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63章 李家子弟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心情非常差的上了马车,靠在车框处闭目养神。

    李莎儿马上察觉出允心情不怎么好,止住了熙怡的话头,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接下来可是去光孝寺?”

    “不去了。朕刚才知道了一件十分可怖之事,没心思逛光孝寺了。”允说道。

    “陛下,是什么样的事情?”这话不是李莎儿问的,而是熙怡问的。她平日里和允相处较为随便,又觉得能被称为‘可怖’的事情应该和政事无关,所以问道。

    “你们听说过‘采生折割’么?”允说道。

    “听说过,小时候母亲和臣妾说起过,非常可怕。”“‘采生折割’?广州城现在有人‘采生折割’?”熙怡和李莎儿先后说道。

    “刚才朕身边的侍卫去解救一个小孩的时候,发现他们随身携带的葫芦不太对劲。就是那几个从武当过来的侍卫,你们两个也见过,曾经在师门了解过法术邪术,发现了他们的葫芦的样式是用来采生魂的,所以推断出他们在行采生折割之事。”允解释道。

    “陛下,这些行采生折割之事的人,不千刀万剐不足以赎他们的罪孽。”熙怡说道。

    “放心吧熙怡,前元从至元二十九年(西元1293年)起采生折割就是死罪,大明也是一样:《明律》卷一九《刑律二人命采生折割人》:‘凡采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他们一定会被千刀万剐的。”

    允随即却又说道:“可是,这必须得能抓到他们才能执行。若是让他们跑了就不可能了。朕已经让广的各司全部动起来,搜捕这些人。”

    在他们二人说话的时候,李莎儿却一直在思考着什么,只是偶尔插一句话而已。不过允和熙怡都没有注意到。

    ……

    ……

    在允回行宫之前,宋青书和张无忌说道:“张师弟,陛下吩咐我去将这个生擒的人犯送到按察使司,你就帮着师兄问明了这个小孩的家,把他送回去。”

    “知道,宋师兄你放心吧,我一定将他平安送回家。”张无忌说道。

    他随即转过身来,对被救下的小孩说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谁知他话一出口,就听到这个小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张无忌马上手忙脚乱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刚才在拐子手里没什么事,现在突然哭了起来?”

    留在这里的一个今日负责护卫的百户忙凑上来讨好道:“张侍卫,这个小孩应该是刚才被拐子下了药,所以显得十分镇定;现在药劲儿已经过去了,自然就因为害怕哭了起来。”

    “那这该怎么办?他一直大哭不止。如何问出他的家将他送回去?”张无忌说道。

    “张侍卫请看,他的衣服虽然并不十分华丽,但确是上好的面料,可见他定然出身好人家。这样的人家一般在身上都带着只有自家人才有的物件,找到了那个物件就能知道他到底是哪家的人了。”那百户说道。

    “那你快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这样的物件。”张无忌吩咐道。

    百户虽然有些腹诽,但也马上摸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从小孩身上摸出一个锦囊,拆开来看了看,十分郑重地对张无忌说道:“张侍卫,这人是李家的人。”

    “李家,什么人家?是现在有人在朝政为高官,还是卫所的武将世家?”张无忌从这个百户的生硬听出来这个李家恐怕有些背景,所以这样说道。

    “都不是,”百户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李家是广州最重要的三个大商户之一,经营着许多买卖,家资巨富。”

    “不过他们家的家主李继户把嫡亲的女儿嫁给了城南高家嫡脉的庶子为正妻,也不时帮衬着高家钱财,所以我们这些小小的卫所百户也不敢得罪他们家。”他又补充道。

    “你所说的这个高家,可是现在正在当刑部侍郎的高瞬臣的家族?”张无忌问道。

    “就是这家。他们家有人在京城当着刑部侍郎,还有人在四川为知县,家里举人、秀才也有几个,我们不敢得罪他们家,就连关系紧密的姻亲也不敢得罪。”百户说道。

    张无忌倒是无所谓。他身为皇上身边的侍卫,老家在湖广的武当山附近,家人又连续两代为武当派的俗家弟子,不要说高瞬臣只是侍郎,他就是尚书或者四辅官张无忌也不怕。

    所以他只是说道:“既然知道了是哪一家,送回去就行了。”他弯腰抱起这个小孩,让百户指路前往李家。

    ……

    ……

    此时李家的东侧院,也是一片鸡飞狗跳。无数下人四处走着,叫喊着“光钧”或者“少爷”二字,搜寻着一个人。

    李光睿此时也站在这里,训斥着面前的几个人道:“怎么十五弟忽然就找不着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得!”

    “虽然明日才是爷爷过寿辰的正日子,但今天他定然要看看自己的孙子们,若是爷爷召见的时候还没能找着十五弟,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他面前这几个人,都是管着现在找不到得这个李光钧的东侧院的管事之人。他们听到李光睿的话,更加惶恐。

    要知道,明日可不仅是李老爷子的寿辰,还是他的七十大寿!所有在外地李家族人只要能回来的都回来了,上上下下都十分紧张的预备着,生怕出点儿什么差错;若是十五少爷不见了的消息被李老爷子知道,到时候就算是李老爷子年高有德不处置他们,现在的家主李继户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其中一人正要说什么,一个婆子押着一个衣服有些破烂、脸上红肿一片的小侍女走过来对李光睿说道:“大少爷,都问清楚了,十五少爷今日是偷偷和他的几个小厮溜出府里了。这个小贱人一开始还替十五少爷遮掩,被打得不过才招认的。”

    “既然如此,府内不用找了,加派人手去府外找,一定要在爷爷召见之前找到十五弟。”他之前已经怀疑李光钧是跑出了府邸,已经派人去府外找了,可人并不多;现在知道确实是在府外,当然要加派人手。

    李光睿此时看了一眼这个侍女,又道:“他房里的所有侍女、小厮,全部逐出府里。”

    “大少爷,冤枉啊!这都是十五少爷逼迫我们的,我们不敢不做啊。”那个脸上红肿一片的小侍女马上挣扎起来,含混不清的求饶道。

    “我当然知道是十五让你们做的,要不是看在你们还算忠于他的份上,你们就不仅仅是被逐出府了,而是会被打断双腿再逐出府。”李光睿道。

    他解释了这么一句就不再和他们说话,转身离开了东侧院前往前厅。大户人家内院和外院的人区分很大,既然要出府寻找,只能派出外院的人去找。

    并且,“……真凭着咱们自家的人是不能将整个广州城翻个遍的,还得找警察帮忙。”李光睿对前院的管事说道。

    “可是现在陛下正在广州城。”前院管事说道:“大少爷,陛下的安全是重中之重,整个广州的警察有两三成不分日夜的在行宫外守护,其余的也都出来维持治安,恐怕请警察找十五少爷不太容易。”

    “十五净在这样的日子添乱,等把他找了回来、爷爷的寿辰也过去了,一定要好好惩罚他才好。”

    “但不管如何,还是要找警察一起搜寻一下。咱们家多出钱,哪怕出五六百两白银,也要在爷爷找十五之间将他叫回来。”李光睿说道。

    前院的管事答应一声,就要去安排人到巡警分署和附近的派出所找相熟的警察头目。

    可他刚刚将身子转过来,就见到有人速度很快的从外面跑进来,一溜烟就跑到了他面前,喘了口气就说道:“张管事,门口有人把十五少爷送了回来!”

    “什么!”张管事和李光睿异口同声的说道:“什么人把他送了回来?”

    “是几个广州左卫的人,其中一个百户、一个试百户,还有几个兵丁,门房正招待他们几个呢。”这个下人喘着气说道。

    张管事又和李光睿对视一眼,发觉不妙:若是一切正常,李光钧身边应该有好几个小厮才对,不可能一个人被送回来。

    张管事马上快步走向大门。李光睿一愣,随后也跟了上来。

    不一会儿他们两个走到大门口,就见到门房内除了自家看门的人之外,还有五六个人在。这几个人身上都带着为兵为将之人的干练和规矩,远远看过去就能瞧出和一般人并不一样。

    当然,还有他们家的十五少爷。实际上,最早发现他们二人走过来的就是自家的十五少爷。这个名叫李光钧的人就好像是通过嗅觉发现了自己的兄长来到大门口一般,在李光睿能够被他看见的一瞬间转过头来,一边向他跑过来一边大声叫到:“大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