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09章 有共同点的谈话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让景昌去外地为官。京城这么多勋戚,风流的也不计其数,景昌一离开京城在人们嘴里转悠的自然就是其他人了”安王妃徐梦羽说道。

    “那还不如有仗打去打一仗呢。”妙锦说道:“之所以出现对景昌不利的流言,还是因为景昌年纪太小,又没什么功劳。李景隆也十分风流,可就没有人传他的流言。”

    “若是有仗打自然好,我也再去打一仗,立下功劳好能封爵。”徐景昌说道。他也愿意打仗,之前征满者伯夷一战,他凭借立下的战功和何荣给徐家的面子加授从五品武略将军散阶,任命为实职正五品千户。

    有了千户的官职,他以后再打仗战死的可能更低了,只要立下些战功,他爹再立下些功劳,没准就能得封爵位,即使是流爵也好。

    “那再有仗打了,我就和陛下说让你去打仗。”妙锦笑道。

    ……

    ……

    “爹,大哥,你们不能再这样在京城吃闲饭了。”封号为明妃的抱琴对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说道。

    “陛下刚即位的时候,我还担心陛下将来文垚定然会被封到海外的一个地方为王,虽然陛下肯定会派人辅佐,但还是能有自家人扶保他更好。”

    “我之前还怕陛下不愿意让外戚身居高位,但陛下对薛家、徐家的重用,甚至云嫔的兄长都得到提拔,可见陛下对此并不在意,所以你们也要立功升官。”

    听了抱琴的话,她的父亲叶子高和兄长叶宜伟都十分惊讶的看着她。之间是她要他们在京里安心吃闲饭,维持和常家的关系就行;可她现在却又突然提出让他们要去努力打仗立功受赏。

    “可是阿妹,我们现在跟着郑国公,而郑国公几乎不可能被派出去打仗。我们如何立功受赏?”叶宜伟说道。

    “郑国公不会出去打仗,郑国公手下的武将也不会出去打仗?等郑国公夫人再入宫了,我找机会和她说话,让她告诉郑国公大明再有仗打,推荐你们。”抱琴说道。虽然郑国公夫人胡氏不会入宫来见她,但她找个机会见一见胡氏并不困难。

    可是叶宜伟和叶子高仍然面露难色。抱琴看了他们几眼,说道:“你们还不愿意?郑国公亲自向手下的大将推荐你们,他手下的武将出于情面自然不会让你们在太过危险的地方,这样你们打仗受伤战死的可能很小,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可是,受伤战死的可能再小,也有可能战死。”叶子高说道。

    这才是他不愿意去打仗的真正理由:可能战死。他们又不是饿得吃不起饭的人,又不是军户出身出生就以打仗为业的人,现在在京城的五军都督府挂个军职,实际上干着文职的活计,多么惬意,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打仗?

    “你们。”抱琴有些恼怒的说道。她一直将父兄当成提线木偶,她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没想到提线木偶竟然也会反抗!

    抱琴沉默片刻,恢复冷静表现出略微恼怒的样子说道:“既然你们这样,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你们继续在京城混饭吃吧。”

    但她心里却想着:等再有战事,我就在陛下来我的宫殿休息时和他说,让你们上战场!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们了。

    报琴并不像她平时表现的那样重视亲人。她早在父母决定将她送到主子身边为奴婢的时候就已经在心中断绝了和家人的亲情。她之所以表现的还比较重视亲情,因为她的前后两个主人——常遇春的夫人蓝氏和允熥都很重视亲情,并且亲人对她来说还有用处。若不是如此,她绝不会答理自己的亲人,她现在只重视自己的孩子。

    所以她不在意父兄有可能在战场上战死的事情。若是他们一直这样混饭吃,对已经入宫的她来说没有丝毫的用处,既然如此,留着他们还有什么意义?

    但是叶子高和叶宜伟并不知道抱琴在心中正在想着什么,听到她不劝说他们去战场上立功了,松了口气,和她说起家长里短的事情来。抱琴也配合的说着。

    ……

    ……

    “妹妹!”李继迁看到妹妹李莎儿的身影,激动地说道。

    “大哥!”李莎儿也十分激动的回应。

    李继迁快步走近李莎儿,似乎想要抱一抱她;但他走过来后,惊讶的看着她的肚子说道:“你,该不会是?”

    李莎儿十分缓慢的走到李继迁面前,听到他的话后笑道:“大哥,没错,我怀孕了。”

    李继迁忙说道:“既然如此,你还出来见我做什么,还不在宫里好好保养。”他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坐下。李莎儿身旁的宫女皱了皱眉,但什么也没说。

    他们兄妹都没注意一旁宫女的表情,李莎儿说道:“从钟粹宫到这里不过是几步路而已,还可以坐着步撵过来,不碍的。并且陛下说怀孕的妇人不宜一直躺着或坐着,平时活动活动有好处。”

    李继迁将‘陛下就是经常提出各种奇异的想法’这句话咽了回去,问道:“几个月了?”

    “五个月了。”李莎儿笑道。

    “不管如何,还是小心一些。”李继迁嘱咐道。

    “嗯。”李莎儿点头。

    之后李继迁和李莎儿说起家里的事情。可李莎儿看得出李继迁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跟自己说,于是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啊?没有,没有。”李继迁矢口否认道。

    “大哥,我可不傻,你刚才的表现绝对是有话要和妹妹说。”李莎儿说道。

    李继迁低头又沉默了半晌,说道:“妹妹,我想神情从水师右卫调去两广一带的水师。”

    “为什么?”李莎儿问道。

    “因为我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李继迁说道:“之前在南洋打仗、驻守的时候,虽然也有军纪约束,但打仗时上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打仗也够刺激,不比之前当海盗差多少。”

    “可是入了水师右卫后,就算出去巡逻也捞不到仗打,就连海盗看见大明的东海水师也远远的躲避了,并且军纪太严,我受不了。”

    “广東一带就不一样了。南海岛屿众多,即使南海水师在三沙岛以北全力剿灭海盗,仍有许多海盗活动,不怕没有仗打。”

    李莎儿明白自己大哥的想法。他自幼就是海盗,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在军中过严格军纪约束下的日子过不下去。

    “可是危险……?”李莎儿说道。

    “危险不大。”李继迁说道:“大明水师的船比海盗要好得多,轻易不会沉,只要船不沉,身为千户的我也没什么危险。”

    李莎儿虽仍然对大哥远赴广東有些不舍,但十分理解大哥心思的她还是接受了此事,问道:“用我和陛下说么?”

    “不用,我正常申请调任。若是不成再说。”李继迁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