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97章 永问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昀芷去找允熞以后,允熥也离开坤宁宫,向乾清宫走去。

    他本想去平日里自己处理政事的前殿,但想了想还是半路上拐弯拐到了后殿自己的书房,拿出他已经存档的从永藩发过来的奏折,随后又拿出自己前些年写得一些东西,看了起来。

    一晃眼间三刻钟就已经过去了,黄福走进来,轻声对允熥说道:“陛下,永王殿下和湘王殿下已经入宫了,正在侧殿等候,是否现在就宣召二位殿下?”

    “宣他们到朕的书房来。”允熥说道。他顿了顿,又对黄福说道:“怎么是你进来汇报此事,王喜呢?”

    “陛下,今年的宗室聚会好像又要准备什么,王公公和待书尚功都去忙那件事了。”黄福道。

    “这么麻烦么?”允熥嘀咕一句,对黄福说道:“朕知道了,你去传允熞和皇叔过来吧。”

    黄福退下。

    允熥将自己写的东西重新放回书柜里,将奏折整理一下,又拿出一根御用监造出来的铅笔和几张白纸。他拿出来以后就发现这根铅笔的铅头断了,让侍立在一旁的小宦官上前削铅笔。

    小宦官正削着,允熥就听到通传的声音,随即允熞和朱柏走了进来,对允熥行礼。

    三人答礼完毕,允熥刚要说话,就见到允熞的目光不时看向正在被削着的铅笔,笑道:“怎么,四弟对这支笔很好奇?”

    “皇兄,这是一种笔么?弟弟一进来眼神扫到了那个物件,就在猜它是什么东西,可万万没想到那是一根笔。”允熞有些惊讶的说道。

    “是啊陛下,这也是一种笔?”朱柏也说道。

    允熥从小宦官手中将铅笔拿过来,对允熞和朱柏说道:“这是御用监发明的铅笔,内芯是一种矿产,名叫石墨,里面可能还有点儿铅,具体怎么做皇兄也不知道,可以用来写字,比毛笔方便得多,皇兄有时就用它来写字。”

    允熞从允熥手中接过铅笔,仔细看了看,又在手上划拉了两下,笑道:“这个很方便啊,毛笔需要研墨,这个拿起来马上就可以使用,比毛笔好用多了。”

    “就是不太好做,需要有石墨矿才能做,并且将石墨做成这么细在外面包上木头之前还不能断掉,现在还有些困难,皇兄现在手里有的这几根都是御用监不知道扔了多少石墨造出来的。”允熥说道。

    “这样啊,弟弟还想让皇兄给弟弟几根铅笔呢。”允熞有些遗憾的说道。

    “这根就给你了。回头你可以在永藩自己造嘛,永藩或许有石墨矿,你们那里的树木又多,没准你手下的工匠能研究出更好地造铅笔的法子呢。”允熥一边从抽屉底下又拿出了一根铅笔放到桌子上,一边说道。

    “这可不好说,”允熞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铅笔又摆弄了两下,说道:“我现在手里都没几个工匠,都是从山東菏北流放过来的,手艺也不怎么样。”

    “皇兄赏赐你几个工匠。”允熥说道。

    “说起木材,永明地界的木材这么多,所有的百姓应该都已经住上木头做的房子了吧。”允熥将话题拐回正轨,并且抽空检查了一下这根铅笔没什么毛病。

    “都已经住上了,不过永明地界冷,光住木头搭建的房屋可不成,木头四处漏风,必须得砌火炕,现在好多那里的百姓都还没能砌上火炕,我把许多打到的毛皮分给百姓,让他们晚上盖上保暖。”允熞也将铅笔揣进兜里,说道。

    “毛皮足够?”允熥问道。

    “足够。”允熞说道:“卫所兵营都已经砌上火炕了。那些从北平过来的将士经验很足,去年过年前就将火炕都砌上了,只需要分给普通百姓毛皮。”

    “而我们永藩皇兄也知道,普通百姓没几个,流放犯人大多都召入了卫所,蛮夷百姓也都有自己御寒的办法不需要我操心,不是卫所兵的那几个汉人百姓很容易的就分到了足够的毛皮。”

    现在大明对这些藩国移民,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流放犯人,第二种是听其自愿前往藩国。

    南方的几个藩国每年流入的自愿过去的百姓不算少,已经超过了每年流放过去的犯人。毕竟两广鍢建一带下南洋的人不少,知道南洋那里不是一片荒芜,鍢建又人多地少,南洋的几个藩国还实行了优待汉人的策略,所以家里没几亩地的农民都跑到了南洋几藩国。鍢建的官员因为人口不增反减已经几次上书请求限制人口外流了。

    可北方不同,很多对东北、西北有所了解的人对这些地方的印象都是一片荒芜,蛮夷众多并且凶悍;再加上这个年代北方各省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山東是北方第一人口大省,洪武二十六年的统计才五百多万人,现在也不会超过六百万,连本地都填不满,哪还有人有心思去东北、西北的藩国。

    “皇兄想想办法,让南方各省的百姓也愿意去永藩。”允熥说道。

    “皇兄,弟弟自己对此都不报希望了,现在的主要办法已经是借助道教教化蛮夷了。弟弟扩建了海参崴城内的道观,加封了不少当地信奉道教的蛮夷,并且以他们为主要的传教人去内陆传教。”允熞说道。

    “说到这个,你向内陆开拓的怎么样了?能几年和二十叔的封国接壤?”允熥问道。

    “不太好,内陆的女真人比海边上多多了,不好降服,道教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起作用。我现在主要是沿着一条河,当地人称为绥芬河的,向内陆推进。好歹咱们的造船水平比女真人强多了,他们也没什么利器根本打不沉咱们的船;况且绥芬河沿岸都是平原也容易占领。现在我已经在海参崴城北面一百多里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堡垒,当地人说那个地方的名字叫做双城子,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就借用了。”

    “本来我还想沿着图们江清剿当地的女真人,但军队进去几十里地才发现都是山清剿不易,本来已经约好的朝鲜人又找各种借口不愿意一同进剿,我也只能在图们江口建造了一个堡垒,设立了一个汉人村子、一个投靠我的女真人村子就罢了。”允熞说道。

    “可是二十叔在辽北的扩张也不顺利,他在开原城北边一百多里地就遇到了一个很强的女真人部落,那里虽然没什么高山,但林密又地形崎岖,二十叔已经打过两次了都没能消灭那个部落,现在已经改变了策略,一点一点清除那附近的树林,要砍出一条能让大军进出的道路呢。估计没个一年半载的成不了。”他又说道。

    允熞说的这件事允熥也知道。英藩的左相张数可是他的亲信,去年还来京城代表英王朝贡过,所以他很了解英王朱松遇到的挫折。朱松本来打算今年入京朝贡的,可就因为下半年第二次败给了这个部落,引得很多已经臣服于他的女真部落蠢蠢欲动,他不得不留在开原四处灭火。

    不过,“你别只看北边这一个方向,东北方向二十叔已经控制了辽源、梅河口和磬石等地,要绕过正北方向向北扩展,扩张的未必比你慢。”

    “反正东北这块地方就是你和二十叔的,二十叔占得多了,你占的就少了。”允熥说道。

    “知道了,皇兄。可是我现在还得在负责海对岸的事情,人又少,想争过二十叔几乎不可能嘛。”

    “现在皇兄糅合山東、菏北等地的多个卫所建立的北方水师经常到我的海参崴城外的港口停驻,在永明海(扶桑海)巡视,调停阿依努人与扶桑人的争端。扶桑本州岛北边的几个大名已经派人来过我这里,问我怎么样才能愿意放弃支持阿依努人。”

    “这也罢了,他们的话我可以忽视,但这些水师停驻,我又得供应持有得供应喝,花费不少。”允熞说道。

    “水师哪次去海参崴没把要给你的人送过去?他们从南北阿依努地返回的时候也会带着愿意来大陆的阿依努人到你的海参崴,并且船上的兵还经常从山東带一些你那里急需的东西贩卖,虽然价钱高了点儿对你的藩国也有好处,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允熥笑骂道。

    允熞摸摸脑袋,装傻起来。

    “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水师去海参崴,皇兄就让阿依努人扩大南阿依努地的港口,能同时停驻所有的船只。”允熥决定吓唬吓唬他。

    允熞果然被吓唬住了,他急忙大声说道:“不必了,皇兄,南阿依努地哪有比海参崴更好的港口,还是从海参崴路过一番吧。”

    允熥看了看允熞的表情,见他没有觉得自己是在开玩笑,自己也不戳破,等着他又恳求了一会儿后才松口说水师仍旧在海参崴停泊,让允熞松了口气。他没有看到,站在一旁的朱柏低着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允熥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憋住不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