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26章 帖木儿的反应——安卡拉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安纳托利亚,安卡拉。

    被万里之外的大明皇帝朱允熥所惦记的帖木儿此时正站在战场边缘,意气风发的对手下的文武大臣说道:“奥斯曼人的主力之一,两万多人的禁卫军已经投降,善于见风使舵的大食人、库尔德人和鞑靼人更是向昨日还并肩作战的盟友挥起了刀,仍在为巴耶塞特一世作战的奥斯曼军队已经不足三万,而现在为我军奋战的士兵足有十多万,即使巴耶塞特一世侥幸逃脱,奥斯曼这一仗也元气大伤,最少十年内不足为患了。”

    所有在场的官员都为帖木儿的又一次大胜欢呼了一阵,但之后他手下的大将耶斯布躬身说道:“大汗,此战奥斯曼确实已经失败了,伟大的、战无不胜的陛下又获得了一次伟大的胜利。但是我并不认为最少十年之内奥斯曼都不足为患,若是巴耶塞特一世成功脱逃的话。”

    “巴耶塞特一世虽然不如大汗,可也是一位十分伟大的国君和统帅,若是能将他生擒,奥斯曼现在又没有合法的继承人,将让奥斯曼十年以内,甚至二十年难以威胁帝国,甚至有可能就此衰落下去。”

    “但若是不能生擒巴耶塞特一世让他逃回了布尔萨,他凭借自己的威望定然能够将此战后惶恐的奥斯曼国人民人心重新汇聚起来,损失的军队不出五年也必然能够重新建立,所以我认为大汗一定要生擒巴耶塞特一世。”

    “你在说什么,竟然将大汗的手下败将巴耶塞特一世称为一位伟大的国君和统帅?现代的人,除了大汗,没有什么人能够被称为伟大。”一个大臣走出来说道。

    耶斯布面露不屑之色,没有说话。这个大臣见状还要再说,忽然见到帖木儿的表情一变,不敢再说退了回去。

    “我记得我以前说起过,谦虚使人进步,傲慢使人退步。虽然帖木儿帝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但也绝对不能轻视其它国家的人,包括我的手下的败将。”帖木儿说道。

    所有人都马上躬身表示接受了他的教诲。

    “刚才耶斯布说得很有道理,巴耶塞特一世绰号雷霆,虽然担任奥斯曼国君仅仅十几年,但已经先后击败过匈牙利人、保加利亚人、东十字教的皇帝(拜占庭)和西十字教的皇帝(神圣罗马帝国),在西方创下了莫大的名头,东十字教的皇帝甚至一度想要从君士坦丁堡逃跑,若是放他回去很可能会让奥斯曼比我预想的更快恢复。”

    “所以,”帖木儿对着手下的主要将领说道:“务必生擒巴耶塞特一世,若是不能生擒,就将他击杀。”

    “是,大汗。”这些将领躬身说道。

    帖木儿又吩咐几句,大多数人都退下去执行他的命令了。

    帖木儿看着赶去指挥自己的部队作战将领,忽然叹道:“哎呀,真是老啦,若是能够年轻二十多岁和这些四十上下岁的将领一般大小,这么一场伟大战争我一定亲自挥舞着马刀去砍杀奥斯曼人,可惜现在已经没有这份力气了,只能在开战的时候在战场上露露脸,让士兵们知道他们的大汗还没有老死,之后就只能躲在后面指挥了。”

    “大汗哪里老了?大汗还年轻的很,去年还让一位嫔妃怀上了孩子。”服侍他的一个宦官说道。

    “哈哈。”帖木儿笑了两声,说道:“确实不能觉得自己老了,还有另外一场伟大的战争,并且将会是我这一生中最伟大的一场战争等着我去打,我怎么能觉得自己老了!”

    他随即转向一个东方人相貌的人说道:“让先生看笑话了。”

    “生老病死乃是人一生所必须经历的事情,不管是皇帝还是乞丐,概莫能外,也算不得笑话。”这人说道。

    正和帖木儿说话这人身披一身传统的突厥人长袍,头戴一顶突厥人样式的帽子,角穿一双突厥人样式的鞋子,不管从那个方面看,都和帖木儿帐下广泛存在的信奉了天方教的东方面孔武将没什么区别。但他刚才和帖木儿说话所使用的语言,却是地地道道的大明应天府官话!

    这人就是洪武二十八年出使帖木儿汗国,但在想要回国之时被帖木儿扣下,此后帖木儿为了向他夸耀帝国的强大而带着他遍历西方的大明使臣,傅安。

    因为傅安身为当时与帖木儿帝国并称的大明帝国的官员,所以帖木儿一直想要劝降他;但傅安一直坚贞不屈,如同苏武一般坚守使命。不过他越是如此,帖木儿越想劝降他,时不时就和他说话。

    此时帖木儿听到傅安的回答,说道:“确实如此,没有人可以不经过这四步。不过我觉得不同身份的人还是不同的。”

    “一个乞丐若是生了病,没钱买药,只能靠身体硬抗,扛过去了就能继续或者,抗不过去就死了;而身份高贵的人就不一样了,身份高贵的人生病可以使用最名贵的药材,让最好的医生看病,一般的病痛活下来的可能比乞丐要高得多,不是么?”

    “大汗说的不错,但这也不违背所有人都会生病之事,况且生老死对每个人都一样,所以不同的人即使寿命不同,也都类似的过了一生。”傅安说道。

    “不!不同人的一生是不同的。如我,继承父亲的财富后南征北战,见识过无数奇异的风俗,吃下过无数别样的美食,草干过无数风情各异的女子,砍下过无数面容不同的脑袋,人生怎么可能和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自己家乡的人人生一样呢!”帖木儿说道。

    “大汗你的道理是不对的,佛曰,……”傅安道。

    没等他说完,帖木儿就打断道:“不要和我说异教的思想。”

    “那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傅安道。

    帖木儿也没心思和他继续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走进原属于这附近一个普通居民的屋子坐下,喝了口咖啡,对也跟着进来的傅安又道:“我今日再问你一遍,你可愿投降我帖木儿汗国?”

    “虽然我帖木儿以天方教为国教,但并不是不允许其它的宗教在国内存在,也并不是所有的臣民都必须信奉天方教,只是不允许向非该宗教的教徒传教。在我手下不信奉天方教的有信奉东边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乌克兰人、希腊人和斡罗斯人,有信奉佛教的蒙古人、印度人、廓尔克人和藏人,就连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也有,你这个三分之一信奉佛教、三分之一信奉道教、三分之一不信教的人虽然奇怪,也可以在帖木儿帝国有一个位置。我也可以保证手下的其它大臣不会歧视你。”

    “大汗的好意,傅安心领了,但傅安生为大明人,又在大明为官,就不可能投靠大汗。”傅安道。

    “我记得你们并不是一定不会投靠异族政权吧,当年蒙古人统治东方时,应该有许多契丹人在蒙古人手下为官。”帖木儿道。

    “忠臣不事二主。在元国治下出生的人,或者当年在金国宋代时并未出仕未受过恩惠的人,不管是汉人还是其他民族都是元国的人,在元国出仕自然可以;但那些在金国宋代曾经为官之人若是投降,则为忘恩负义之人,历朝历代都会唾弃。”傅安说出了汉人在近代以前的传统观念。

    “真是奇怪的观点。”帖木儿说道:“不过依照你的观点,你在我国生的儿子若是长大后想在我国为官,是可以的?”

    傅安沉默片刻,说道:“确实可以。”

    帖木儿摇摇头,不知是因为汉人的观点太惊奇,还是什么其他缘故。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跑进来对帖木儿说道:“大汗,为巴耶塞特一世奋战的最后三万大军又有两万人已经被打垮,巴耶塞特一世逃到一个小土坡上,指挥最后剩余的一万人马奋战。”

    “土坡虽然不高,但大军进攻总是仰拱,不是特别好打,即使打下来了损失的士兵也会很多。耶斯布将军派我来询问大汗,可否能够让神射手射杀巴耶塞特一世?”

    帖木儿沉吟片刻,说道:“暂时仍旧以生擒他为第一目的,等到了日暮的时候若是仍旧没有消灭巴耶塞特一世最后的军队,就让神射手射杀了他。”

    “是,大汗。”这人领命说道。

    帖木儿打算和傅安又说些什么,可他还没张嘴,他守在门口的一名侍卫就拿着一个木盒走进来对他躬身行礼后说道:“大汗,从撒马尔罕以最快的速度传来的文书。”

    “撒马尔罕或者附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帖木儿自言自语一句,让侍卫当着他的面拆开木盒,自己伸手从木盒中取出文书,看了起来。

    看这封文书的过程中帖木儿的表现还正常,但当他看完这封文书后,马上对侍卫说道:“你去对耶斯布传令,如果能寻找到机会,就马上射杀巴耶塞特一世,不用等到日暮的时候了。”7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