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27章 帖木儿的反应——猜测与返回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啊!”这个侍卫有些惊讶的喊出了声。刚才他还听见大汗吩咐要等到日暮的时候若是还没有生擒巴耶塞特一世才射杀他,为何忽然要下令马上这样做?

    不过帖木儿这么多年战无不胜的印象已经深入他身边所有人骨髓,这人虽然心里以后也没有问出来,躬身行礼然后前往前线传令去了。

    ……

    ……

    “你说什么?大汗忽然下令马上射杀巴耶塞特一世?为什么?刚才那个传令兵传来的命令依旧是到日暮的时候仍旧没有生擒巴耶塞特一世才射杀他?”耶斯布说到这里,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传令兵。“难道是他假传大汗的命令?”

    传令兵被他这一眼吓得魂不附体,马上趴到地上说道:“耶斯布将军,我是亲耳听到大汗下得命令,绝对不是假传。”

    “耶斯布将军,确实不是他假传大汗的命令,是大汗又新下达了这个命令。”侍卫说道。

    耶斯布也觉得一个传令兵不可能敢假传帖木儿的命令,听到侍卫的话不再看着传令兵,而是又回过头对侍卫说道:“那大汗为什么会突然更改命令?到底发生了什么?”

    “耶斯布将军,我也不知道,大汗没有解释。不过大汗是在看过了一封从撒马尔罕传回来的文书后下达的这个命令。”侍卫道。

    “撒马尔罕?莫非是东方发生了战争,并且对我帖木儿帝国不利?”耶斯布自言自语道:“算了,不猜了,等打完了仗回去问大汗。”

    他又转过头对传令兵说道:“你去将巴尔玛和萨尔哈叫过来。”

    不多时,这两个人来到耶斯布面前,问道:“怎么,莫非是要射杀巴耶塞特一世了?”

    “对,大汗刚刚传来的命令,马上射杀巴耶塞特一世。”耶斯布说道:“巴尔玛,你是咱们帖木儿帝国的第一神射手,看看有没有机会单独射杀巴耶塞特一世;萨尔哈,你统领着所有的弓箭手,多来几次齐射,看看能不能通过齐射射死巴耶塞特一世。”

    “早该射死巴耶塞特一世了。就为了生擒他,咱们多少本不该牺牲的勇士牺牲了!”巴尔玛从后背上将依照汉人的计量五石的硬弓取下来,又从箭壶中拿出一支箭,搭在弦上盯着土坡。

    忽然,他喊了一声“有了”,将弓拉满,一箭射出。

    ……

    ……

    去给耶斯布传令的侍卫虽然走了,但仍在帖木儿身边的人却和他一样疑惑大汗为何会忽然下达与前一个完全相反的命令。帖木儿看向四周,看到的就是一张张疑惑地脸。

    帖木儿又看向傅安。傅安倒是表情十分正常,安然的坐在椅子上,仿佛在低头沉思。

    但这么多表情疑惑的人帖木儿没有对他们解释,反而对傅安说道:“你可想知道为何我刚才忽然改变了主意?”

    “大汗,在下不敢置喙。”傅安道。

    “你说的是不敢置喙,看来还是想知道了?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帖木儿顿了顿,使用汉语说道:“这是和你们大明有关!”

    “和大明有关?”傅安十分疑惑地问道:“怎么会和大明有关?”

    “我一直想向东和明国开战,以证明到底哪个国家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我与朱元璋哪位君主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君主。”

    “可惜还没等到我带兵去攻打明国的时候,你们明国的皇帝朱元璋就去世了,继位的朱允熥虽然在我看来还算是英明的君主,但在用兵打仗上肯定是远远比不上我的。”

    “好在你们东方国家的制度能够保证国家不会因为国君变化而突然衰落,所以仍旧可以证明哪个国家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国家。”

    “所以即使现在朱元璋已经去世了,我仍旧想要向东去和明国打一仗。我已经计划好了,在打败奥斯曼,稳定住西边后,就向东灭亡东察合台汗国,以此为根基征服明国。”

    “可就在我出兵向西与奥斯曼等国家作战时,东察合台汗国的烟的儿火者派人告诉了你们明国的皇帝我想要向东进攻你们,并且经过调查后他相信了这一点。”

    “于是你们明国的皇帝朱允熥开始为这场战争做准备。他让你们的秦王朱尚炳占领哈密,改名为伊吾,作为最前沿;并且以公平的价格(相对于撒马尔罕的商人而言)向他们出售铁器,让东察合台汗国和瓦剌人的实力更加强大。”

    “东察合台汗国的沙迷查干还派出使者前往白帐汗国和蓝帐汗国请求他们一起和我作对,并且已经有了一些成效。”

    “我为了能够增加将来对明国一战的胜算,必须尽快出兵进攻。所以我没有时间继续在西边耗着了,只能以最快速度结束西边的战事,赶回撒马尔罕,对附近的国家敲打、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后,进攻明国。”帖木儿将整个逻辑关系叙述了一遍。

    “我大明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四民安居乐业,深得百姓拥戴,大汗你绝对不可能打进中原。”傅安道。

    “你刚才说的是打进中原,看来你对于你们明国的军队在天山南北能不能打胜仗也没什么信心啊。”帖木儿笑着说道。

    傅安不语。他当然知道徐达、常遇春、冯胜、蓝玉等人曾经的辉煌,但他们都已经死了。新一代的将领虽然据说也有几个能打的,还在之前平定路谢之乱的战场上展现了自己的才华——帖木儿有时会告诉他一些大明发生的事情,所以他知道——但毕竟这些人没有如同开国初年的大将一般指挥数十万大军的经验,而未来一旦开战,至少是上百万人的大战!

    而帖木儿这些年南征北战,无数被印度人、大食人和蒙古人所传唱的大将如同天上的星星般出现,帖木儿本人更是十分优秀的统帅。傅安实在不敢对大明现在的武将寄予太高的期望,觉得他们能够在人生地不熟的天山南北击败兵力差不多的帖木儿帝国军队。

    “我知道你们明国军队的组织形式,知道即使你们在战场上损失了数十万大军,有一段时间也能缓过来,但只要你们出兵天山并且被打败,那么你们也一定守不住中原。”帖木儿又道。

    “不可能!中原一定可以守住。”傅安道。

    “那咱们两个打一个赌怎么样?若是明国没有守住中原,被我灭了,你就投降于我。”帖木儿说道。

    “这是两回事,在下不和大汗打这个赌。”傅安道。

    “莫非你是没有信心?”帖木儿追问道。

    不过傅安却不再说话。

    帖木儿又追问了几句,他仍旧不说话。自己一个人说话当然很无趣,帖木儿最后说了一句:“不管你有没有信心,事实一定会是如此。”说完后就站起来,对侍卫吩咐道:“让耶斯布派个人回来和我汇报战场的情况。”

    ……

    ……

    巴耶塞特一世不敢置信的看着插他喉咙处的箭矢的尾巴,跌在了地上。

    ‘我巴耶塞特一世竟然会死在一只箭之下,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跌坐在地上的巴耶塞特一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心里想着。

    “父皇,父皇你怎么了?”忽然从身旁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说道。

    他侧头看过去,就见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趴在他身旁,一脸惊慌的看着他。

    巴耶塞特一世抬起手,似乎想要交代些什么,他还有许多遗言想要说。但喉咙被箭矢射中,他不仅无法说话了,更不会有多长时间好活,手刚刚抬起来,就又无力的垂了下去,气绝身亡。

    “父皇!”那个十几岁的少年抱住他的尸首,没敢大声吼叫轻轻叫了一声。

    “四皇子,放下苏丹的尸首,撤退吧。”一个留着长长的胡子的人,对他劝说道。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将父皇的死后的尸首丢给帖木儿!”那少年说道。

    “四皇子,如果抱着苏丹的尸首,一定逃不掉的!帖木儿肯定会派人拦截:但若是皇子殿下换上和普通士兵一样的衣服逃跑,帖木儿没有那么多人在四面八方拦截,还有可能逃掉。”长胡子的人说道。

    “可是,”少年仍旧有些犹豫。

    “不如这样,皇子将苏丹的尸首交给陛下生前最信任的侍卫,让他们将尸首带回去,这样即使尸首没有回去,皇子殿下的几个哥哥也没有理由责备殿下。”长胡子的人又劝道。

    少年迟疑了一下,说道:“那你把父皇生前最信任的侍卫叫过来。”

    长胡子的人马上领命而去。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丝毫的犹豫和缓慢的动作了。虽然大多数士兵现在还不知道巴耶塞特一世已经死了,但事情瞒不了多久,一旦士兵知道巴耶塞特一世已经死亡阵线会马上崩溃,他们必须在崩溃前做好准备才能逃掉。

    这个少年是巴耶塞特一世的四儿子,穆罕默德·本·巴耶济德·本·穆拉德,长胡子的人是巴耶塞特一世安排辅佐他的大臣巴耶济德帕夏。穆罕默德·本虽然才十三岁,但十分聪明,很得巴耶塞特一世喜爱,十一岁的时候就被任命为阿马西亚省的总督,学习治理国家的本领。这次来和帖木儿帝国打仗,巴耶塞特一世也把他带上了。谁料想奥斯曼竟然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就战败了,巴耶塞特一世本人也战死了。

    很快长胡子的巴耶济德帕夏带着巴耶塞特一世的侍卫走了过来。穆罕默德·本对这几个人吩咐了带回巴耶塞特一世尸首的命令,在他们接受后,又勉励几句,随即开始安排逃跑之事。

    之后很快,大多数士兵知道了巴耶塞特一世已经阵亡的消息,阵线全线崩溃,大家纷纷骑上马逃跑。耶斯布手里的兵虽然不少,但一是要护卫帖木儿,二是要看守已经俘虏的士兵,三还要防着大食人和库尔德人起不该有的心思,能派出去追击的人不多,并且马上就要天烟了,所以让最后这一万人跑出去不少。

    这其中就包括巴耶塞特一世的四儿子。穆罕默德·本和巴耶济德帕夏穿着十分平常的衣服,仗着骑术高超在入夜后成功从帖木儿帝国军队的追捕中逃脱了出来,捡回了一条命。

    当他们终于摆脱危险后,穆罕默德·本看着东面说道:“将来的某一天,我穆罕默德·本·巴耶济德·本·穆拉德,一定将这一切都还给帖木儿!”

    ……

    ……

    帖木儿听从前面回来的武将说了战事后,对他说道:“你去吩咐耶斯布,不要追击的太远,一定要约束住人马。先不要处死大多数俘虏的奥斯曼士兵,但所有巴耶塞特一世的近卫全部处死。巴耶塞特一世的尸首不要侮辱,也是真神的信徒,厚葬了他。……”

    这位武将一一记下,等帖木儿说完了前往前线去传他的命令。

    之后几天,帖木儿做了战后该做的一切事情,并且做得十分完美。他还一一安抚投靠了他们的大食人和库尔德人,每个部落都赏赐了些东西。并且听说帖木儿打败巴耶塞特一世并且射杀了他后,无数原本观望的大食人或库尔德人或亚美尼亚人部落前来拜见帖木儿。

    对这些人帖木儿就不会有任何客气了,每个部落都被分派了不少任务,支应帖木儿的大军钱粮。这些人虽然不愿,但更加不愿惹怒了帖木儿,一一照办。

    又过了几天,奥斯曼国内的局势传来,这个原本很强大的国家已经分裂为了几块,如果不是他在一旁虎视眈眈,估计内战已经开打了。

    帖木儿根据几方各自的势力大小,将俘虏的奥斯曼士兵交给不同的人,随后和奥斯曼订立合约,带兵离开安纳托利亚,启程返回撒马尔罕。

    临走之前他对留下来驻守在波斯西部的大将说道:“不管西面的奥斯曼人自己打自己打成什么样子,在得到我的命令之前不许参与奥斯曼人的内战,任何情况下都不许。”

    “是,大汗。”这个大将说道。21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