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弟669章 攻缅——被袭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我虽然和阿郎待久了,也知道些汉人的事情,但是仍然难以理解竟然不会为了财物打仗。”刀白凤说道。

    “我们只是更加看重长远利益。或者说这点儿财物不放在我们眼里,士兵的性命更加重要。”朱楩纠正道。

    “并且,早些回去就可以早些和你举行婚礼,就可以将你吃掉了。这段日子每日见到你在我面前晃,却又不能吃,你知道我多难受么。”他笑着说道。

    刀白凤的脸刷一下红了,用拳头锤他说道:“你们男人都一样,和女人好上了净想着这些,不管是汉人还是傣人。”

    朱楩嘻嘻笑着,正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大声叫喊的声音,还有人发出了惨叫声。

    他忙整理好衣服,拿起刀;刀白凤也拿起了一杆长枪站在朱楩身旁。

    朱楩几步走到大帐的门口,大声对侍卫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

    ……

    四分之一个时辰以前。

    “这些人是什么人?”在明军所在的道路旁浓密的丛林中,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使用一种语言说道。若朱楩能听到这句话,他就会发现这种语言他从未听过。

    “他们打得旗号上面绣着的好像是什么文字,但绝不是孟文,更不是缅文。”另外一个光头男人说道。

    “并且他们还有马匹!勃固的军队从来不会使用马,都是用象。”先前说话的中年男子说道。

    “莫非是罗娑陀利从北面请来的援兵?”

    “从北面请来的援兵?勃固人不是和北面的阿瓦人打仗么?还能从阿瓦请来援兵?”有人质疑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论是阿瓦的傣人还是勃固的孟人,当年都是咱们缅人的奴隶,他们都十分害怕我们缅人再起,所以对缅人倍加防范。现在咱们缅人起兵,他们联合起来绞杀我们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他们就是罗娑陀利从北面请来的援兵了?”

    “十有八九是,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只军队出现这里?”

    “既然如此,那就马上告诉苏迪伦拉,这里有勃固人的援兵,趁着他们现在停在这里,袭击他们!”

    ……

    ……

    “殿下,我们也不太清楚。”守在门口的侍卫紧张的拿起手弩,一边目光四扫一边回答道。

    朱楩知道自己的大帐在全军的最中间,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没有离开这里,而是派出了几个侍卫去各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殿下,您的安危?”有一个侍卫说道。这次朱楩出行一共带了十六个优中选优的侍卫,但他一次竟然要派出去六个,这样护卫着他的侍卫只剩下十个人了。

    “没事,孤就站在大帐的门口附近,你们不必在分兵护卫大帐的四周,只守住这里就好。”朱楩说道。

    朱楩当然对自己的命很看重,但同时他也想马上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采用这样的举动。

    朱楩把刀插进刀鞘里,从一个侍卫手中接过两个备用的手弩,自己拿一个分给刀白凤一个。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身穿大明士兵服饰的人向这边跑了过来。但虽然他们穿得是大明的军服,可朱楩的侍卫仍旧举起手弩对准他们大声说道:“不得靠近!”

    那两个人高举起双手大声说道:“殿下,我们是沐将军的护卫,沐将军让我们来传话。”

    朱楩仔细辨认了一下他们的面孔,确定是沐昂的护卫,让侍卫不要发射弩箭,让他们过来。

    这两个人见到朱楩躬身行了一礼,之后马上说道:“殿下,刚才从道路两旁的丛林中忽然有无数衣衫破烂的人手持竹枪或者其它什么东西怪叫着冲了出来。”

    “因为猝不及防,我军一开始受到了一些损失;不过他们的武器十分简陋,力气也不大,除了少数人外多数人也没什么搏斗经验,我军渐渐扳回了局面,将袭击我军的人大部分都杀死了,有一部分见势不妙逃回了丛林,沐将军正在指挥追击。”

    “查清这些袭击者是什么人了么?”朱楩问道。

    “启禀殿下,还没有。他们身上都破破烂烂的,完全没有统一的标记;叫喊的话语也没有人能听明白。”一人说道。

    “马上查清这些袭击者到底是什么人。”朱楩说道。

    “是,殿下。”他们又躬身行了一礼,随后返回沐昂处。

    又过了许久,沐昂向朱楩这里走过来。

    朱楩见到沐昂的第一句话就是:“全部消灭那些袭击者了么?”

    “没有,”沐昂看起来有些恼怒,又有些羞愧:“丛林里面毒蛇猛兽太多,很多士兵一进入丛林就被野兽袭击,也顾不上追击了,除射杀了几个跑在最后面人外,其它人都跑了。”

    “妈的,他们一定是在丛林中开辟了一条安全的通路,但急切之间我军也找不到。”

    “袭击者的身份呢?”朱楩又问道。

    “这个目前也没什么眉目。虽然生擒了几个人,但他们说的话既不是泰语,也不是孟语,更不是汉语。我已经让所有的土司都派人去辨认生擒的人了。”

    “不过看起来,他们像是勃固国的起义军。”沐昂说道。

    “勃固国的起义军袭击咱们干什么?”朱楩不解的问道。

    “可能是把咱们误以为是勃固军队了?我也不知道。按理说咱们明军和勃固人的军队差别很大,不至于认错了。”沐昂同样不明白的说道。

    就在此时,沐昂的一个护卫跑过来对沐昂和朱楩说道:“殿下,将军,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他们是什么人?”沐昂和朱楩同时问道。

    “多半是勃固国内的缅人。”

    ……

    ……

    “苏迪伦拉,咱们的袭击失败了。”一个中年男子对一个背着手看不见面容、肤色黝黑的人说道。不过通过这个人的皮肤可以看出他年纪并不大。

    “科伦顿,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不是么?对方虽然没有扎下营寨,但都是久经训练的军队,而咱们派出的都是乌合之众。要是咱们手里有很多弓箭或许可以杀伤他们很多人,但弓箭都用到勃固军队身上了,一时根本难以调配足够的弓箭。”被称为苏迪伦拉的人说道。

    “那为什么还要安排这么一次袭击?”科伦顿不解的问道。

    “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要掺和咱们与勃固人的战争。虽然阿瓦的傣人也是当年造成咱们缅人自己的王朝覆灭的元凶之一,但现在不急对付他们,等灭了勃固国再对付他。”苏迪伦拉说道。

    “若是他们不退呢。”科伦顿又问道。

    “那就一直袭击。咱们当年为了避过勃固人的耳目,牺牲了无数人在丛林中开辟了不少通路。当地的勃固人都不知道,更不必提从北边过来的阿瓦人了。这里的道路又大多靠近丛林,或者说这些道路就是当年在丛林中开出来的,咱们有无数的机会袭击他们。”苏迪伦拉说道。

    “我已经安排耳目在附近的丛林监视他们了,若是他们没有退兵回去的意思,我就再告诉你,以便于你再次安排袭击。”科伦顿说道。

    苏迪伦拉没有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科伦顿躬身退下。

    ……

    ……

    “也就是说,这些人是生活在勃固境内的缅人?”朱楩低头看着一个被紧紧绑在椅子上的俘虏说道。

    刀白凤将朱楩的话翻译成泰语,八百大甸的土司刀板冕马上说道:“是的殿下,他们一定是生活在勃固境内的缅人。”

    “我八百大甸与洞吾(东吁)接壤,对缅人的习俗和语言很熟悉,他的动作,和他所说的语言都表明他一定是一个缅人。”

    “那你问他,为何要袭击我军?”朱楩说道。

    刀板冕说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被绑在椅子上的俘虏抬了一下眼皮就又把头低下去了。

    这不用刀板冕翻译朱楩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冷笑着说道:“看来咱们给他的待遇太好了。汪用,你让他尝尝咱们大明的刑罚。”

    汪用也冷笑着将他带出了帐篷,随即从帐篷外传来了渗人的惨叫声。不过声音马上就没有了,俘虏多半是被堵住了嘴。

    一刻钟后,汪用带着俘虏回到了帐篷。虽然俘虏身上一点儿明伤都没有,但所有人都看出他一定受到了非人的对待。

    刀板冕又开始问问题。这次俘虏非常配合的回答了。

    过了半晌,刀板冕叽里咕噜说了一堆,刀白凤对朱楩说道:“殿下,他说俘虏说,他们是勃固境内的缅人,因为不堪孟人的压迫和歧视发动起义,误以为咱们是来帮助勃固人的援兵,所以袭击咱们。”

    “这帮缅人是脑子缺根弦么!对不明敌我的军队就贸然袭击,有病吧!”朱楩骂道。

    朱楩一开骂,大家也纷纷跟进,一时间无数汉语或泰语或彝语的脏话纷飞。若此时有一个人偶然经过这个大帐,一定不会以为里面是现在从雲南到缅甸最高贵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