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76章 看病与旧人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本章题目没有错误)

    稍后他们两个又和杨东那、龙普兰说了几句话,返回了自己家。

    第二天上午,龙普兰拿着自己藏下的鹿茸来付昨天的医药费。朱贤彩从她手里接过鹿茸,笑道:“怎么是你自己来了?”

    “还能有谁来?我才十一岁,现在村子里一共也没几个其它寨子抢回来的奴仆,更加不可能分给我一个。”龙普兰说道。

    “我是说杨东那呢?为何没和你一起过来?”朱贤彩继续问道。

    “他只是我表哥,又不是我的奴仆,怎么会和我一起过来。”龙普兰说道。不过虽然在阳光的照射下不太明显,但可以看出她的脸微微泛红。

    “只是表哥?”朱贤彩使用暧昧的语气笑着说道:“真的只是表哥?”

    “哎呀朱姐姐你坏!好啦好啦我承认我对表哥有意思,表哥对我也有意思。但是他昨日不是受伤了么!现在在家养伤。”龙普兰的脸红透了,说道。

    “其实胳膊受了伤,只要不动胳膊,多出来走走没有坏处。正好他胳膊伤了没法干活,你正好可以这些日子多约他出来走走。”朱贤彩说道。

    “真的?”龙普兰问道。

    “当然是真的,”朱贤彩说道:“我可是郎中,怎么可能在这里说假话。”

    “哎,对了,说到郎中,你可懂你们汉人医术的内科?”龙普兰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内科?略懂一点。”朱贤彩说道。

    “那你跟我去寨子看看吧。我姐姐这几日有些胸闷气短,想找个郎中看一看呢。”龙普兰说道。

    “行,我去看看。不过我提前说明,我只是看过医书,也没什么经验,未必能管用。”朱贤彩说道。

    “嗯,我知道。可是我们除了找你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苗人本来就不擅长内科,你们汉人派过来的郎中也都是只会外科的,我们也不知道还能找谁。”龙普兰说道。

    “新安所应该有会内科的郎中。”朱贤彩说道。

    “我们也知道新安所应该有。那里是你们汉人一个驻兵的地方嘛,汉人不少。但从这里到新安所很远,中间还要经过王弄山(司)、和安南(司),姐姐又没什么大毛病,觉得这么跑一趟没什么必要。所以我来请你去看看。”龙普兰说道。

    朱贤彩于是和罗艺打了一声招呼,就跟着龙普兰出门去看病了。

    不一会他们来到村子中间,走进最中心的那个大寨子旁边的一栋房屋。

    龙普兰使用苗语和房子门口的人说了些什么,那人让开门口,龙普兰领着朱贤彩走进去。两个跟着过来的侍卫没有进去,在门外守着。

    不一会儿走进里屋,朱贤彩见到一个双十年华、容貌秀美的女子侧卧在榻上,似乎在看着什么;见到她们两个进来,站起来先和自己的妹妹说了两句话,然后对朱贤彩说道:“这位就是安丘郡主吧。”

    朱贤彩微微诧异。这里的人知道她的身份不一般,但也只是大概知道她是皇族女子,因为触怒了自己的兄长被流放到这里,并不能搞清楚她的具体身份,也不知道她和京城的陛下、永昌的岷王是什么关系。可是这个女子竟然能准确说出她的封号。

    朱贤彩试探着问道:“这位龙姐姐我之前怎么没见过?”

    “噢,我三年前成婚后和夫婿一起去了昆明,在专门为我们这些人开设的学校学习,上个月刚刚回到村寨。”

    “你的封号和身份我也是在那里知道的。当初郡主来到雲南的时候昆明城内的官员可是议论纷纷,我们也就知道了。”她说道。

    朱贤彩这才释然。她笑道:“龙姐姐叫我朱妹妹就好,不必称呼封号;并且我这个封号已经被收回去了,现在我就是一个平民而已。”

    这个苗族女子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在昆明这三年,可算知道了汉人的规矩,就算皇族没了封号,也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是一般的勋贵能惹得起的。

    “不知道龙姐姐名字是什么?”朱贤彩一边在水盆里洗手,一边问道。

    “我叫做龙屏儿。”她说道。

    朱贤彩洗完了手,搭在龙屏儿的胳膊上把脉,同时问了一些问题,龙屏儿一一作答。最后朱贤彩说道:“龙姐姐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气虚,我开一副药先试试,若是不成我再来看看。”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纸笔写了一个方子,又道:“是我将药抓好,还是把方子给姐姐?”

    “还是多麻烦朱妹妹吧,你把方子给我们,我们也没地方去抓药。”龙屏儿说道。

    “那好,我回去抓药,龙妹妹陪我再走一趟,把药拿回来吧。”朱贤彩说道。

    “成。小妹你就多跑一趟,把药帮姐姐拿回来。”龙屏儿说道。

    龙普兰答应,跟着朱贤彩走出了屋子。

    她们二人走出去以后,一个男子从门口走进来,对龙屏儿说道:“怎么样?郎中怎么说?”

    “说没什么大碍。开了一副药,我让小妹跟着取药去了。”龙屏儿说道。

    “这就好。”男子长出了一口气:“咱们刚从昆明回来,你就生病,莫不是在昆明待久了不适应教化三部司的气候了。”

    “可能吧。但是咱们也不能不回村寨里来。”龙屏儿说道:“竹戈,这几年汉人的政策变化很大,虽然教化三部司在深山之中,但也未必能不受到影响。”

    “在昆明三年,我觉得邸报非常有用,凡是明发的圣旨都会在上面有所记载,可以据此研究明国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像原来在村寨中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咱们这里太偏远了,邸报最近也得新安所才有。”她的丈夫吴竹戈说道。

    “每个月派人去新安所买一回邸报吧,花三贯钱足以让衙役从衙门里面抄出来。”龙屏儿说道。

    “你现在还是别想这些事情了,先把病治好,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也好好休息。研究邸报也不急在这一时。”吴竹戈说道。

    “嗯,我知道。”龙屏儿点头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