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02章 从二十五到三十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虽然我不太懂得打仗,但也明白先是济南城的叛军被团团围困,就算他们挡住了当时在济南城下的军队最后也是必败,所以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才会反正,并非是因为几个军医的劝说。”齐泰说道。

    “可若是一般人那样劝说,他们敢随意答应么?就不怕是谢成派来试探的?正因为军医已经在各卫所让普通士兵对他们信任,士兵才会愿意吐露心声,最后串联到一起反正。”

    “现在离着路谢之乱已经又过了两年多,军医们在军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了。我平日里偶尔会换上一身七品或八品的官服,扮作经历或知事在京城左近的卫所转悠,见到普通士兵已经不仅仅将军医当做郎中了。除了性子十分不好的军医外,士兵们在治病之余愿意和军医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若是卫所的武将要处置军医,士兵们都会给军医求情,有一次因此差点儿闹出了兵变;甚至有些卫所武将要做什么士兵不愿意做的事情,都是求军医帮忙,军医若是愿意帮忙那事情一定能成,若军医不愿意帮忙反而捣乱事情一定不成。”

    “在很多卫和千户所,即使普通没有品级的军医权威也已经次于千户和镇抚,高于百户了。”陈性善说道。

    “这不是挺好的么,万一武将想要叛乱,军中有军医在可以阻止武将叛乱,多好。”齐泰虽然并不清楚允设立军医系统的初衷,也马上看到了影响力如此大的军医能起到什么作用。

    “确实挺好,但是……”陈性善不知怎么,就是觉得不太对。

    不过齐泰见他不说话,又说起了他现在管着的另外一个衙门:“郎中司这么有用,那文宣司又有什么用?”

    “文宣司的用处比郎中司还大。当然也或许是我看不出军医的其它用处,我现在觉得文宣司比郎中司更加有用。”

    “陛下命令这些落魄文人编写了这么多戏曲和话本,对官员没什么用,但是对百姓影响极大。现在没有百姓认为元代是中华的一个朝代,对‘入夷则夷入夏则夏’这句话更是完全不认同,提出这句话的许衡更是被百姓所唾弃,他在河老家的坟墓都被人给刨了。”陈性善说道。

    “这,这,当地官府都不管?”齐泰惊讶的说道。

    “当地的知县比较推崇许衡的为人,想要阻止;但当地的胥吏可都不敢,况且这些人也不会当着知县的面刨坟。”

    “并且后来陛下罢免了这个知县,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件事。”陈性善说道。

    “这,若陛下真的因此罢免了此人,不和规矩。”齐泰道。

    “陛下是以其它的理由罢免了此人,陛下自己不说,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陈性善说道。

    “不说这个了,回到刚才议论的事情。”陈性善忙拉回话题:“文宣司对普通百姓的影响之大是我之前根本预料不到的。除了刚才说的许衡之事,陛下使用戏曲普法让很多百姓都能记住几个案子,若是本县出了类似的案子,知县或者典史判案对不对马上就能知道,给县里的官员很大压力,不敢随意判案。”

    陈性善还要再说,忽然一个仆人走进客厅,在齐泰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他就见到齐泰脸上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然后对仆人说道:“让老太爷出来接待一下。”

    陈性善问道:“怎么了?有老家过来的人?”

    “不是,是薛家来拜年了。”齐泰说道。

    京城姓薛的人很多,当官的也不少,但陈性善马上猜出了齐泰说的是哪个薛家:“你未来的亲家?”

    齐泰点了点头。

    “既然是他们来拜年,你就去接待一下吧,今年人家头一年来拜年,你不好将人家晾在一旁。”

    “你也不必觉得对我不尊敬。咱们两个都这么熟悉了,还在乎这些虚礼干什么。”陈性善说道。

    齐泰确实想去接待薛家。薛家是他未来的亲家,他宠爱的女儿明年会嫁入这家,怠慢了薛宁,万一等自己的女儿嫁进去后薛宁对他的女儿不好怎么办?

    可放下面前的客人去见其他人也是十分失礼的行为,他也不便放下陈性善。

    所以听到陈性善的话之后,齐泰在心中松了口气,又和他说了几句话,最后说道:“那就对不住复初兄了,过两日日等我在外面的酒楼约复初兄聊天。”

    ……

    ……

    薛宁和薛熙扬见到齐豫的时候十分惊讶。他们本以为以齐泰的性子,不会放下正在接见的客人来见他们两个,已经做好在侧殿坐好长时间的准备了。薛宁虽然对此感觉并不舒服,但齐泰不是小人物,能让他亲自接见的客人也不会是小人物,除非是陛下或者哪位王爷前来,否则齐泰这么做也十分正常。

    可没想到齐泰却将自己的父亲请了出来陪他们说话。薛宁和薛熙扬惊讶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躬身行礼。

    “薛大人可使不得,薛大人可是从一品的大官,又是当今国丈,老汉不过是一介平民百姓,怎能接受薛大人行礼。”齐豫马上说道,并且上前要扶住薛宁。

    薛宁在行礼之前也有些为难。他今日本来是想打着同僚之间拜见的名义来齐府,并不是亲家之间拜年;可若是非要坚持他一开始的想法,他没有对齐豫行礼的道理:他的品级在齐泰之上。

    若是齐泰的兄弟也就罢了,可齐泰的父亲在将来薛熙扬和齐颦儿成婚后比他高一辈,完全不行礼不像话。

    不过齐豫马上就过来要扶起他,他也就顺水推舟直起了身子,将以什么名义来拜见的问题含糊了过去。

    之后宾主落座,聊了起来。薛宁和薛熙扬都有些惊讶地发现齐豫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却并非只知道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虽然知道的事情和他们这些高官仍旧不能相比,但总算能聊得下去。

    ‘原来如此,所以齐泰不让他的兄弟而是让父亲出来招待我们。’薛宁想着。

    正聊着,齐泰从门口进来,首先和自己的父亲说了几句话,然后对薛宁行礼道:“见过薛指挥。”

    薛宁站起来说道:“见过齐尚书。”

    二人答礼完毕,齐豫说道:“你们都是在朝的官员,你们聊,老汉就回去了。”随即离开了侧厅。

    “薛指挥,请坐。小薛你也坐。”齐泰说道。

    薛宁听到齐泰对薛熙扬的称呼挑了挑眉,不过什么也没说,坐了下来。

    之后是十分无趣的对话。齐泰和薛宁并不熟悉,双方之前的朋友唯一重合的就是陈性善,又是一文一武观念差异很大,实在是没什么好聊的。

    好在还有薛熙扬,薛熙扬发觉自己的父亲和未来的岳父说话十分枯燥时,马上和齐泰说起了学问上的事情,齐泰也松了口气,和他谈论起来。

    薛熙扬趁机问了许多自己在看书的时候不明白的问题,齐泰一一解答,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天烟的时候。

    见到天马上就要烟了,听他们讨论儒学已经快睡着了的薛宁趁着他们刚刚讨论完一个问题、谈论下一个问题的间隙说道:“齐尚书,现在已经快要天烟,我也该带着犬子告辞了。”

    “已经这么晚了?”听到他的话,齐泰侧头看向窗外,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不在府里吃过晚饭再走?”齐泰邀请道。

    “我们晚上还有事情,就不继续叨扰齐尚书了。”薛宁道。

    既然薛宁不愿意留下用饭,齐泰也不会强求,起身说道:“既然如此,那……”齐泰这就要送薛宁父子离开。

    可这时一直侍立的一旁的仆人忽然低头对齐泰说了一句什么话,齐泰面露恍然大悟之色,马上对薛宁说道:“薛指挥,有一件事刚才我忘了,现在要和薛指挥商量一下。”

    “何事?”薛宁问道。

    “明年是乡试之年,八月份是直隶乡试。我觉得为了小薛的乡试着想,还是等他考过乡试后再成婚,让他能够在乡试前认真学习,薛指挥意下如何?”齐泰说道。

    薛宁侧头看了一眼儿子的神情,见并无什么变化,说道:“这样也好,让扬认真准备考试,我并无异议。”

    齐泰轻轻地吐了口气,好像放松了许多一般。

    ……

    ……

    “若不是我让他提醒你,估计你就忘了我说的话了。这样的事情越早说越好,万一薛家安排就在过完年后不久就成婚,你到时候再说可就不占理了。”齐泰的妻子于敏月说道。

    “和扬谈论得太高兴了,一时就把此事给忘了。”齐泰说道。

    “罢了,反正最后还是说出来了,并且薛宁也同意了,这就比什么都好。”于敏月道。

    随后她吩咐家里的厨子开始做饭,自己则又拿出了一件衣服,对齐泰说道:“来,试一试这件衣服。”

    齐泰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道:“这是为今年宫里的宴会准备的衣服?”

    “就是给宫里的宴会准备的衣服。”于敏月说道:“你可是二品大员,正月初一晚上宫里的宴会衣服可不能马虎了,这是我今年为你做的,下午就做好了,只是夫君你先见陈性善又见薛家人,没有时间试穿衣服,才这个时候让你试穿。觉得如何?”

    “挺好。其实也用不着试穿,娘子的手艺错不了。”齐泰道。

    于敏月笑了笑,没有说话,将衣服从他身上有脱了下来,装进柜子里放好。这可是为宫里的宴会准备的衣服,现在可不能穿出门。

    于敏月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听说今年陛下对宴会的形式改变很大,会有许多新鲜的东西在宴会时出现,也不知会是什么新鲜的东西。”

    “等过年入宫后就知道了。”齐泰道。

    ……

    ……

    时间很快就到了腊月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允就醒了过来,并且丝毫没有赖床,在宫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走出寝殿。

    熙瑶当然也一同起来了。她今日的事情既多又杂十分忙碌,不敢多睡。

    不过她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是等着他们夫妻二人的衣服都穿好后,对允躬身笑着说道:“臣妾祝陛下新年吉祥如意。”

    允伸手将她扶起来,笑道:“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何必还做这些虚礼。”

    “夫君,妾的父母都是互相之间一直如此互祝吉祥如意的,即使妾已经十几岁了仍旧如此。”熙瑶笑道。

    “那夫君也得祝福娘子啊。”允退后一步,对熙瑶躬身笑着说道:“祝娘子新年吉祥如意。”

    他们两个互祝新年吉祥如意仿佛成了宫里祝福新年的序曲一般,之后从允和熙瑶吃饭开始,不断的有人来祝福他们夫妻:从早上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思齐、文垣等小孩子,到昀兰、允等在宫中的弟弟妹妹,再到王喜等仆人,允和熙瑶不管走到哪里,都被祝福的话语包围着。

    一直到一个时辰后,所有有资格祝福允的人都已经祝福过了,允的耳边才清净些。

    “啊,终于清净了,太好了。”允对跟在他身后的王喜说道。

    王喜也十分有同感。虽然这些祝福都不是对着他的,但他也都听到了,一开始还好,到了最后觉得对耳朵完全就是折磨,他恨不得将耳朵堵上。

    允不允许任何跟着他的宦官说话,又站在原地感受了一下清净的世界,才起身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不一会儿,他来到了一处宫殿门前,对守在门口的宦官说道:“你通传一下,朕来拜见宁太妃。”

    守在门口的宦官一时间呆住了。他虽然对允的长相不怎么熟悉,但允穿着的这一身衣服可是皇帝才能穿的衣服,他第一时间认出这是皇帝来拜见自己的主子。可之前的几年,允从未来到过郭宁太妃的宫殿拜见,他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愣住了。

    王喜见到守门的宦官愣神,忙咳嗽了一声。

    听到这一声咳嗽,这个宦官回过神来,马上对允行礼道:“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后马上跑进殿内去通传。允也没有在宫殿门外等着,走进院子里。

    通传的宦官走进去后不久,允感觉整个宫殿都骚动起来,无数的脚步声响起。

    随即一个已经年过六旬、但仍旧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在宫女的搀扶下走到大殿的门口,对着允做势要跪下说道:“臣妾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允马上让跟随自己过来的宫女将她扶住,说道:“老太妃,您怎能跪我!快些起来。并且您怎么能自称为臣妾。”

    郭宁妃本来也没想跪下去,只是这是从朱元璋驾崩已来她第一次单独面见允,礼仪隆重些没有坏处。听到允的话后她又挣扎了两下,才直起身子。

    随后郭宁妃殿内的女官将允引导到客厅,他们分宾主落座。

    “老太妃身子骨还硬朗?刚才晚辈看着老太妃一路走过来,腿脚应该没什么毛病。”允十分和蔼的说道。

    “还好,还能自己走路,不必让下人们抬着走。”郭宁妃说道。

    “这就好,能自己走路就比不能走路要强多了。”允笑道。

    接着允又说了几句话,郭宁妃一一回答。

    他又对侍立在郭宁妃身边的女官说道:“好好照顾老太妃,若是老太妃有什么身子不适,马上去太医院找太医过来,不必经过朕或者皇后的允许。”

    “是,陛下。”那个女官有些害怕地躬身说道。

    “看你,都吓着我的宫女了。”郭宁妃看允并未摆架子,所以如此说道。

    “晚辈这是为了老太妃的身体着想。”允说道:“怕她们到了真的发生,的时候迟疑。关键时候,一弹指的迟疑就性命攸关。”

    “好啦,老身知道陛下对老身的关心了,不过老身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也没想着像先帝一样活七十多岁,就是现在就死了也没什么。”

    “况且六七十岁的人,很多病已经都不是病了,就是老了以后自然而然身上出现的毛病,神医也救不会来。”郭宁妃笑着说道。

    “老太妃身子这么硬朗,少说能和皇爷爷活一样的岁数。”允说道。

    “哈哈,老身知道这是陛下在安慰老身,不过陛下不用说这样的话了,老身对此并不太在意。”郭宁妃说道。

    之后他们二人又聊了好一会儿,郭宁妃一直在刻意探寻,想知道允今年一反常态来她的宫殿拜访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她这是白忙一场。允并没有其他目的,只是来拜访一下宫里现在还活着的这些长辈而已。或者说,表达出对这些还活着长辈的关心就是他的目的。

    所以虽然郭宁妃说出的有些探寻的话允并没有听出来,但郭宁妃也没有探寻出允的其它目的。

    ========================

    感谢书友219****04的打赏。

    :,,ngxi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