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17章 安南王妃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黎季犛竟然如此干脆的说愿意将陈天平迎回去为安南国君?”允熥看了黎季犛的请罪书开头后惊讶的说道,眉头也皱了起来。

    不过慢慢的,允熥就松开了紧皱的眉头,笑道:“原来也想拖延,一开始的几句话只是表明自己诚惶诚恐的态度而已。”

    允熥随即将自己的十几名亲信大臣叫进宫里,将黎季犛的请罪书给他们看,问道:“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黎季犛?”

    “陛下,黎季犛弑君自立,罪孽深重,但念在他尚有向善之心,不如赦免了他的弑君之罪,加封爵位让他颐养天年。”解缙说道。解缙猜测允熥的心思是想快点儿解决安南的事情,若是非要治黎季犛的罪过很可能逼得他鱼死网破,所以如此说道。

    “陛下不可!黎季犛不仅谋朝篡位,还弑君罔上,杀戮前朝宗室,罪在不赦,陛下当将他擒拿到京城,当众宣布他的罪过将其处死。”

    “不过其子胡奃虽然也谋朝篡位,但这都是他父亲的谋划,况且他们愿意悔过也可将功赎罪,所以其子胡奃和其它族人的性命可以饶恕,陛下可赐他自由之身,让他在中原生活。”陈性善说道。

    随后其他人也相继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一部分支持解缙,不过大多数都支持陈性善。毕竟谋朝篡位还罢了,竟然还杀了前朝的所有宗室,在儒家的道德理念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大多数人都支持陈性善的意见。

    还有少部分人提出杀了黎氏全族,但被大多数人无视了。提出这样的建议,那就不是解决问题了,黎季犛胡奃父子肯定会鱼死网破,大明就必须要打仗了,不符合这里的文官利益。

    允熥听完他们的意见后,并未第一时间表达自己的态度,而是说要思量思量,让他们都退下了。

    此事很快在朝堂之上传开,引起大家的热议。正好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其他重要的事情,此事虽然是番国之事,但涉及谋朝篡位,无数文官就此提出自己的意见。

    多数文官认为黎季犛的做法实在是罪不容赦,但出于解决问题不打仗的需要,都赞同陈性善的意见;少数文官认为,陈性善的意见最为持重,但陛下竟然还要思量思量,以为允熥其实是想采纳解缙的意见,但因为多数人赞同陈性善的意见而不敢轻易说出口,因此上书支持解缙的意见。

    至于武将,当然是一边倒的想去打仗了。在他们看来,虽然当年蒙古人没能打下安南,但那时因为他们只会使用骑兵,不怎么会用步兵,而且安南多山多林北方的蒙古人不适应才打败仗的,换了大明的军队一定手到擒来,所以全部上书请求惩戒黎季犛胡奃父子,出兵送陈天平回去继任国君。

    一时间,无数的奏折涌向允熥的桌子。

    可允熥却完全没有看这些奏折。他让王喜将凡是对此事进谏的奏折全部挑出来扔到一边,全部留中。因为他心中已有定计,并且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

    ……

    “侄儿见过陛下。”朱赞仪躬身对允熥说道。

    “赞仪侄儿何必这么多礼?称呼叔叔便好,叫什么陛下,显得多生分。”允熥亲热的说道。

    “那侄儿就称呼叔叔了。”赞仪也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咱们叔侄之间不必客套。”允熥说道。

    他们叔侄二人又寒暄几句,沉不住气,或者故意装作沉不住气的朱赞仪问道:“叔叔,侄儿原本打算今年腊月来京城朝贡,恭贺叔叔正旦的,怎么现在将侄儿从廣西叫了过来?”

    “你最近可有注意安南之事?”允熥问道。

    “当然有所注意,毕竟安南就在侄儿的封地附近,怎么可能不注意。陈天平和裴伯耆等人还是侄儿送到京城得呢。”

    “听说已经能保证他们所说的话为实,黎季犛也已经上表承认了自己的罪过,愿意迎回陈天平为国主呢。”朱赞仪说道。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黎季犛怎么可能轻易将王位让出来。”允熥说道。

    “叔叔的意思是,黎季犛仍在欺骗大明?”朱赞仪问道。

    “不好说,但他一定不会轻易让出国主之位,还有的麻烦呢。不说这个了,略微有些跑题。叔叔这时将你叫到京城,是要决定你的王妃人选了。”允熥说道。

    “王妃人选?叔叔终于选定了侄儿的王妃?”朱赞仪带着高兴的语气说道。他今年已经二十一了,是现在大明成年的宗室中唯一一个还没有正式成婚的。虽然他之前在洪武年间有过婚约,只是女子没等结婚就死了,但这么多年没有迎娶正妃也够奇怪的,不少人都询问他为何不娶正妃。朱赞仪又没法和他们说是允熥一直不让他迎娶正妃,十分郁闷。

    “嗯,是确定了人选。”允熥说道:“这些日子陈天平等从安南逃过来的人在京城,叔叔也有时去找他说些事情。偶然间就见到了他的妹妹陈丽萍。”

    “她今年才十六岁,叔叔看她知书达理,相貌不错,就生了将她给你为正妃的想法。”

    “并且她还是陈天平的亲妹妹。等将来陈天平当了安南国主,只有陈丽萍这一个亲人,定然和他感情极好;你的封地就在廣西,和娶了陈天平的妹妹也有利于和他搞好关系,边境平稳无事。”

    “安南人?”朱赞仪十分惊讶。他再没想过允熥想将一个安南人嫁给他为正妃,即使是安南宗室。

    “皇兄,既然如此,为何不在前两年让侄儿求娶安南的郡主为妻?”朱赞仪问道。

    “当时安南的国君毫无权力,大权都在黎季犛手中,你迎娶了安南国君的女儿或者妹妹又有什么用处?至于迎娶黎季犛的女儿,却又身份太低不般配。所以叔叔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你迎娶安南国君的女儿,才将事情拖到现在。反正你已经有了侧妃,还有了长子,一时不娶正妃,或者将来把现在这唯一的侧妃扶正都可。”允熥不仅解释了为何让他迎娶陈丽萍,还解释了为何一直没有让他正式迎娶正妃的缘故。

    “侄儿明白了。”朱赞仪说道。允熥的理由十分合情合理,所以他并没有怀疑真假。

    允熥说的确实是实话,但只是一半的实话,另外一半是:‘如果两年前就给你迎娶了安南的郡主为正妃,万一黎季犛被吓住不敢谋朝篡位了怎么办?那样朕还如何实行自己的谋划?’

    “叔叔,此事叔叔已经和陈天平说过了么?”朱赞仪问道。

    “还没有。陈天平毕竟是将来的番国国君,即使现在不敢不答应,但还是对他客气一点儿好。”

    “叔叔打算让你某一天偶遇陈天平的妹妹,之后向叔叔说愿意迎娶她为正妃。叔叔再以此为由去和陈天平说,陈天平答应后叔叔再正式下旨加封他的妹妹陈氏陈丽萍为靖江王妃。”允熥说道。

    “好吧叔叔。”朱赞仪略微无奈的说道。若是陈丽萍真的长得很好看,能让他心动也就罢了,但若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他就只能捏着鼻子这样做了。

    “放心赞仪,陈天平的这个妹妹确实非常知书达理,温婉漂亮,不会让你不喜欢的。”允熥好像猜到了朱赞仪的心思一般,笑着说道。

    “叔叔,侄儿既然来了京城,那和在京城诸位叔祖父、叔叔就不可能不有所交谈,若是他们问起侄儿为何会被叔叔叫到京城,侄儿该怎么回答?”朱赞仪又问道。

    “你就说是叔叔叫你到京城,详细了解一下廣西卫所的操练情况,若是打仗有多少兵可用。其它的一句话不要多说,若是有人问叔叔了解这些做什么,你就说你不知道。”允熥说道。

    “侄儿明白了。”朱赞仪说道。他好歹已经当了数年的亲王,明白允熥的意思。

    之后允熥和他详细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最后说道:“那一日你入宫的时候,穿得好一点,打扮的像一个藩王一点儿,给她也留个好印象。”

    “知道了叔叔。”朱赞仪说道。

    ……

    ……

    三天以后,允熥宣陈丽萍入宫拜见皇后。因为自从陈天平的身份被确定以后,她已经多次入宫觐见皇后,所以这次也没有怀疑,正常入宫拜见熙瑶。

    在承天门下车的时候,朱赞仪见到了她一次,之后陈丽萍离宫的时候又‘不小心’被朱赞仪见到了一次。

    然后朱赞仪依照之前的‘剧本’来请求允熥将陈丽萍赐给他,哪怕许为正妃也愿意。

    允熥宣召陈天平入宫,和他说了此事,问他愿不愿意将自己的妹妹嫁给朱赞仪为正妃。

    陈天平当场答应了此事。朱赞仪是大明的亲王,并且就在安南北边,将妹妹嫁给他好处太多了;况且朱赞仪看到陈丽萍的时候,陈丽萍也看到了朱赞仪,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所以陈天平怎么可能不愿意。这件事就这样定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