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62章 攻缅——那罗塔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朱楩已经决定要向外将王府外迁了。一直守在永昌虽然安逸,但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不过是替允熥看守西南边界而已;只有将统治中心外迁,才会有前途。

    并且阿瓦城是两条大河交界处,又位于缅中平原,交通便利、农业发达,不像孟养、木邦等土司所在之地都是山川和热带丛林,是非常适合做首都的地方。他之所以出兵进攻阿瓦而不是攻打孟养或木邦等地的原因之二就是孟养这种地方打下来也没法治理,只能削弱他们的实力再退出去。

    “那阿瓦国君带回来的军队你打算怎么对付?”沐昂又问道。

    “打败他们,但不要全歼,俘虏是附近土知州知府的,释放回家;阿瓦城附近的,一部分带回永昌、大理分到各地,一部分编入阿瓦右卫。”朱楩说道。

    “既然如此,殿下,我觉得你应该见一见那罗塔。”沐昂道。

    “那罗塔?被俘虏的原来阿瓦国大王子?他怎么了?”朱楩反问道。他不觉得一个已经差不多可以宣布亡国的国家大王子有什么值得重视的。

    “殿下,那罗塔可不能轻忽。我和孟养的刀玉宾等人谈过,他们都对那罗塔很是忌惮和愤恨,想让我马上下令处死他。”沐昂道。

    “哦,那就值得见一见了。”朱楩道。能让这些土官都忌惮和愤恨,可见这个那罗塔很不一般。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一身锦衣、三十多岁的男子在两名明军的看押下走进朱楩和沐昂议事的大厅。

    他先看了看沐昂,又看向朱楩,随即马上朝着朱楩跪下来用不太标准但能让人听懂的汉语说道:“败国之臣那罗塔见过大明岷藩国君殿下。”

    朱楩瞳孔缩了缩。一个距离雲南有千里之遥的番国王子,竟然能够辨认出大明亲王的服饰,还能说一口还算流利的汉语,绝对不是一般人。

    “起来吧。”朱楩等他站起来后说道:“阿瓦小国,屡犯大明边境,孤为匡扶正义,出兵阿瓦。天兵来到阿瓦境内你们本该束手就擒,但却胆敢抵抗天兵,你可知罪?”政治正确是必须要树立起来的。

    “我阿瓦从未进犯过大明边境,只是进攻过麓川诸土司之地。”那罗塔心平气和地说道:“况且大明天朝上国,匡扶秩序也应当先晓瑜我阿瓦,岂能不教而诛?……”

    听了这番话,朱楩对他更加重视。一般的被俘之人要么是出于各种目的显示自己的‘骨气’死鸭子嘴硬,要么是为了活命卑躬屈膝、装疯卖傻。前者的代表人物是乌程侯孙浩,后者的代表人物是宋徽宗赵佶和蜀汉后主刘禅。就算是那罗塔这样的亡国王子顶多是程度不同,很少有这样不卑不亢的。

    可朱楩却偏偏没有从他身上看出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他仿佛出访大明的使者一般说话。这反而在现在是最不正常的。

    “我算是明白了你为何建议我接见的缘故了。”朱楩对沐昂说道。

    朱楩又和他对答几句后说道:“不管如何,我大明为天朝上国,所作所为自有道理。”

    “王子这些日子在我大明治下可还安康?”朱楩非常生硬地转移话题说道。

    虽然朱楩话说的好像很有羞辱的意思,但那罗塔却心下一松:‘朱楩还称呼我为王子,说明没有灭亡阿瓦的意图。’他随即开口答道:“败国之臣能保住一条性命已是大明和殿下的厚恩,岂能再挑挑捡捡。”

    “你这样说,可见对于孤给你的待遇仍有不满。”朱楩高声对搀扶着那罗塔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二人对那罗塔王子有什么疏忽之处?”

    这二人马上跪下说道:“殿下,属下等并无对那罗塔王子不恭敬的地方。”

    “殿下误会了败国之臣的意思,臣对于殿下的安排并无不满。”那罗塔也马上说道。

    朱楩之后又假意训斥了这两个人几句,又和那罗塔说了几句话,让他下去了。

    有一件事那罗塔猜得半对不对,那就是朱楩已经决定要灭掉原来比较强大的阿瓦了,但他没有灭掉他们家的意图。

    “殿下是想在击败阿瓦国君明吉斯伐修率领的大军后册封那罗塔为一个土知州或者知县?”沐昂说道。

    朱楩点点头。“这几日我审问俘虏,得知在阿瓦南边一千多里外还有一个实力不次于阿瓦的番国勃固。”

    “咱们从永昌来到阿瓦就行进了近千里土地,再去远征一千多里外的勃固城(位于后世缅甸仰光附近)实在是力所不逮。”

    “但也不能对它放任不理。即使他们知道了现在是大明的亲藩统治阿瓦,也未必不会前来侵扰,所以我打算,”朱楩指着缴获来的一副阿瓦国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说道:“这个地方叫做仁安羌,是阿瓦国之前控制的最靠南的一座大城。虽然在咱们看来想打下来并不费事,但对于这些蛮夷来说已经是坚城了。”

    “我打算设立仁安羌州,将仁安羌城和以南的地方封给那罗塔,让他去抵御勃固。”

    “你就不怕那罗塔反水,联合勃固人进攻阿瓦?”沐昂问道。

    “从刚才的对话,我已经看出来那罗塔是个聪明人。他既然是聪明人,就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只要大明不衰落,我岷藩没有沦落到不堪一击的程度,就不必担心那罗塔反水。至于几十年以后,那个时候的事情谁知道呢?”朱楩说道。

    二人算计已定,朱楩正打算回去和刀白凤再说说话——这几天他太忙了,一直没有什么时间和刀白凤说亲热话,正好今日有些时间,想回去陪陪她。

    可沐昂忽然又道:“殿下,我刚刚才注意到,殿下你说话的自称经常变化,一会儿是孤一会儿是我的。殿下身为岷藩的国君,还是注意些好。”

    “还不是和你说话时才这样!孤和其它人说话不这样。从前和你在一起厮混惯了,说话也不注意。以后孤对你也注意就是了。”朱楩说道。

    “看来这是臣的荣幸。”沐昂夸张的说道。

    “孤可不敢让你自称臣,你可是陛下任命的雲南都司指挥同知,不是我岷藩的臣。”朱楩笑道。

    他们二人又笑闹一阵,各自散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