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18章 不约而同的目的——安南谈论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随即朱赞仪和陈丽萍举行纳采礼,合八字、交换婚书,完成订婚仪式。此时腊月来京城朝贡的诸位王爷除秦王朱尚炳、永王朱允熞还在京城外,其它的都已经返回封地,可他们两个又和允熥平辈,所以允熥选择安王朱楹作为男方长辈,出席一些需要长辈出面的场合,虽然他其实比朱赞仪还小一岁。

    在朱赞仪订婚的这几天,京城的诸位官员仍在谈论应该如何对待黎氏一族,甚至就连京城外的官员也加入了这个讨论:仍在江淮省担任提学的方孝孺上书支持陈性善的意见。并且因为他正好在滁州、合州一带主持院试,所以一连数封奏折送到乾清宫轰炸允熥。

    一直到四月初允熥都没有决定到底采纳谁的意见,只是借口安南国内局势未定,等将来安南国内局势稳定下来,再将黎氏一族或者说胡氏一族带到京城,决定对他们最后的处置。

    同时,允熥在京城加封陈天平为安南国君,并且安排他前往廣西。

    “陈天平,现在胡季犛借口国内局势不定拖延你回国即位的时候,朕虽然明白他的意思,但他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朕暂且不让你回国即位。”

    “但你一直在京城也不好。你将来即位为君需要许多亲信大臣,光有裴伯耆一人可不够。”

    “所以朕安排你到廣西去。那些仍旧忠于你陈氏之臣听闻你来到廣西,定然会千方百计的前往廣西,你可以从这些人中挑选合适之人,作为将来继位后手下重臣。”在陈天平离开京城前,允熥对他说道。

    陈天平有些疑惑为何允熥会对他们安南的事情如此关心,并且安排的这样妥帖:依照允熥以往的惯例,他对他们这些番国应该不会太过上心才对。

    不过他想到允熥对于朝鲜、扶桑和琉球三国也比较照顾,顿时释然:‘看来皇帝陛下对我们这些自称小中华的国家比较优待。’

    允熥又和他说了几句话,让他退下。

    随后允熥站在原地,脸色变换了一阵,吐了口气对王喜说道:“宣锦衣卫指挥使秦松来宫里,朕有事要吩咐他。”

    ……

    ……

    “什么?陈天平现在就在廣西?”五月初,刚刚和占城达成停战协议,匆匆赶回的胡季犛大声说道。

    “是,父亲,陈天平现在就就在廣西。”胡奃答道。

    “这。”胡季犛走来走去,思索着对策。

    之前他和儿子胡奃定下的策略和历史上差不多,就是找各种理由拖延时间,最好拖个一二年让允熥对此事不再关注,然后再请陈天平回国担任国君,在他回到安南后找机会不漏痕迹的毒死他或者让他出意外。这样陈氏一族的男子全部死掉,明国即使想再寻找适合的人担任国君也不可能了。

    这种情况下,只要没有证据能证明是他们毒死的陈天平,大明也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他们家的王位。胡奃的亲生母亲是前任国君的妹妹,他的妻子是前任国君的女儿,他的长子也是正妻的儿子,从血缘上讲和陈氏最近,当国君合情合理。即使到时候大明仍旧要追究自己的弑君罪行,只要承认胡奃的王位他也愿意接受惩罚,反正他今年已经六十七岁,再过两年是不是活着还两说。

    可明国将陈天平安置在廣西的做法彻底打乱了他的策略。虽然现在只有他们这几个人知道此事,但纸包不住火,群臣早晚会知道,到那时许多仍旧忠于陈氏的和墙头草官员就会抛弃他们父子,勾连陈天平,一些军队也会重新向他效忠。到几年以后陈天平返回安南,他就可以轻而易举除掉自己等人,真正继位为君。

    “太上王,王上,此事不能拖,必须现在就解决。”胡季犛的亲信大臣从说道:“太上王,王上,时候拖得越久,心向陈氏的人就越多,太上王和王上的人就越人心惶惶,若是拖上一二年,恐怕不等陈天平回国,咱们就会自己乱起来。”

    “父亲,要不要派人继续擒杀亲近陈氏的大臣?”胡奃说道。

    “不可!”胡季犛的另外一名亲信大臣黎笋说道:“太上王,王上,前些日子擒杀太过,许多人都很不满,即使是心向我大虞的人也有些意见。”

    “况且那些真的对陈朝忠贞不屈的人都已经被处死了,剩下之人都是要么胆小如鼠之人,要么家大业大不愿意为了陈朝舍弃家业的人,这些人也没必要继续擒杀。”

    “要解决此事,只能从陈天平入手,只要除掉他就没有其它事情了。”

    “可是如何除掉他?”从说道:“他现在在廣西,据探查就在南宁府,难道咱们还能派出军队打下南宁杀了他?或者派人毒死他?这都不可能。”

    “先不说咱们到底能不能打败廣西的明军,即使能打败廣西的明军,陈天平也会逃跑,抓不到他的;并且这样就彻底激怒了明国,之后再无和解的余地。”

    “派人毒死他更加困难。陈天平现在的服侍之人都是明国所派,从安南跑过去的人,除非是当初和他一起过去的下人,否则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咱们派出的人只能探听到他大约在哪里,就连每日出门到底去哪儿都不知道。”

    “现在就邀请陈天平回国,趁机毒杀他如何?”黎笋忽然说道。

    “不成。陈天平也不傻,知道现在回国根本不能掌控朝堂,反而有被咱们谋害的危险,绝对不会愿意回国。”胡奃说道。

    “若是有明国的军队护送呢?他单身一人自然不敢回来,若是有明军护送可能愿意回来,他估计也想提早回国即位为君。”黎笋又道。

    “明国未必愿意现在就让他回来吧?现在陈氏仅有陈天平一人,他将来必然是国主,明国还让封到廣西桂林的靖江王迎娶他的妹妹,很可能想让他在明国内多待几年,对明国有些感情后再回来,以增进双方的关系。”另外一名亲信大臣阮景真说道。

    从正要说话,胡季犛忽然一摆手,众人忙停止争论看着他。

    “不管陈天平愿不愿意回来,明国愿不愿意让他回来,此计试一试终归没有坏处。阮景真,本王命你出使明国,请陈天平回国继位为君。”胡季犛说道。

    阮景真躬身应诺。其它几位大臣见到胡季犛暂且已有决定,也躬身退下。很快,屋内只剩下胡季犛胡奃父子二人。

    “父亲,若是陈天平最后仍旧不来安南,那该如何?”胡奃问道。

    “那只能冒险派人去暗杀了他。”胡季犛说道:“现在是咱们拖不起了,必须尽快解决此事。”

    “父亲,其实只要停下手头的改革和对占城的战争,世家大族对咱们大虞的抵触也就会消减许多,拖下去就未必是咱们拖不起。”过了半晌,胡奃说道。

    “不行!现在正在进行的改革和对占城的战争绝对不能停止。”胡季犛说道:“陈氏为什么会亡国?外面的那些大儒当然会说是我狼子野心,狼顾之像,但我知道,陈朝统治安南二百年,到现在已经腐朽不堪了,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另外一个人来亡了陈朝。”

    “而为何一个国家统治一二百年就会灭亡,我一直在探寻其中的缘故,虽然找到了一些,但总觉得不全。”

    “但几年以前现在明国的皇帝当皇太孙时(误传)所说的人口论让父亲明白了,原来真正的缘故之一是一个国家稳定太久,人口太多,现在的田地无法养活这么多人,就会促使百姓造反,导致乱世。在乱世中大量人死亡,人口减少,所以新的王朝建立后可以维持稳定。虽然这并非是全部缘故,但也是一个重要缘故。”

    “而你父亲我建立的大虞,依照汉人的话说,是篡权而来,其它的问题可以解决,但人口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所以我只能对内改革,减少奴隶增加自耕农,打击世家大族,让他们不能太过压榨农户。”

    “同时对外征战,打下占城的地方驱逐当地人,将田地分给无地的农户耕种。”

    “如果我停止这项改革和征战,国内的人口问题解决不了,即使一时得到世族的支持,咱们大虞也难以维持多久。”

    胡奃也明白胡季犛所说的道理,沉默了一会后又道:“这项改革和对外征战不能停止,但其它的改革可以暂且停止。”

    “其它的改革确实可以暂且停止,但等国家渐渐稳定,以后要重新拾起来可就千难万难了。并且这些改革也十分重要。”胡季犛说道。

    “虽然重要但并不紧急,现在还是暂且停下吧,父亲。”胡奃说道。

    胡季犛沉默了半晌,说道:“若是请陈天平回国之事不成,派出的第一次刺客也没能成功的杀了陈天平,就暂且停下其它的改革。”

    胡奃舒了一口气。虽然其它的改革确实也很重要,但却并不是一定要现在进行,可以暂缓,等这一段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再说。

    ‘现在就看明国愿不愿意送陈天平回来了。’他心里想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