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07章 安南使者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说过此事,允熥暂且没什么要和他们说的了,陈迪和郑沂二人退下去安排番国使者觐见之事。

    允熥则拿出各衙门呈上的与这些番国有关的奏折看起来。这两年因为大明的诸多动作,周边的番国也不得不有所变化,顺着大势而动。其中有些国家受益了,有些国家赔本了。

    允熥平时对于这些番国的动作并不在意,因为不值得在意。大明在这一带的权威太大了,不用在乎任何其他国家做什么,若是某个国家的所作所为不合大明的规矩,大明一道旨意下去,在征讨满者伯夷的珠玉在前,任何一个国家不敢不听。

    不过既然要接见他们的使臣,允熥还是临时看一看的好。

    “朝鲜建业二年也派出船队北上探索,但全军覆没,一直到现在还没能恢复?”允熥有些疑问:“我记得允熞说过,他不是雇佣朝鲜人在海参崴干活,让朝鲜国挣了不少钱么?这些钱应该足以弥补水师的损失。”

    “大概是国内还有些事情吧,使得他不能将这些钱全部用于重建水师。”

    “扶桑人建立了比之前更为强大的水师,疑似从北方的探索中得到了不少金银?这也不奇怪,扶桑人本来距离北方就不远,又有常年在南阿依努地(北海道)甚至千岛群岛一带航行的经验,来到金宁(勘察加)找到金矿很正常。”

    “……”

    允熥看了半日,午时返回坤宁宫和熙瑶一起用膳。

    熙瑶此时当然已经起来,即使她上午没什么事也不可能一直睡到现在。

    小家伙们也都起来了,因为经过充足睡眠而精神头十足的他们坐在餐桌上也不老实,大概是商量着下午玩什么。

    允熥也没在意,只是嘱咐坤宁宫的太监和女官道:“若是他们玩雪,一定要多给他们穿一些衣服。”

    他又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未时正起来召见番国使臣。

    头一个朝鲜的使者和以往的人完全一样,请求承认他们在中原的著名祖宗,并且想方设法让大明多赏赐给朝鲜一些东西。而允熥出于一些缘故对于朝鲜人的请求只要不过分就答应,所以皆大欢喜。

    之后的使臣和以往的也都差不多,没什么新意,允熥和使者对答两句就结束。

    不过阿洪国今年第一次朝贡,允熥好奇之下多问了两句。

    阿洪国使者苏梦法说道:“陛下,我国的北方大约是藏人之地,只是高山阻隔从未有所交流;不过我阿洪国西面的廓尔克人和藏人有所交流。”

    “那印度国,你可知现在的情形如何?”允熥问道。

    “印度?陛下,印度此时并未统一,虽然之前德里国拥有印度北方大部分地区,但自从帖木儿击溃了德里国主力后,其国对国内的掌控大不如前,很多地方虽然名义上仍旧属于德里国,但实际上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苏梦法说道。

    ‘印度现在原来处于分裂状态。不过这也不奇怪,古代印度一直以来都和德意志一样只是地理名词,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是英格兰帮助印度完成了国家统一,建立了统一的印度。即使英格兰临走的时候搞印巴分治,剩下的印度也比历史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印度国小不了多少。’

    ‘不过竟然印度都有帖木儿出没,真不愧是在历史上这一时期除了中华以外其余所有重要国家的记载中都占据重要地位的人。’允熥心想。

    允熥又问了问有关于印度的其他情况,详细了解一下德里国墙倒众人推的情况,让他下去。

    很快,前面十五个使者全部被接见完毕,允熥揉揉眼睛,站起来走了一圈,对陈迪说道:“让安南国的使者觐见。”

    ……

    ……

    殿外,看着一个一个的番国使者面见允熥又退出来离开谨身殿,看着身旁仍在等待的人越来越少,安南国的使者胡元澄虽然表面上十分平静,可内心却不像表面上这样淡定。

    他的嘴唇偶尔会动一动,但并无任何声音发出,而且动作的幅度很小,即使是精通唇语的人也不知道他在‘默读’什么。

    很快,百花的使者去面见允熥,殿内只有他一个使者等待,一旁的礼部官员也有些松懈,胡元澄这才从袖子中拿出什么,悄悄看了一眼,又赶忙将它缩回袖子中。

    胡元澄正念念有词的‘默读’着什么,就听到有人喊道:“宣安南国使者胡元澄觐见!”

    他赶忙停止默读,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在侍者的引导下走进殿内。

    过了好一会儿,他走到允熥所在宫殿,瞥见上边的人身穿明黄色的朝服,马上跪下说道:“安南下国之臣胡元澄见过大明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他只听从头顶传来声音道。

    胡元澄又跪了一小会儿才站起来,低头说道:“下国国君让臣代替祝陛下万寿无疆,祝大明万世不易,祝皇后娘娘吉祥如意,祝皇太子殿下……,祝……。”

    “下国进贡上国南海珍珠十颗,珊瑚十株,……。”

    “下国国君还晓得今日是皇五子的寿辰,祝皇五子福寿绵长,奉送皇五子金如意一对,银如意一对,玉如意一对。”

    允熥和一旁的陈迪等人都十分惊讶。一开始的漂亮话也就罢了,送的珍珠、珊瑚也还正常,知道皇五子文垠的生辰也可以接受,但竟然送给他这么珍贵的礼物就很不正常了。

    珍珠、珊瑚毕竟是奢侈品,不能吃不能喝,若安南国君是简谱之人送给大明的皇帝也可以理解;但送金银铸成的如意不能理解。

    金银是货币,是一般等价物,除非是极端特殊的情况,金银都是很有价值的东西,和单纯的奢侈品不同。之前也从未有过番国进贡金银做成的东西。

    他们越是如此,允熥越是怀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安南国送上这么珍贵的东西,一定不对劲。

    “今年你国送上的贡品如此珍贵,朕怎么好意思接受?拿回去吧。”允熥说道。

    “陛下乃是天朝上国皇帝,我国国主说,天下间,只有陛下才有资格使用这些东西,即使臣将它们带回去我国国主也只能封存起来,当做陛下的赏赐日夜朝拜。可这样的话岂不是暴殄天物?所以臣恳请陛下接受下国的贡品。”胡元澄说道。

    你还别说,这两句马屁拍的允熥很舒服,不过允熥从来都不是两句马屁就能被迷惑住的人,说道:“那也不行,朕既然是天朝上国的皇帝,就要将天下之人都看做朕的臣民,岂能接受如此之多的珍贵贡品?万万不可。”

    允熥之后看到胡元澄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对他说道:“陛下,我安南之所以今年贡品如此,是因为从洪武二十七年先帝却我安南朝贡已来,我国年年派人来大明朝贡,每次都带着之前的贡品并且再添加一些,这是这几年来积累的全部贡品,所以显得多些。”

    “陛下若是将其分为这些年每一年的贡品,则就是正常的份额。所以陛下勿要推绝。”

    听了胡元澄的这番话,陈迪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甚至有些感动,觉得一个番国的使者如此行事真是不容易;允熥虽然觉得他们只是想多得到一些回赐,但也疑问顿消。

    不过这只不过是正式开始交锋之前的小插曲而已,接下来真正的交锋马上就要开始。

    “朕听闻你国曾弑君之逆臣黎季犛在去年三月忽然就病死了?”允熥道。

    “启禀陛下,确实如此。”胡元澄答道。

    “但朕怎么听闻,建业三年正月你国使者还说黎季犛的身体十分康健,毫无病痛;从建业二年的腊月到建业三年的三月也只过去三个多月,就忽然毫无预兆的病死了?朕觉得有些奇怪。”

    “陛下,上国有一句俗语,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逆臣黎季犛年已近六旬花甲岁月,忽然生了重病也很正常。”

    “朕还听闻你国的逆臣黎季犛之子黎汉苍也有些才能,他难道心甘情愿将权力交还给国主?”

    “陛下,我国商人国主也不是无能之辈,只是即位之时逆臣黎季犛已经势大难制,所以被黎季犛所制;等到黎季犛病死,黎汉苍就算也英才卓越,但毕竟年纪较轻无法服众,我国国主抓住机会将其诛杀,犹如唐明皇诛杀太平公主一般荡平逆贼,拨乱反正。”

    “可是朕却听闻安南国内仍旧政令严苛,百姓怨声载道。”派到安南的锦衣卫虽然刚刚派出弄不清楚上层发生了什么,但通过在安南港口的所见所闻就能看出安南现在的政令可算不得仁政。

    若是一个和安南实力差不多国家的人这么问话,胡元澄早就暴走了,但因为是天朝上国的皇帝询问他不敢暴怒,但也露出一脸委屈的神色说道:“陛下,下国国情与上国不同,陛下不可一概而论;况且逆臣黎季犛刚死不久,下国国主也是刚刚诛杀黎汉苍,之后前任国主病逝现任国主继位,黎季犛施行的一些恶政暂且也顾不上修改,所以如此。”

    之后允熥又询问了关于前任国主和现在的国主之事,不过是小心翼翼的询问,毕竟怀疑人家国内的王室兄弟自相残杀不好说出口,只能迂回询问,并且有些问题是陈迪出口询问,而不是允熥。

    胡元澄对这些问题一一作答,虽然有迟疑的时候,但从之后的回答可以看出胡元澄并非是因为有所隐瞒,而是他作为臣子不好说王室的一些事情。

    说了半日之后几人都是口干舌燥,允熥遂命令上茶,自己喝茶润润嘴唇,让胡元澄和陈迪也都润润嘴唇,暂且休息一下。

    趁着这个时候,陈迪对允熥说道:“从胡元澄的回答中,大概猜出陈奃并非是杀了陈日焜从而得到的王位,但在陈日焜薨后能当上国君并不是继承而来。”

    “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或许有所掩盖呢。”允熥道。

    “即使有所掩盖,也是陈家的家事。”陈迪道。

    陈迪的意思很清楚,即使陈奃真的是杀了陈日焜当得国主,也是人家家族内部的事情,若是没人来喊冤,不要干涉。

    允熥心中很焦躁。若事情的真相真是如此,他还真的不能干涉。他的目的又不是在安南匡扶正义。

    “或许这个叫做胡元澄的使者撒谎呢。”允熥说道:“着番馆的人监视安南来的人,并且从下人口中套话,看看能不能问出真相。”因为知道历史上发生的事情,他还是不愿意接受真相是这样。

    陈迪的嘴唇动了两下,话还是没有说出口。虽然他之前并未安排番馆的人监视套话,但锦衣卫已经做过这些事情了,到现在一无所获,他安排人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等过几天确实没有收获后再和陛下说吧。’陈迪心想。

    这时几人茶杯中的茶水已经喝完,允熥觉得继续和胡元澄说话也没什么必要,也就不再续茶。

    允熥正想随便说两句话结束这次的召见,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不知胡使者在国内居何职啊?胡使者如此英才,该当受重用才是。若是并未受到重用,不如留在大明,朕许你一个知府或者郎中之职。”

    “启禀陛下,臣在国内居少傅之职。”胡元澄答道。

    “少傅?”允熥惊讶。安南和中华一样,以三公最高,三孤次之,胡元澄的年纪看起来不大,怎么就能当到三孤?

    “朕看你年岁不大,如何就能为三孤?”允熥问道。

    “陛下,下国经过逆臣黎季犛、上任国主两次处死官员,现在国内人才不多,臣又在辅佐前任国主时立下大功,所以得命三孤。”胡元澄答道。

    “原来如此。”允熥说道。

    之后允熥彻底没什么话好说,让他退下。

    ……

    ……

    胡元澄以正常的步伐走出皇宫,丝毫无紧张或者着急之色。但他刚刚走出皇宫的大门,身旁无一人时,低声说道:“回去以后马上一定杀了去年来明国京城的使者。”

    =========================

    感谢书友卢紫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