灵体的。若是生魂或者灵体作祟,绝不可能有脚印。以朕看来,这多半是一种生灵。”允熥说道。

    “确实如此,这就是一种生灵。虽然贫道并未见到,但多半是一种猴子?”张三丰道。

    “猴子?猴子再小能小到哪儿去?朕也看过了那印记,那留下印记的生灵高绝不可能超过三寸。”允熥说道。

    “陛下,福建武夷山就有墨猴,这猴子可以住在笔筒里,脚印就和窗户上的抓痕极像。贫道以为,那下咒之人所用的多半就是墨猴。”张三丰说道。

    “天下间还有这样小的猴子?朕长见识了。”允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