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77章 送东西和邸报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这个朱贤彩是汉人的郡主,你那样和她说话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虽然她现在是被流放了,可没准过几年就能回到中原,甚至直接在雲南给她找块儿地方当郡主,万一她记恨你岂不是对咱们长官司不好。村子里的人毕竟不知道她的详细身份,而你知道。”吴竹戈又说道。

    “应该没什么事。”龙屏儿说道:“我已经和其它人打听过了,她丝毫没有郡主的娇气,凡事亲力亲为,对村子里的人称呼她小妹妹也毫无反感,所以我觉得没什么事。”

    “并且以后咱们和她打交道的日子还短不了,以后不着痕迹的照顾她就是了。”

    “算了,这些事情我也不如你懂得多,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吴竹戈说道。

    ……

    ……

    朱贤彩带着龙普兰回到自己的屋子,从库房里面依照分量将要使用的药材都拿出来,混在一起,对龙普兰说道:“这是两副药的量,先回去让龙姐姐尝一尝,若是病情有所好转,就继续来拿药;若是病情没有好转,我再去诊脉。”

    龙普兰点点头,拎着药走了。

    此时罗艺出去看病了,朱贤彩把屋里收拾一遍,眼看着就到了中午,又开始做饭。

    不一会儿罗艺回来,进门就笑着说道:“贤彩,瞧我拿来了什么?”

    朱贤彩走出来一看,说道:“这是什么肉?”

    “这是虎肉!”罗艺笑着说道:“今日老刘家里猎到了一只猛虎,将老虎抬回家里的路上碰到我,分给我了二斤虎肉,又说要分给我一些骨头呢。”

    “这可是好事!”朱贤彩也笑道:“虎肉还罢了,虎骨可是好东西,有钱也未必能买到。”

    “谁说不是呢。”罗艺说道:“即使这里的老虎一般比北方的要小,但也不好打,哪次他们出去打老虎都得死几个人。况且我看虎皮还完整,在中原少说了得卖数千两银子!在这里就算少很多,也得数百两上千两。”

    中午吃过了饭,罗艺又离开家,向老刘家而去。晚上回来时他手里拿着一些已经剃干净的骨头,拿出自家珍藏的好酒,将骨头泡进去。

    第二天一早他又拿出几坛差一些的酒去了老刘家。这一家因为一个已经快死的儿子被他们两个救了回来,所以现在他们对于汉人的医学十分迷信,听说汉人有自己泡虎骨酒的法子,就分出一半的骨头要用汉人的法子泡酒。

    晌午时分罗艺又拿着五斤虎肉回来了。不过这次朱贤彩说道:“咱们这里可不是山東,虽然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了但天气还很暖和,你拿这么多虎肉回来咱们两个也吃不完。”

    “吃不完就做成腌肉慢慢吃。”罗艺说道:“这可是虎肉,就算是腌肉也差不了。”

    “用虎肉做腌肉,你可真是,要在中原谁不说你是败家子!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切出一斤肉这两天吃,剩下的我下午腌了。”朱贤彩说道。

    中午睡醒了觉,罗艺起来到后院拾掇菜园子,朱贤彩开始腌制四斤虎肉。

    可她刚刚开始,就听到有女子在前门说道:“朱姐姐,朱姐姐。”

    朱贤彩听出是龙普兰的声音,走到门口说道:“是龙妹妹啊,有什么事?”

    “朱姐姐你忘啦,你昨日给我姐姐看病,开了两副药,这两副药已经吃完了。”龙普兰说道。

    “不好意思啊龙妹妹,昨日的事情太多,我一时没有想起来。龙姐姐的病有没有好转?”朱贤彩说道。

    “已经有些好转了,姐姐说你算得上神医呢。”龙普兰答道。

    “我可算不上神医。药那我就再开四副,你回去让龙姐姐继续吃。若是还继续好转,后日我再去诊诊脉换药方。”朱贤彩说道。

    说着,她来到库房,依照昨日的药方抓了四副药,交给龙普兰。

    龙普兰左手接过药,右手从衣服上挂着的袋子里拿出一个银角子递给她说道:“朱姐姐,这是昨日的诊金。”

    “这太多了,”朱贤彩看这个银角子足有二两多,说道:“这太多了,要是在中原,诊金和药费不过也就是三百文钱。”

    “可这里是苗寨,懂内科的郎中也只有朱姐姐一人。我姐姐说了,朱姐姐可是全寨子里最重要的人,仅次于我阿爹。”龙普兰说道。

    “哪有这么重要。”朱贤彩笑道。但仍旧拒绝这么一大笔钱。

    可龙普兰坚决要给她这个银角子,她最后实在推脱不过只能接受。

    之后朱贤彩返回后院继续腌制虎肉,可没过一会儿又有人在门口叫喊起来。这次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安丘郡主。安丘郡主。……”

    朱贤彩听出来这是守在门口侍卫的声音,本不欲搭理;可他们叫起来没完没了,朱贤彩于是没好气的走到门口说道:“叫什么叫!你们有人生病了叫我看病不成!”

    刚才喊她的侍卫来这里两年了没有见过她这样发火,马上吓得跪下说道:“郡主,是岷王殿下派人过来了,所以臣等招呼郡主。”

    “你跪下干嘛!起来!我也不是什么郡主。”朱贤彩说道。

    等这个侍卫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了,朱贤彩接着说道:“十八叔派来的人呢?”

    他马上让开,朱贤彩就见到六个穿着亲王侍卫服色的人走过来,对她躬身行礼道:“见过安丘郡主。”

    “我说了不是郡主了。”朱贤彩说道:“不过楩叔还是我的十八叔。说吧,十八叔派你们过来有什么事?”

    “殿下派臣等来给郡主送东西。”说着,这个为首的侍卫让开身子,指着身后的东西说道:“郡主,这是十匹丝绸,五百件日常使用的瓷器,五口铁锅,两件软甲,两千两银子,还有,”他指着四个小姑娘接着说道:“四个婢子。”随着他最后的话语,四个小姑娘躬身行礼说道:“奴婢见过郡主。”

    朱贤彩看着这一切,噗嗤一笑说道:“十八叔准备的还真是周全,并且都是有用的东西,没有太过奢侈的玩意儿。”

    “这么说,郡主是接受了?”为首的侍卫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接受了,”朱贤彩板起脸说道:“都拿回去,我不要。”

    “郡主,殿下也知道郡主不喜奢华,所以没有送什么奢华的东西过来,都是日常能用到的东西,这些东西也算不上什么。”为首的侍卫说道。

    “这还算不上什么?”朱贤彩指着丝绸说道:“你可知道就是这里最富足的土舍也只有一两件丝绸衣服,都是到昆明去面见沐晟时才会穿,平时都是土布衣服;”

    她又指着瓷器说道:“还有这瓷器,整个寨子都找不到一件瓷器,就是九个长官司都算上,也没有几个;”

    “铁锅还算正常;两千两银子也许能凑出来;两件软甲,这里或许也有;可是这四个整整齐齐的婢子,临安府就算是知府都没有吧。”她最后说道。

    “郡主千斤之躯,岂能和几个土人相比?”为首的侍卫说道。

    “我说过了,我现在是庶民,没有郡主的封号了。所以我不能要这些东西,你都拿回去吧。”朱贤彩说道。

    此时罗艺也已经听到响动来到了门口,看着朱贤彩和岷王的侍卫们。为首的侍卫转过头见到了他,马上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说道:“罗仪宾,您劝劝郡主,接受这些东西。”

    罗艺眼睛里明显闪过一丝渴望,但随即将这一丝渴望压下,对为首的侍卫摇摇头说道:“这位大人,我不是仪宾,我们也不能接受这些东西。”

    为首的侍卫还要再说,朱贤彩打断道:“你不必说了,我绝对不会接受。若是你再劝说,我就让你的同伴回去和十八叔说,我要留你在这里当护卫,相信十八叔不会吝啬一个侍卫。”

    为首的侍卫马上就不敢说话了,过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臣就告退了。”说着指挥其他的人将装着东西箱子又抬起来要离开这里。

    可这时罗艺走到朱贤彩身边和她说了什么,朱贤彩大概是想了想,忽然说道:“停下!”

    为首的侍卫马上下令抬着货物的人停下,满怀着希翼转过头对朱贤彩说道:“郡主改变主意要接受这些东西了?”

    “五口铁锅,两件软甲留下,其它的你们仍旧带走,我不要。”朱贤彩说道。同时罗艺转身走进了屋子。

    为首的侍卫马上让人将抬着铁锅的箱子放下,从另外一个箱子中拿出两件软甲放到这个箱子上。

    这时罗艺拿着一个坛子走出来,朱贤彩接过坛子对为首的侍卫说道:“但我也不白要十八叔的东西,这一坛虎骨酒你们带回去给十八叔。”

    “虎骨酒?”为首的侍卫上前接过这个酒坛,心想:‘还算不错,郡主总算是接受了点儿东西,并且还回赠了一坛虎骨酒,殿下应该不会太过于训斥我们几个。’

    随即更大的惊喜朝他涌了过来。“还有,酒里泡着的骨头是从最近刚死的一头老虎身上拿下来的,虎皮还在,并且十分完整。你们将这件虎皮买回去献给十八叔,十八叔肯定不会再怪罪你们了。”朱贤彩说道。

    “还有虎皮!”为首的侍卫惊喜的说道。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嗯。”朱贤彩随即让罗艺带着他们去老刘家看虎皮。

    这几个侍卫见到这张完整的虎皮后当即拍板要买下。他们把剩下的所有货物,除了四个婢子以外,全部拿出来要交换这张虎皮。就这他们还怕不够呢。

    可对于老刘一家来说,两千两白银已经是一笔巨款了,更不必提还有无数珍贵的丝绸和瓷器。所以他们非常高兴的使用虎皮交换了这些东西,完成了一笔皆大欢喜的买卖。

    看着仅仅拿着一张虎皮十分高兴的离开的朱楩的侍卫,朱贤彩对罗艺说道:“虽然这次只接受了五口锅和两件软甲,但以后十八叔定然还会派人来送东西。”

    “到那时全部拒绝就行了。”罗艺说道:“我也是因为咱们家的锅快坏了才要接受这五口铁锅;两件软甲是为了安全。”

    朱贤彩没有说话。她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才接受了这七件物品,要不然她绝对不会要十八叔和沐晟的任何东西。

    ‘我回赠了一坛虎骨酒,也没有白要十八叔的东西。’朱贤彩同时自我安慰道。

    看着正在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朱贤彩,罗艺虽然觉得这个画面很美,但他还是只能和她说道:“贤彩,虎肉快坏了。”

    “哎呀!我忘了还有虎肉要腌制。”反应过来的朱贤彩急急忙忙跑进厨房。

    罗艺笑着拿起装着铁锅和软甲的箱子走进屋里。

    ……

    ……

    村里正中间高高的寨子内,一间难以照射到阳光的屋子里,同样看着朱楩的侍卫们拎着虎皮离开村子的一个女子说道:“爹,岷王派人来给朱贤彩送东西,足以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对于汉人来说,即使是流放的皇族也不是一般人能欺负的。”她说话时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中年男子,凭借微弱的阳光可以认出她原来就是龙屏儿。

    “汉人果然和咱们苗人规矩不同。可是这和你要看邸报有什么关系?”土舍龙上登说道。

    “爹,大明自从现在的皇帝继位已来,施政变化很大,不能用以前的老想法了,要随时了解朝廷上的动作。”龙屏儿说道。

    “咱们要是靠近汉人地盘的长官司,比如安南司,那这样没错;但咱们这可是深山老林,汉人怎么也不会来这样的深山老林。”龙上登说道。

    龙屏儿正要接着劝说,忽然龙上登又说道:“不过从衙役手中买下邸报的抄本倒也不贵,有几两银子就能买来一个月的,这几两银子寨子里还出得起。虽然爹半信半疑,但还是买来看一看的好。”

    “多谢爹爹。这些邸报,将来一定会有作用的。”龙屏儿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