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82章 威信和武艺课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宝庆姑姑怎么叫起我娘娘来了。”虽然熙瑶听了宝庆的称呼很高兴,但还是这样说道。

    “课堂上的先生教了,皇后母仪天下,所有人都应该尊敬,所以我这样称呼。”宝庆说道。

    “是哪一位先生这样教的?可是刘先生?”熙瑶一边带着他们向膳堂走着,一边问道。她决定奖赏这个女先生。

    “是教导书画课杜先生。”宝庆说道。思齐偷偷看了允熥一眼。

    “之意,你明日……”她话还未说完,忽然思齐说道:“舅母,敏儿呢?”

    “她呀,这两日入京的藩王不少,很多藩王将自己的小儿子、小女儿都带到了京城,敏儿和楚王的小女儿混熟了去楚王府做客,要吃过了饭才回来。”熙瑶说道。

    说话间膳堂已经到了,熙瑶让允熥先走进去,自己正要进去,忽然感觉自己的裙子被人轻轻拉了一下,低头见到思齐站在她腿旁边,并且思齐忽然跌到在地说道:“哎呦!”

    熙瑶心知思齐有话和她说,马上弯腰将她抱起来说道:“这是脚上的鞋没有穿好,所以跌到了。”又对知易说道:“快去取一些消肿化瘀膏药来。”

    从知易的角度看,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思齐的脚什么事情都没有,心下顿时竟然有些颤抖,答应道:“是,娘娘。”

    这么几句话间,熙瑶非常正常的让过熙怡等人,落在了最后。

    思齐附在她耳边说道:“舅母,刚才舅舅说,教书画课的杜先生……,所以已经决定将杜先生逐出女子学校。”

    熙瑶心下就是一惊!她刚才若是开口说了奖赏杜先生,不管是允熥之后公开说要将杜先生逐出女子学校,还是稍后背地里说,都对她的威信是个损害;而允熥因为她的奖赏就不将这个姓杜的女子逐出学校的可能性约等于零,顶多为了照顾她的面子过几个月再动手。

    允熥继位已经四年多,纵使和熙瑶的感情还好,但也越来越有皇帝的派头了。宝庆之所以对允熥越来越恭敬,称呼也不再直呼他的名字,除了年岁越来越大以外,也因为她越来越从允熥身上感受到当年自己父亲的样子。

    “多谢思齐了。”熙瑶小声说道。

    “甥儿怎么当得起舅母这一声谢字,舅母休要再说。”思齐说道。

    熙瑶没有再说话,抱着思齐走进了屋里。

    这时知易拿着‘消肿的药膏’回来,熙瑶从她手中接过药膏在思齐的脚上涂了起来。知易拿来的药膏有两种,一种是正常消肿的药膏,一种是能让皮肤看起来像肿起来的药膏。

    允熥在她将思齐放到座位上后果然了一下思齐的脚,皱眉说道:“这是谁给你穿的鞋,怎么这样不牢固?”

    “是我自己穿的。下午练习武艺的时候一不小心让前边的人将右脚的鞋踩掉了,我自己又把鞋穿好。”思齐说道。

    既然思齐说是自己穿的,允熥也没法责备什么了。正好这时御膳房的人端着饭菜来到门口,允熥将思齐放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吃饭。

    吃过了饭,允熥今日留下来和她们几个说话。他想起刚才思齐说练习武艺之事,问道:“宝庆、思齐,贤琴,你们三个喜欢武艺课么?”

    武艺课是允熥在下半年想出的另外一门添加在女子学校的课程。其实一开始他就像让她们学学武艺,但害怕引起官员们的弹劾没敢加。

    可后来有一次他听宝庆她们几个聊天,说起现在女子学校的学生八成都是武将家的女儿,文官家的女儿三个年级算在一起才十七人。

    这些武将家的女儿虽然不必也不可能上战场杀敌,但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学了一些武艺,每日早上会很早就起来习练。

    允熥这才发现其实真的推行武艺课未必会有多少人反对嘛!

    但允熥仍旧不敢直接设立武艺必修课,毕竟还有十七个文人官员的女儿。他让熙瑶在女子学校开设了数门选修课,其中就有武艺一门。

    对于很多武将家的女儿来说,其它什么刺绣之类的选修课都十分头疼,她们能拿得起针将衣服上的破洞修补好就不错了,让她们学习刺绣简直是要谋杀她们,看来看去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武艺课,行,就选它了。所以最后武艺课成为了选修人数最多的课程。

    “我觉得武艺课很好!”宝庆说道:“先生没有像我以前看昀芷练武的时候那样从扎马步开始,而是练习各种动作,也是十分好看的动作,虽然摆架势有些费力,但我仍然喜欢武艺课。”

    ‘看来武艺课实际上没教什么有用的武艺,只是让她们练习花架子而已;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她们本来就不可能上战场。历史上能够确定的真实存在过上阵拼杀的女将好像只有明末的秦良玉一个。’允熥想着。

    “舅舅,武艺课的先生一开始就教各种动作固然是让我们学起来容易,但这样练出来的武艺也没什么用吧?”思齐说道:“很多武将家原来练过武艺的人都说这只是花架子,练家子即使和你使用同样的力气也可以三两下放倒。不过我其实和宝庆姐姐一样还挺喜欢这样的武艺课。”

    而与前两个人不同,贤琴则是坚定的表达了对武艺课的反对。“皇兄,这样练出来的武艺连跑江湖卖艺的花架子都比不上!即使最后学完了,我爹原来蓄养的武林高手仍旧是一下就能把我打趴下!这样的武艺学来有什么用!还是应该学一些有用的武术!”

    她忽然哭了出来。她在心中想着:‘要是当年我的几个姐姐能学会有用的武术,即使仍旧打不过路远的人,也可以自尽不必受辱。’

    允熥和熙瑶慌了手脚。他们并没有马上联想到两年多以前的路谢之乱,完全不知道为何贤琴突然哭了起来,忙手忙脚乱的安慰她,询问哭泣的原因。但贤琴很快就自己擦干了眼泪,什么都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