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65章 攻缅——续战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明吉斯伐修毫不心慈手软,一声令下,阵中所有的弓箭手开始射箭,无差别射杀溃逃回来的士兵和明军,同时大阵前面的长枪兵和盾兵大声呼喊,让败兵向其他地方逃,不要冲击本阵。

    败兵中机灵的已经绕开了大阵,但大多数人都慌不择路的冲到大阵前,随即被弓箭手射杀或被长枪兵捅死,但阵型也不太严整了。

    何福趁此机会冲击阿瓦军的大阵,正好此时因为杀戮本方的败兵阿瓦军士兵也略有动摇,一下子被他们冲进了本阵之中。

    何福带着自己的亲兵猛冲猛杀,身上迅速被阿瓦人的鲜血浸染湿透;几个土司的军队眼看有望彻底击溃阿瓦人的军队,也十分勇猛的向前进攻。除了孟养土司一如既往的勇猛外,还有一个土司也非常奋勇进攻,这就是不请自来的八百大甸。

    八百大甸,本名八百媳妇国,位于孟艮府南,现在缅老泰三国交界处。因为盛传其国首领有八百个媳妇而命名,其自称为兰那。

    本来八百现在还不是大明的土司之一,朱楩这次出兵阿瓦也没有叫上八百。但由于孟艮土司动员土兵,让八百国首领刀板冕十分注意,派人打探后知道是北边的明国要带兵进攻阿瓦。

    刀板冕于是动了心思。他觉得这次大明出动超过十万大军,又有他都听说过名字的沐家人为统帅此战必胜;并且八百国之前也被阿瓦人侵扰过,所以他决定做一个自带干粮的五铜板,带兵六千赶往阿瓦河附近,在阿瓦城东面二百里之地与沐昂率领的南路军遇到。

    沐昂认为军队多多益善,所以接受了八百国军队入伙。等攻下了阿瓦城见到朱楩后,朱楩当场设立八百大甸宣慰使司,任命带兵前来的刀板冕为土司。

    可虽然刀板冕已经为任命为土司,但因为朱楩要把首府迁到阿瓦城,他心中害怕,为了讨好朱楩所以打仗十分尽力。

    刀板冕和他的次子刀招散带着八百大甸的军队在阿瓦军的阵中奋力拼杀,刀板冕本人刀断了三次,他儿子被砍中了一刀。

    但明吉斯伐修和他手下的将领稳住了阵势,虽然阵型最前面的士兵几乎损失殆尽,但他仍然将其余的大多数军队保存下来,消灭了冲入阿瓦军大阵太深的明军,并且且战且走退到了营寨附近。此时双方已经冲杀了一天天快要黑了士兵们力气也耗尽了,沐昂下令鸣金收兵。

    “殿下,沐将军,今日我军开始一阵损失轻微,但后来和阿瓦军队的混战损失不小,汉军一共阵亡一千两百多人,受伤九百多人,其中二百多人伤势很重多半救不会来了。”

    “土兵一共阵亡五千一百多人,受伤五千七百多人,其中一千八百多人伤势很重救不会来了。”统计完数据的何福向沐昂和朱楩汇报道。

    “也就是说,今日一战我军牺牲了八千四百多人?”朱楩不敢置信的问道:“今日孤看我军大占优势,怎么在没有击溃敌军的情况下损失这么大?”

    “若是击溃了阿瓦人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伤亡了,”沐昂说道:“就是因为一直在和阿瓦人绞杀,但始终不能击破他们的大阵,可士兵一直以为我军占据优势所以奋力拼杀,才会有这么大的伤亡。”

    “这,伤亡太大了。”朱楩有些颤抖地说道。他虽然在雲南之前也带兵打过几仗,但从来没有伤亡如此巨大的,一时间承受不住。

    “虽然我军伤亡很大,但阿瓦人的伤亡更大。先前他们有一万多人被杀,而咱们损失轻微;后来咱们的军队冲阵,伤亡也绝对小于阿瓦人,更兼阿瓦人不可能有咱们这样的军医,今日一战阿瓦人最少得死两万五千人。”沐昂说道。

    他见朱楩仍然在颤抖,说道:“殿下,慈不掌兵,打仗要想不死人是不可能的;想着少死人也不行,越是想要少死些人,最后阵亡的士兵越多。”

    “孤知道,道理孤都明白,但眼看着这许多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了,心里不好受。”朱楩说道。

    沐昂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光劝说用处不大,只能让他在战场上慢慢适应了。

    “这次带过来的药材还充足么?”沐昂又转身询问何福道。

    “现在还充足,但是军医还是太少了,之前进攻阿瓦城伤亡的人少还好,今日伤亡这么多,军医忙不过来了。”何福道。

    “找普通士兵中心灵手巧的,能让他们打下手的活计让他们帮着打下手,军医就干最重要的活计。”沐昂吩咐道。

    何福躬身称是。

    “你再传话下去,这次大战所有阵亡的士兵,汉军每人抚恤……,”说到这里,沐昂忽然对朱楩说道:“臣逾越了,殿下,抚恤之事还是殿下来做主。”

    “将所有倒毙的大象都剥皮炖了,一头大象肉总有数千斤,一百多头大象就是数十万斤,现在天热肉也保存不了多久,让士兵们敞开了吃,到明日晚上还有没吃完的腌制了。”沐昂又吩咐道。

    何福领命,见他们二人没什么吩咐了,躬身退下。

    等他退下,沐昂对朱楩说道:“殿下,关于抚恤,我的意见是汉军每名士兵抚恤十贯钱,土兵每人抚恤两贯钱,并且这钱不能交给下边的武将或土司,汉军的抚恤要殿下亲自对士兵们说,亲眼看着发放;土兵的抚恤交给阵亡士兵的亲属。”

    “你这是让我收买人心?”朱楩说道。

    “就是收买人心。现在隶属殿下管辖的汉军也不多,殿下还忙得过来;土兵也要让他们记住是大明、是殿下给他们发的抚恤钱!”沐昂说道。

    “当然,这些土司可能不太满意,为了平息他们的不满,每个土司依照今日的奋勇程度分别赏赐一定的财物,伤亡越多、投入士兵越多的土司赏赐越多。”沐昂说道。

    朱楩点点头。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殿下宜早不宜迟,先去伤兵的营房内转一转,然后召集所有的土司武将宣布对他们的赏赐,以鼓舞士气。对士兵的赏赐可以先放出风来,但不要太过明确。”沐昂说道。

    “嗯。”朱楩点头。

    朱楩随即出了大帐。他先去伤兵营房转了转,和受伤的两个千户、三个土官说了几句话,又看了看普通士兵的营房,表示了对伤兵的重视。之后他返回大营召集土司、武将宣布赏赐。

    土司们并不惊讶,跟随出兵打仗有赏赐是惯例,虽然赏赐多少不好说;武将们就很惊喜了,今日这一仗也未竟全功,有赏赐是意外之喜。

    朱楩说道:“我看今日诸位土司中,以八百大甸土司奋战最为悍勇,当定为第一。刀板冕,孤听说你儿子刀招散胳膊中了一刀?可有所妨碍?”刀招散在被军医治过伤后就回了自己的营帐,所以朱楩没见到。

    “殿下,”刀板冕听身边的人翻译了朱楩说的汉话,用泰语说道:“承蒙殿下看中,我儿子伤口也不是在要紧的地方,包扎过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这些日子不能用刀,无法为殿下上阵杀敌了。”

    朱楩听过刀白凤的翻译,说道:“这就好,要是他为大明牺牲了,孤可于心不忍。”

    随后他提高音量说道:“八百大甸土司,立功甚大,孤赏赐上等绸缎五十匹,珍珠一千珠,米酒五十坛。”

    西南地方金银矿很多,所以这些土司都不怎么在意钱财;但汉地出产的各种东西是他们缺乏的,所以朱楩对他们以赏赐这些东西为主,甚至连好酒都能作为赏赐。

    “臣谢殿下隆恩。”刀板冕站起来躬身说道。

    他直起腰后又道:“殿下,可否赏赐我们一些铁?臣愿意将珍珠和米酒都换成铁。”

    朱楩听过刀白凤的翻译后十分踌躇。对蛮夷控制铁的输入量是铁律,但今日八百大甸立功很大,现在刀板冕提出赏赐铁拒绝了也不好。

    “既然如此,孤赏赐你三百斤铁。至于先前孤已经赏赐你的东西孤岂会收回?仍旧赏赐与你。”思量了半晌后朱楩说道。

    三百斤铁是三石,现在大明一年的铁产量足有一百万多石,不过是九牛一毛。但这仍然让刀板冕十分感动,可见大明对于铁的控制是多么严格。

    之后朱楩又一一赏赐了其他几个土司,又和他们说了几句话,让他们退下。

    就在此时,忽然从远处传来响声。刀木旦耳尖,说道:“这好像是大炮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阿瓦人也有大炮?但为何今日没有使用?”

    “诸位不必担心,这是孤给阿瓦人的一点小礼物。”朱楩说道。

    大家听朱楩这样说,想了想明白了,木邦的土司罕得法笑道:“今天晚上明吉斯伐修是睡不着觉了。”

    众人笑着应和几句,各自散去了。

    这一晚一共响起了五次大炮轰击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朱楩再次被沐昂吵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对沐昂说道:“这个点儿把我叫醒,又有什么事?”

    “明吉斯伐修派人来请求投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