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66章 发现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你可知现在留在按察使司的人有谁知道李按察去了哪里?”宋青书马上问道。

    “侍卫大人,这我们怎么会知道。不过您去不远处的广州警察总署问问。许多警察都被抽调了过去,广州警察总署就算主管警察的通判不在,总有官员知道被调走的警察去了哪里。”门子唯恐不详细的说道。

    “多谢。”宋青书一想就明白门子的话是对的,这样对他感谢了一句后就急匆匆的又骑上马赶往警察总署。

    不一会儿他来到警察总署,找到留守在衙门内辅佐通判的推官,问清事情发生的地方,又骑着马赶往那地。推官担心他走了远路,安排了一个人带领他前往。

    不一会儿宋青书就离开了广州城,来到了镇海门外的‘海皮’上。‘海皮’是广州人对珠江边的称呼,此时的‘海皮’还都是纯天然的河滩,每年夏季洪水都会涌上江边将低洼的街道淹没,历史上水漫街道的新闻直到90年代初还有,这还是修筑了长堤之后的情形。现在海皮一带岸边尽是停泊的艇户疍民。这里环境复杂,本地人和疍户隔阂又深,广州官府衙门对这里也基本没什么管理,即使是废除胥吏设立警察并且专门招募了一些疍民后变化也不大,只是他们要开始缴纳税赋了而已。

    进入海皮后,宋青书远远的就看见无数身穿深蓝色警察衣服的人围在一栋一丈左右高、占地大约十分之一亩的房屋附近。这栋房屋紧靠着珠江,屋顶好像是还有些鱼虾正在晒着。虽然距离尚远,但宋青书也可以看清他们手上都拿着棍子、排成阵势围着那栋房屋。即使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他也能感觉到他们都十分紧张。

    很快他们的马就已经到了警察们排成的阵势前,虽然给宋青书当向导那人穿了一身警察衣服,但这些护卫着的人仍旧有些紧张,其中一个像是头目的大声喊道:“来者何人!”

    宋青书和向导在警察排成的阵势前停下从马上下来,向导走过去轻声和警察头目说了什么,还拿出证件并且指了指宋青书。头目马上让开道路让宋青书过去了。

    宋青书回头看了看向导,向导说:“宋大人,小的就将大人送到此处了,再往里小的可进不去。”

    “多谢你了。”宋青书说了一声,又从身上拿出一个一两多的银锞子说道:“你这一路跟我过来也十分辛苦,这点儿钱拿去喝茶解渴。”

    “哎呀宋大人,送大人过来就是小的的职责所在,怎好要大人的钱?”向导如此说道。可他的眼睛却不断的飘向银锞子。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宋青书将银锞子塞在他手里。

    “既然如此,小的就拿着了。大人可用小的去行宫报信?”向导将银锞子紧紧攥在手里,说道。

    “不必。”宋青书说道。他打算等将事情详细了解过后再返回城里奏报给允熥。

    向导行了一礼,转身骑上马离开了。

    宋青书向里走去,马上见到一个认识的官员,忙凑过去说道:“钱通判!”

    被叫做钱通判的人本来正在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听到声音马上回过头来,见到宋青书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道:“原来是宋侍卫。可是陛下让你前来询问采生折割案如何的?”

    “确实如此,一大早陛下就让我过来问问有没有什么眉目了。等到了按察使司衙门门口,我听说有了大眉目,忙去警察总署问了地方就赶了过来。”宋青书走近,与钱通判互相行过礼后说道。

    钱通判还未答话,宋青书的目光就被一旁的一张桌子吸引住了。他走过去,仔细看着这张桌子上的东西:刻着符箓的木印、红烟罗绳,各色纸人,朱书符命,还有大大小小的十一二个葫芦,上拴红头绳一条,外包五色绒。

    “宋侍卫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做什么的?”名叫钱明林的通判的声音响起:“我已经派人去找城内懂得驱鬼的道士来辨认这些东西了,但他们还没有来。”

    “这十一二个葫芦,都是用来收割生魂的;从葫芦口塞子的摆放形状可以看出,里面都已经装入了生魂。这些朱书符命,都是……。这些人不仅仅是在折割造畜,还在采生。”宋青书努力忍住自己的怒意,介绍道。

    钱明林吓了一跳,说道:“竟然除了折割以外还在收割生魂!”

    宋青书此时目光转向了别的方向。在离着桌子大约二三丈远的地方,一溜排着四五具尸体,都是孩童的尸首。其中最靠近他的那一具虽然满身泥沙,但仍能看出被杀时的惨状:面上五官,鼻、口、唇、耳朵、眼睛全被割下或者挖出,手指脚趾也都被削掉,胸腹被剖开,里面满是泥沙,不知道被割去了什么器官。

    宋青书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他虽然之前听说过采生折割如何对待‘生材’,但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竟然如此,竟然如此。”他喃喃道。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整了整衣服,对钱明林说道:“钱通判,到底是如何发现他们在这里采生折割的?”

    “宋侍卫。此事是此人发现奏报给警察总署的。”钱明林指着身旁一人说道。

    宋青书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深蓝色警察衣服的人站在一旁。此人皮肤黝烟,双手的骨节粗壮并且布满了老茧,身上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腥气。他见到宋青书看过来马上躬身说道:“小的冯德林见过侍卫大人。”

    “不必多礼。”宋青书说道:“冯德林,你是如何发现他们的?”

    “禀侍卫大人,小的是码头这里的警察,平日里就住在这附近。”

    “从十多天前开始,小的就发觉这间贩卖鱼虾的店铺有些不对:进进出出的陌生人太多了,他们搬运货物也太勤快了些。”

    “侍卫大人,我们这里的虽然是疍户,但平日里能卖出去会买进来多少鱼虾也都有准数,不会忽然买卖好上数倍,突然出现这么多陌生人每天都过来不正常;况且他们的货物上的鱼腥味并不浓,不像全都是鱼虾。”

    “本来这事虽然有些奇怪,小的也没太当回事。江边这里可不好管,我们每日都是精疲力竭的没心思管多余的事。”

    “可是昨日传来消息有人在行采生折割这样的事情后,小的马上就想到了这家贩卖鱼虾的店铺,在床上翻过来倒过去折腾到天亮,几个相熟的警察都来叫小的去上值了,小的决定带着这些相熟的人去鱼虾店铺里面看一看。小的当时还想着,若是猜错了,就和他们道个歉,好几年的邻居了,也不会因为这就怪罪。”

    “可是一走进他们店里见到邻居小的就觉得不对:他的神情太慌张了,即使我们这几个警察来也不至于这样慌张,没人会拿他的烂鱼烂虾。”

    “小的马上一下将他擒拿住捆了起来,又卸下了他的下巴。随后小的让几个人守住前后门,带着剩余的人走了进去。当时天刚蒙蒙亮,房内的人大多还在睡觉,所以小的和几个兄弟轻松抓住了他们。”

    “在搜寻的时候,小的见到一个青年妇人和两个女童,忙询问起来,得知他们是被拐子拐来的,同一天被拐来的还有一个小男孩。”

    “小的又见隔壁屋子的土好像有些虚浮,于是招呼兄弟们挖土,就挖出了最靠北边的那个小孩的尸首。”

    “小的随即派人去码头这里的警察分署叫人。很快分管码头警察分署的卫推官大人就带着人赶了过来。之后小的就一直在此搜捡尸首,不知其他了。”冯德林说道。

    “你很好。”宋青书听过之后又缓了一缓说道:“你能将上头说起的事情记在心里,并且主动搜捡可疑之人,此事我一定奏明陛下,不会让你的功劳被落下。”

    “小的谢侍卫大人恩典。”冯德林马上高兴地跪下说道。

    “抓到的人呢?”宋青书又转过身询问钱明林。

    “都被打晕加上手铐脚镣,上了口衔,在一旁呢。一共抓到了九个人,有数十个警察正在看着。”

    “务必不能让他们死了任何一个。”

    “我知道。这样的人犯不千刀万剐不足以赎罪。”

    随后钱明林又和宋青书说了什么,他转过身又对冯德林问道:“在你们守着这里的时候,还有这边的丐头,叫做梅什么的派人和你说话,让你杀人灭口?”

    冯德林道:“确有此事,可小的万万不敢受他的请托。”他又说道,“小的知道轻重,这是什么案子?不要说这样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便是瞒得住,小的也不敢受他请托。采生折割这样的泼天大案,在里面吃烟贪墨,就算衙门没看到,老天爷也不能放过。”

    “很好。”宋青书又夸赞一句,对钱明林道:“派人去抓那个梅什么的丐头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