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04章 晚会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对上一章进行了一些更改,请读者重新下载)

    朱权还要再说些什么,忽然门口的宦官突然大声喊道:“陛下驾到!”

    听到这句话,他们马上止住了话头,身子和目光都转向门口,等到允熥走进来的一刹那躬身说道:“见过陛下(皇兄)。”

    “诸位王叔、兄弟免礼。”允熥说道。今年朱赞仪没有来朝贡,所以他不必单独为他加上‘王侄’这个词。

    允熥刚才从乾清宫过来的时候因为一些意外事情的耽搁,来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就是宴饮开始的时候了,所以也没时间和一些藩王单独交流,拉着次子文垣的手走到高台上,让文垣坐下自己也坐下,在看着文垚和文圻在下人的服侍下也坐好后,高声宣布宗室宴饮开始。同时允熥敬酒一杯,下面的诸位亲王、郡王举起酒杯回应;文垣等年纪还小的皇太子、亲王、郡王和镇国将军也举起面前装着果汁的小杯子一口喝干。

    依照往常的惯例,他敬酒过后,就应该开始上热菜了;但今年此时侍立在一旁的宦官宫女却纹丝不动。

    一部分消息并不灵通的人十分疑惑,但大多数人都静静地等着允熥接下来的话。

    允熥顿了顿,又吃了一片拍黄瓜,接着说道:“不过今年的宴饮与往年的样式不同。”

    “往年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朕觉得虽然也十分热闹,但因为大多数人说笑的内容都不太相同,和平日大家私下里的聚会并无不同,难以完全起到当年皇爷爷设立这个聚会的初衷:让所有的宗室都互相之间交谈,加深感情。”

    “皇爷爷当年还在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但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可今年朕想到了一些办法,决定试验一下。”

    允熥又顿了顿,高声说道:“其一,不再允许诸位王叔、兄弟自由选择座位,由朕来安排,不得换座。”

    允熥话音刚落,黄福就带着很多宦官走过来,笑着告诉在场所有的宗室,您的座位在哪里;七岁以下的小孩也被和自己的父亲分开,单独安排到了一处。

    有些宗室不喜欢允熥的安排,但大多数人觉得这样很新奇,并无反对的意思,按照宦官的指挥前往自己的座位;看到大多数人都乖乖去往新的座位,那些对此很抗拒的人也只能服从命令。

    允熥又吩咐了王喜几句话,王喜赶忙退下。之后他看着下面正在调换座位的这些人,心里想着:‘给他们安排座位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实在是太难了,也不知杀死了我多少个脑细胞。明年绝对不这样安排。’

    ‘要不明年改成抽签?让黄福或者其他人很早就过来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抽签的盒子让他们抽签。嗯,不错,有时候完全随机的效果未必不好。就这么决定了。’

    决定了明年安排座位方式的允熥侧头看向坐在他旁边的文垣,轻声说道:“文垣。”

    “爹。”文垣答道。

    “你去坐到那边,和你的兄弟们坐在一起。”允熥指着七岁以下小孩的位置说道。

    “爹。”文垣没有动作,只是看着允熥。

    “怎么,不愿意去?”允熥道。

    “爹,很多人儿子都不认识。”文垣有些害怕的说道。

    允熥知道文垣有些怕生,经过他和熙瑶多年的教育已经不怕穿着下人衣服的生人了,但对于能平等交流的生人仍有些害怕,能正常答礼,但更多的交流就不行了。

    但是他不能纵容这种事情延续:文垣将来可是要当皇帝的人,怎么能怕生呢?所以他现在说道:“那边也不全是生人,还有你的两个亲兄弟,还有你之前已经认识的几个堂兄弟,过去坐吧。”

    文垣看起来仍然不愿意,但他也不敢违背允熥的话,起身走了过去。

    ‘若是熙瑶在此,恐怕一开始文垣就不敢违背她的话,乖乖走过去了吧。在这件事上,似乎我扮演的就不能算是白脸,但熙瑶的脸更烟,反而是熙怡偶尔扮演白脸的角色。不过这也不奇怪,熙瑶和我一样不允许文垣怕生,而我至少还有后世的思想觉得一味严厉用处不大,熙瑶就彻彻底底的依照这个年代的观点教育文垣了。’允熥想着。

    之后允熥仔细盯着文垣,见文垣和其它几个人说起话来终于把心放下。虽然这应该只是其他人缠着他说话,那也是个好现象。

    这时在场所有人的座位已经调换完毕,允熥又侧头看到王喜重新出现在了殿内,高声说道:“除了调换座位之外,朕还有第二点。”

    “那就是让人在旁边的台子上表演节目,以便于大家能谈论一样的话题。”

    说完了这句话,允熥看向王喜。王喜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走出宫殿。

    在座的宗室并未听说过‘节目’这个词语,但也马上猜到了他的意思。朱有炖皱眉轻声说道:“使用了一个新词,莫非不仅仅是戏曲,还有其他?但还能有什么呢?来个说书人说书?还是耍个杂技?不可能是耍个杂技,太不成体统了。”

    他正想着,就见到十几个身穿不同颜色衣服的女子走进来,走到舞台上,表演起了舞蹈。

    精通艺术的朱有炖马上认出,这是非常传统的一个宫廷舞蹈,相传从汉代流传下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确实跳得不错,并且这个舞蹈虽然是由女子来跳,却是非常正统的舞蹈,丝毫没有淫邪之处,很适合作为开场舞。”朱有炖嘀咕道。

    “有炖大哥你在说什么?”坐在他旁边的朱济熿听到了有炖的话,但没有听清楚,问道。

    有炖淡淡的说道:“说这个舞蹈是从汉代流传下来的。”

    济熿是济熺的三弟,前任晋王的庶子。不知道因为什么,有炖总觉得他心术不正,朱橚也如此和他说过,所以他不愿意和济熿多说话。

    济熿大概也明白有炖对自己的印象,所以听到他这样敷衍的话语后没有再说话。

    一曲一刻钟多的舞蹈不知不觉就结束了,两个穿着一身颜色鲜艳衣服的人上来,先是总结了一下这首舞蹈,之后报了下一个节目的名字,然后赶忙走下台子,站在一旁。

    允熥这时也轻笑着,拿着自己的酒杯从专属于皇帝的高台上下来,随意的坐到了两个人中间的空地,和旁边的宗室闲聊,说一说台上正在表演的节目。

    允熥所搞得这个,自然就是模仿后世春节联欢晚会的东西。虽然到了允熥穿越之前,每年看春晚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他看春晚其实也只是陪着父母看,可以说只能算是一种情怀了;但他还记得小时候每年过年看春晚的日子,也记得听父母说过的八十年代春晚刚刚出现时所引起的轰动。

    这个年代娱乐匮乏,除了皇帝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能经常欣赏到无数新奇的表演,所以允熥非常确定春晚出来肯定会引起他们的兴趣。事实证明,他们确实被吸引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戏台上的节目。

    特别是允熥还‘发明’了新的艺术表现形式——相声。允熥觉得相声既然是从传统的说书脱胎而出,历史上在民国时期就开始流行,现在的人应该也能接受;他对于小品的把握不大,一时也想不到适合这个年代的小品作品,所以没有编排小品。

    果然,允熥亲自仿照马三立老师的一个作品编写的相声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引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

    还有另外一个讽刺蒙元礼节的相声也很受欢迎。这个相声是为了讽刺蒙元初年不伦不类的礼节所编写出来的,若是普通百姓根本不知道笑点在哪,但在场的宗室就算再不学无术礼仪也十分精熟,看到台上的相声演员用夸张的语言和动作表演蒙古人互相拜见的情景,无数人捧腹大笑,一边笑着还和身旁的人热烈的说了起来。允熥见到有炖和济熿都十分热切的谈论起来。

    不过另外一个允熥指导、文宣司官员编写出来的相声效果就不太好,大家普遍觉得没什么好笑的。

    允熥回想起来,当时文宣司的人就委婉的劝谏过他,但他没有在意,执意按照自己的思路编写这个相声。

    ‘看来文学艺术方面确实不能主观臆断。’允熥心里暗想。

    当然并非所有的节目都是逗人笑的,允熥是入了腊月才想到春晚的,所以这次的相声一共只有三个,其余的都是歌曲、舞蹈和戏曲,不能逗人笑。

    其中歌曲都是允熥亲自挑选,有一首满江红,有一首柳三变的词,还有一首苏轼的明月几时有——采用允熥哼出来的现代调子编写。

    除此之外,允熥还找来军中一些唱歌很好的大汉现场演唱《精忠报国》。他们其实都不太愿意:传统观念中唱歌跳舞的人地位低下;但允熥保证不将他们看作倡优一类的人,他们勉强答应来唱歌。《我的中国心》也被搬上了春晚的舞台。

    一直到亥时初,以一首《难忘今宵》为结尾,‘大明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顺利闭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