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42章 准备与再去讲武堂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外朝文官的进谏果然比武将要激烈得多,从第二日二十七日早朝开始,允熥就被数名有资格上朝的人进谏一番,就连他的亲信们也都反对;等下了朝更是被劝谏的奏折堆满了平日里批答奏折的桌子。

    不过允熥才不会理会这帮人的反对,所有的奏折统统留中,自己则准备起南下的方案来。

    一开始各个衙门商议后的结果是让允熥沿江北上,于岳阳入湘江,在长沙登岸,随后一路南下前往广州。

    但允熥给否决了。“朕这次就沿着海岸坐船南下。”允熥对他们说道。

    “陛下,沿海多风浪,尤其夏秋时节台风众多,沿海而行并不稳妥。”镇司的掌司使郭洪涛说道。

    “就沿着海岸坐船南下。朕绝不会远离海岸,就在海岸边。”允熥说道。

    他之所以一定要沿着海岸南下,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弘扬海洋贸易,克服内陆百姓对于海洋的恐惧。虽然大明已经设立市舶司数年了,但真正组织船队外出做生意的仍旧只有生活在海边的人,即使是稍稍内陆一点的地方,比如苏州,大商人也大多在市舶司做买卖,宁愿挣得少一点也不愿意冒在海上航行的风险。

    而运输成本和风险远远大于海贸的西北商路,却引起了陕西、四川、山西等地商人的极大兴趣,无数大商人让自家的子弟沿着古老的道路前往伊吾甚至亦力把里。他们虽然也赚回了无数的钱财,但比起海贸的利润要少。这足以证明大多数人对于海洋还是比较恐惧。

    因此允熥自己亲自来做表率,告诉大家大海没那么可怕,鼓励内陆的商人去海外做生意。

    听了允熥不容置疑的话,制定行程的人只能回去修改。“为了安全,护送陛下的船队万万不可远离海岸行驶。但是海边除了港口附近外,水下礁石众多,陛下所坐的船也不能太小,只能使用平底福船了。”

    “只是平底福船行驶速度极慢,陛下未必满意。”被叫来负责沿路护送允熥的张晓东说道。

    张晓东现在的官职是东海水师提督。这是允熥发明的一个官职,正二品,与都指挥使相当,实际权力远远超过都指挥使,并且并非是临时差遣。

    对于水师,无论文武百官都是要放心一点的。因为水师并不能上岸,也没有水师陆战队,大明的京城虽说在江边,但城池也离着长江有数里之遥,所以大家都不担心水师谋反。但对于陆师就不一样,限制的很严。

    即使是允熥也不例外。他毕竟是一个封建皇帝,大明仍旧是一个封建官僚国家,虽然要进行改革,但他也会防着手底下的武将造反,所以对陆师的看管很严,尤其是京城附近的陆师,对水师就宽松多了。所以三大水师都有等同于总兵、副将的常设官职,陆师只有特殊地方才有。张晓东也已经在水师中升无可升,想要继续升官只能是五军都督府了。

    此时听了张晓东的话,秦松马上说道:“就是平底福船了。陛下的安全最为重要,速度并不怎么要紧。若是陛下坚持既要安全也要速度,我只能请陛下走长江。”

    在场的其它官员都赞同秦松的意见,所以就通过了以平底福船为允熥所乘坐的船的决定。

    允熥自己也没意见。他也很重视自己的小命,不愿意轻易丢在海上。

    允熥为了给自己的命增加一道保险,还提出了后世救生圈的概念。他对这些大臣说道:“造一种能充气的物品,绑在人身上,这样即使掉到了海里,也不至于沉底。……”

    等允熥说完,马上有人说道:“陛下,这就是西北的羊皮筏子么!西北的百姓都是在完整的羊皮内充气,绑在木板上,在河中行进。原来还可以这么用!”

    马上,京城内所有宰杀羊的地方都得到了应天府下达的命令:十日之内交出一千张完整的羊皮,多了有赏,但若数目不够,或者以次充好,重罚。

    这些屠宰羊的地方当然不敢怠慢,在九日内就交出了足够的羊皮,并且全部都是完整的。

    水师找人亲自测验了一下,证明确实有用,随即‘羊皮救生圈’在水师推广开来。当然,它在大明的称呼是羊皮软桶。

    这样,有了平底福船,有了之前在大船上设置的小型逃生艇,有了羊皮软桶,允熥出行安全多了。

    不过他还不能马上出巡,一是水师这边还要准备,二是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置。

    ……

    ……

    “许多来到廣西的外地士兵不识得野外的果子,或者误认为是另外一种果子,误吃中毒甚至被毒死?”允熥看到一份从廣西过来的例行公文,自言自语道:“这些士兵都是白痴嘛!见到不识得的野果子也敢吃?”

    “陛下,这倒也不能全怪士兵。”正好将自己票拟完毕的奏折交到允熥这里的新上任的秋辅官李须虎在允熥话说完后说道:“数十万大军来到廣西,米面等粮食倒是足够供他们吃,但是当地的菜蔬完全不够,菜蔬又无法从外地运送;并且行军途中也就罢了,平日里总吃腌菜谁也吃不惯,许多人就到树林中摘些野果。”

    “不仅是陆师,水师的士兵在海外航行有时去无人的荒岛上采摘野果,也有中毒的。”

    “那这次朕乘船出行,如何让朕吃到新鲜的菜蔬?”允熥才不相信水师的武将敢让他顿顿吃腌菜。

    “陛下这次是沿着海岸出行,靠近海边,每日都最少会派出小船去岸边的村子采买菜蔬,以供陛下食用。”李须虎说道。

    允熥明了,挥挥手让他退下。

    但李须虎刚才的那番话虽然解答了他如何吃到新鲜菜蔬的问题,但陆师普通士兵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廣西一共这么点人,服徭役的壮劳力还没这段时间涌入廣西的士兵多,开垦的土地也就这么多,不可能供应得上数十万大军吃蔬菜。

    并且现在士兵驻扎在廣西其实还好些,等到了安南打仗的时候才不好办呢。历史上对安南一战十分顺利,但不代表他这次也一定会十分顺利,凡事总要做出最坏的打算。顿兵坚城之下没有足够的蔬菜,虽然有腌菜可以就着粮食吃,但肯定会有人忍不住去树林里采摘野果。

    不过允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在例行奏报上写下‘知道了’三个字。不过他却将此事记挂在了心里。

    等所有的奏折都被批答完毕,允熥放下笔,看了看时候,对王喜说道:“安排一下,朕要出宫去讲武堂。”

    王喜也不问他为何要去讲武堂,马上出去找李波等侍卫安排。不一会儿,李波就已经安排完毕。

    允熥也不墨迹,很快来到了讲武堂,见到俞周文和郑轩后首先是对郑轩一顿骂,斥责他跟着学生起哄。

    郑轩当然知道,皇帝还会斥责说明对他抱有期望,所以虽然一直是自己被骂,心里也有点儿不舒服,但明白这对他不是什么坏事,在允熥骂的时候虽然十分严肃,但等骂完了马上笑嘻嘻的说道:“臣年轻不懂事,让陛下费心了。”

    “你呀你,明明和俞周文同岁,今年二十二岁,怎么不学学他的稳重呢。”允熥没好气的又说了这么一句。

    “嗯,陛下,臣之后一定学习俞周文的成熟稳重,一定。”郑轩笑着说道。

    允熥知道这就是他的行事风格,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若是一般的皇帝可能不太喜欢这样的人,郑轩这辈子不会有出头之日;但允熥对于这种与众不同的天才还是很宽容的,觉得这样的人能办到一般人办不到的事情,允许他们在朝廷中存在。

    当然,允熥不知道,正是他对郑轩宽容,郑轩才总是口头答应学习成熟稳重的人,但却一直不改,并非是不会改。

    说完郑轩的事情,允熥马上又道:“将讲武堂所有的学生,不论在上什么课,都叫出来,朕要检查他们现在会不会唱《爱民歌》。”

    他七月初去讲武堂的时候说再去讲武堂的时候要检查他们《爱民歌》的熟练程度,但随后安南人刺杀陈天平成功,他操办出征安南之事,就将此事忘记了,直到前些日子梳理要做的事情才想起来。所以他今日来到这里,说过郑轩的事情后让俞周文叫学生们都出来唱歌。

    郑轩脸色一僵,好在允熥此时并未看着他;俞周文的脸色并无变化,听到允熥的话后马上把司务们都叫过来。不一会儿,六百名学生从教学楼内走出来,依照班级站好。

    随即俞周文大声让他们开始唱《爱民歌》,学生们扯开嗓子唱了起来。

    这时允熥已经听侍卫说了刚才郑轩脸色一变之事,所以他本以为这些学生不可能将爱民歌从头到尾完整的唱一遍;但出乎他的预料,绝大多数人竟然将这首歌完整的唱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