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88章 蓝帐和金帐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同样的时间,一个身材粗矮的男子操着一口纯熟的蒙古语,站在一个华丽的帐篷内,对面前一位穿着一身华丽衣服、又高又壮、眼窝深邃的中年男子说道:“伊伯剌罕倭古伦汗,我的兄长,察合台汗国的汗沙迷查干派我来面见汗王的目的汗王已经知道了,汗王是否愿意和我察合台汗国联手对付帖木儿汗国?”

    这个身材粗矮的男子就是沙迷查干的弟弟,名叫马哈麻;他面前的人,就是蓝帐汗国的汗王,伊伯剌罕倭古伦。

    蓝帐汗国也是由术赤的儿子所创立。术赤的第五子昔班在跟随拔都西征时于匈牙利立下赫赫战功,拔都在班师后将乌拉尔河流域和乌拉尔山南部地区分给他做封地。因为昔班的大帐都是蓝色,所以起名为蓝帐汗国。

    伊伯剌罕倭古伦思考片刻后,一针见血的指出事情的本质:“哪里是和你们察合台汗国联手?分明是咱们一起趁着帖木儿和明国开战的时候趁火打劫。”

    马哈麻略微有些尴尬,但马上将这种无用的情绪抛出脑海,接着说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现在咱们蒙古人四分五裂,形不成合力,根本打不过帖木儿汗国,只能借助外力来对付他。大汗是否愿意对付帖木儿汗国?”

    伊伯剌罕倭古伦沉吟了好一会儿,对马哈麻说道:“我蓝帐汗国现在与帖木儿汗国并不接壤,也没有什么仇怨,为何要冒着激怒帖木儿的危险对付他的汗国?”

    “因为大汗是蒙古人,我们蒙古人身体里永远流淌着勇武的血脉!”

    马哈麻先给伊伯剌罕倭古伦戴了一顶高帽,再说道:“并且帖木儿的野心很大,虽然现在蓝帐汗国与帖木儿汗国之间仍旧有白帐汗国,但科利贾克汗一直想带着汗国去里海对面的地方,若不是如此,大汗怎么可能没费什么力气就占领萨雷河地区?”

    “等科利贾克汗带着所有的臣民去了里海对岸,蓝帐汗国和帖木儿汗国之间再无阻碍,到那时即使蓝帐汗国不想和帖木儿汗国开战,也由不得汗王你了。”

    马哈麻话说的很正确,伊伯剌罕倭古伦也无从辩驳。又过了一会儿,伊伯剌罕倭古伦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本汗就和察合台汗国联手,对付帖木儿汗国。但我说清楚,在帖木儿汗国被东方的明国打败之前,我是绝对不会主动出兵进攻帖木儿汗国的。”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此时殿内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和几个最亲近的侍卫,他也就没有必要说什么瞎话,直接将自己的底线告诉了马哈麻。

    马哈麻来之前就已经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并不惊讶,躬身行礼道:“那我就返回我们察合台汗国告诉我兄长了。”

    “这么着急走?现在可是冬天。”伊伯剌罕倭古伦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冬天走,到了春天就走不了了。现在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一带都已经被帖木儿汗国占领,从蓝帐汗国过白帐汗国到察合台汗国只能经过帖木儿汗国的地方,春天走很有可能被截住。即使冬天在草原上行走很危险,也只能冬天走。”马哈麻说道。

    “那也不能今天就走。”伊伯剌罕倭古伦说道:“有兄弟从东方过来,岂能仅仅在我蓝帐汗国过了一夜就走的?我总要招待几天。”

    马哈麻有些莫名的抬头看了看伊伯剌罕倭古伦。他也没想今日就走,只是表示自己会在开春之前走而已。现在可还下着雪,他再疯狂也不会在下雪天离开这里。不过他也没有必要纠正伊伯剌罕倭古伦的观点,点头答应。

    可是马哈麻在这里住了仅仅一天,就觉得非常不适应。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他见到伊伯剌罕倭古伦和他手下的侍卫那有些类似于西方人的相貌还不是特别在意,蒙古人不像汉人注重血统,成吉思汗的好多子女长相都和正统的蒙古人不一样,这不算什么大问题。

    但他们的生活习俗也已经和东方的蒙古人完全不同了,这才是大问题。马哈麻也去过帖木儿汗国,在他看来虽然蓝帐汗国的习俗与帖木儿汗国有些区别,但大同小异,已经完全突厥化了。

    沙迷查干在会见科利贾克时那微小的希翼没有能够变成现实,在白帐汗国更加东北的蓝帐汗国怎么可能仍旧维持纯正蒙古人的习俗呢。

    几天以后,终于等到雪停的马哈麻不顾伊伯剌罕倭古伦的挽留,决定动身返回察合台汗国。见到马哈麻坚决要走伊伯剌罕倭古伦也就不再挽留,他让马哈麻带上他送给沙迷查干的东西,又派了几个熟知地理的人领路,第二天送马哈麻离开了蓝帐汗国的地方。

    马哈麻临走之前,看着伊伯剌罕倭古伦的背影,发出了和沙迷查干类似的感叹:‘他们已经不是蒙古人了,虽然伊伯剌罕倭古伦身上仍旧有着黄金家族的血脉。将来就算大哥的谋划成功,将这些完全突厥化的人重新统一,也和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帝国完全不同了。’

    ‘不过总算伊伯剌罕倭古伦愿意对付帖木儿汗国,没有白来一次。’

    ……

    ……

    虽然沙迷查干和马哈麻此行都有些失望,蓝帐汗国和白帐汗国也已经突厥化,但他们好歹达成了一半目的,让这两个汗国的汗王答应和察合台汗国联手对付帖木儿汗国。可沙迷查干派出的最后一位使者却没能达成自己的使命。

    “霍阿伦,你回去告诉你们察合台汗国的大汗沙迷查干,我不会和你们一起对付帖木儿汗国。”金帐汗国的大汗沙迪别汗对沙迷查干的使者霍阿伦说道。

    “可是,大汗……”霍阿伦还在做着努力。

    “没有什么可是!”沙迪别汗说道:“我不会和你们联手的。你赶快离开我的金帐汗国吧,如果三日后你仍旧留在萨莱城内,我就将你绑起来,送给帖木儿。”

    霍阿伦不怕死,所以仍旧出言劝说沙迪别汗;可是沙迪别汗却不在听他说话了,用突厥语命令侍卫将他架出去。一个金发蓝眼的侍卫和一个棕发绿眼的侍卫走上前要把他赶出去。

    霍阿伦无奈,只能自己走出宫殿。

    离开金帐汗国皇宫的霍阿伦看着大街上一个个带着烟熏火燎痕迹、显得十分破烂的建筑,垂头丧气的返回了沙迪别汗安置他们的驿馆中。

    等他回来了,其它和霍阿伦一起从察合台汗国来到这里的人问道:“沙迪别汗答应与咱们察合台汗国一起对付帖木儿汗国了么?”

    “没有,”霍阿伦摇头道:“他怎么都不答应。”

    “为什么?”副使哈力哈奇怪的说道:“就在三年前帖木儿还带兵攻陷萨莱城并且将这座城池焚毁,即使沙迪别汗也是帖木儿扶持起来的,他难道心里就不对帖木儿有所怨恨?咱们也没说让他马上起兵对付帖木儿,只是集合起军队来预备帖木儿败亡后出兵进攻,为何不答应?”

    这个问题谁也解答不了,霍阿伦说道:“沙迪别汗好歹还留了三天时间,这三天咱们在城内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为什么。”虽然打听出为何对眼前也没什么意义,但总要知道缘故,回去后可以和自己的汗王沙迷查干解释。

    他们随即在城内打听起来。虽然此时金帐汗国内纯正东方长相的人很少,但并非没有,他们又会说突厥语,所以很轻松在斡罗斯样式的酒馆中打听到了一些事情。

    原来此时虽然沙迪别汗是金帐汗国的汗王,但他却没能掌控金帐汗国的权力,诺盖部落的首领也迪该掌握着金帐汗国的实际权力。

    沙迪别当然对这种情况不满,一直力图从也迪该手中夺取权力;同时帖木儿因为自己难以直接统治金帐汗国的广大地域,实际上也在背后支持他们二人相争,这种情况下沙迪别汗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去对付帖木儿汗国。

    同时金帐汗国的西部边境也不安稳。立陶宛大公国此时非常强大,在白斡罗斯和乌克兰与金帐汗国开战,金帐汗国虽然不是一败再败,但也不能将立陶宛人赶出那里。

    西北部的斡罗斯人也不安分。二十年以前莫斯科公国在国君的带领下打败了入侵的金帐汗国军队。这是历史上斡罗斯人第一次打败蒙古人,打破了蒙古人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的鼓舞了斡罗斯人的自信心;后来虽然莫斯科公国又不得不臣服金帐汗国,但不再像之前那样服帖。

    并且在汗国内分裂的势力也在萌发。霍阿伦都不必特意去打听,看道路两侧都能看出来:信奉天方教的人和信奉基督教的人泾渭分明,很少打交道,就连打官司也都是在宗教法庭。原本基督徒还安分,但在莫斯科公国崛起后也蠢蠢欲动。

    三天以后分头去探听消息的霍阿伦等人会合,将自己探听来的消息互相交流。哈力哈听完后说道:“这些消息都是从街头巷尾搜罗来的,未必准确吧。”

    “哈力哈,”霍阿伦说道:“不,这些消息应该是准确的,除了也迪该和沙迪别汗未必这么针锋相对以外。汗王们的斗争普通百姓未必知道,但国家是不是被其它国家暴打都城的百姓一定知道。”

    “咱们马上返回汗国,将在这里的所见所闻告诉汗王,让汗王早作预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