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32章 甘州城内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臣徐晖祖见过肃王殿下。”徐晖祖跪在地上说道。

    “魏国公快起来。”肃王朱柍向前走了一步,扶住了徐晖祖的胳膊说道。他们二人又推让几句,徐晖祖方才站起来。

    徐晖祖在妙锦生过孩子后,四月二十一日从京城出发,半路去滁州马场带一千匹马顺便送到西安的卫所;到了西安与知府的夏原吉商议过后,决定先在三秦都司、三秦行都司转一转再论其它,所以就来了甘州,拜见肃王朱柍。

    朱柍比允熥大一岁和允炆同岁,十六岁就被派到甘州为王。朱元璋本来是想将他派到肃州的,但当时肃州还有些乱就暂时留在了甘州,不想这一暂时就成了永久。

    叙过国礼,接下来就是私礼了。朱柍在朱元璋的儿子中算有些本事的,在京时和徐晖祖的关系还不错,况且徐家三个女儿嫁给王爷当正妻,一个嫁给了皇帝当妃子,朱柍也不敢得罪他,所以不敢摆亲王的架子,何况他还有求于徐晖祖,和他私礼寒暄。

    寒暄完毕,分宾主落座,徐晖祖说道:“殿下,臣被陛下派到西北的用意殿下也知道,臣要在三秦行都司转一转,殿下身为这里的地主,就要多多拜托殿下帮忙了。”

    “孤知道,预备对帖木儿的战争孤也义不容辞,孤又不像三秦行都司的都指挥使吴杰那样忙碌,定然会配合你。”

    “不过孤有件事要拜托允恭兄了。”朱柍说道。

    “殿下若是有事让臣办,臣义不容辞,只要臣能办到。”徐晖祖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能不能在打败了帖木儿后和陛下说,让孤回京?”朱柍道。

    “啊?”徐晖祖有些惊讶。朱柍就这么不愿意在西北待着么?

    “若是你觉得不好开口,就和陛下说:孤私下里和你说想要回京,实在不行该封到稍微富裕一些的地方也成;请求陛下改封孤到潼关以西之地。”朱柍又道。

    西北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烂了!这是,朱柍到了西北以后最大的感受。尤其是他还是就藩甘州不是西安、汉中这些三秦还算是富庶的地方。

    他在这里待了九年,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里。在他看来,论起封地,没有比他更差的了,虽然他在三秦行都司这个地方实际权力类同于实封,他也不愿在这里待着。

    “好,殿下,等将来同帖木儿的战争结束后,臣一定向陛下进言请求允许殿下回京。”徐晖祖不敢拒绝,只能说道。

    “多谢允恭兄了。”朱柍说道。

    “臣岂敢接受殿下的谢字。”徐晖祖马上说道。

    “孤说你当得起,你就当得起。”朱柍道。

    说过了这件事,今日天色已晚,朱柍也没有说其他的,将徐晖祖安置在了自己的王府,吃过了晚饭就此安歇了。

    第二天一早,徐晖祖起来先习武一番,感觉肚子饿了,却不见朱柍派人过来请他吃饭。

    他心中十分纳闷,前往朱柍的书房去拜见他。

    朱柍听了他的话,以手扶额道:“孤忘了,你刚从南方过来,一天要吃三顿饭。孤马上让他们做饭。”

    “殿下现在一天也只吃两顿饭么?”徐晖祖问道。他知道北方很多地方一天只吃两顿饭,可他之前也在北方练过兵,那些封到当地的王爷仍旧一天吃三顿饭。

    “孤在这里待久了,慢慢也就习惯了。何况这里粮食极少,差不多三四成的粮食都要从汉中或河套之地运过来,运转极费。为了节约粮食,孤也得以身作则。其实在孤看来,他们之所以一天吃两顿饭,还是因为土地贫瘠,太穷。若是有钱了会和南方人一样吃三顿饭。”朱柍道。

    徐晖祖有心也同朱柍一样,但肚子确实有些饿,话就说不出口。朱柍也看出他的为难了,笑道:“三秦的军队打仗时也是一天三顿饭,百姓农忙的时候晚上也多吃一顿,南方人初到北方不习惯也正常,你不必非要和孤一样。”

    徐晖祖也就不纠结了,躬身感谢。

    “你不必谢我,孤让你说的也饿了,这几日就和你一起吃三顿饭吧。”朱柍又笑道。

    西北之地面食为主,虽然也有从巴蜀等地转运过来的大米,但数量太少,朱柍自己平时也舍不得多吃,他打算中午和晚上再招待徐晖祖吃大米,早饭为面食。

    过了一会儿,二人一起吃过了早饭,出了肃王府,在城内转了起来。

    甘州是三秦行都司的第一大城,在整个三秦也算是有数的城池,但在徐晖祖看来还比不上江南的一些县城繁华,不管是饭馆、旅店、杂货铺还是其他的店铺,数量都十分少。

    城里的百姓也少,朱柍说不算军户一共只有几千户百姓,所以即使城里的店铺不多,可店铺的客人更少。

    徐晖祖一边转着,看着道路两旁行走的人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殿下,甘州的色目人多么?”

    “怎么不多?”朱柍指着道边上的人:“这不都是色目人?”

    “这,他们是佛教徒啊,怎么会是色目人?”徐晖祖惊讶道。

    “佛教徒就不能是色目人了?你这话说的不对。”

    朱柍说道:“当年蒙古人划分四等人,蒙古人为一等,西域、西夏、极西之地、乌斯藏等地的人都是二等色目人,金国境内的人是三等汉人,宋国和大理境内的人是四等南人。”

    “三秦行都司之地是河西,当年是西夏国内,西夏崇信佛教,在河西之地大规模建造佛寺,我甘州的宝觉寺(张掖大佛寺)就是西夏人建的。这里原本没有你所谓信仰天方教的色目人。所有信奉天方教的色目人都是蒙古人西征返回后留在这里的,人数并不多。”

    “中原之地的色目人都是眼睛为其它颜色、长相与汉人差异很大的人,你对于当年蒙古人划分色目人的标准或许也没有了解过,所以以为你眼前的这些人都不是色目人吧。”

    “确实如此,我一直以为只有眼睛不是黑色的人才是色目人。不过这些人虽然在蒙元是色目人,但也比较好管吧,不像中原的色目人一样为虎作伥。”徐晖祖道。

    “这倒是,只要笼络好了寺庙的主持,这些百姓很好管很听话的,比不信佛的汉人还听话。可就是没什么进取心,不像汉人干活卖力气。”

    “打仗也不行,把他们招进卫所战斗力太差,但因为此地的汉人太少,所以只能部分任用他们为兵。”朱柍说道。

    “那些回回色目人怎么样?”徐晖祖问道。

    “他们不太好管,其它的也还罢了,但就是成天吆喝着吃牛肉,还总偷偷摸摸的要传天方教。”

    “孤哪有那么多牛肉给他们吃?孤只能下了个命令,发现他们私自宰杀耕牛的一律处死,才让他们不在吆喝着吃牛肉。”

    “让他们传天方教也不成,都信了天方教,孤还怎么管理他们?就让当地的佛寺盯着点儿,若是有回回色目人敢私自传教,禀报给孤,孤派兵去抓人。”

    “陛下弘扬佛教之事真的很好,百姓若是信了佛教,就不会再信天方教。”朱柍道。

    二人边走边说,走到了城门处。甘州城虽然荒凉,但作为西北重镇,城池修建的很宏伟,从规模上来说比得上中原的州城。

    徐晖祖抬头看了看,发现了一些与中原的城池不同之处,指着问道:“殿下,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的?”

    朱柍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说道:“噢,是那些回回色目人指导着建造的,是西边儿的筑城之法,孤觉得还有些道理,就让他们建了。”

    徐晖祖提出要上去看一看,朱柍自然不会阻止,带着他上去转了一圈。

    下来时,徐晖祖说道:“没想到西方的人也不都是蛮夷,这筑城还颇有独到之处。”

    “孤听曾经去过西边的人说起过,越过了荒凉的地方,他们其实还有些繁华之处,也有文明,不完全是蛮夷。”朱柍道。

    二人继续漫步,不一会儿走到了甘州宝觉寺面前。

    朱柍介绍道:“甘州宝觉寺初建时为西夏佛教寺庙,与中原的佛教、喇嘛教都有所差别;蒙古灭了西夏后,为笼络藏人,将这里变成了喇嘛教的寺庙。”

    “蒙古灭西夏时,因西夏人害死了铁木真,所以蒙古人下手极狠,几乎屠尽了西夏人,所以它变成喇嘛教的寺庙并未有什么阻碍。”

    “宋恭宗被蒙古人俘虏以后也被他们安置在了这里当喇嘛,其子赵完普后来也继续在这里做喇嘛,在韩山童起兵要推翻蒙元后被杀。现在寺里还有当年宋恭宗和其子当喇嘛时留下的一些东西。”

    “宝觉寺是西北第一大寺庙,就是中原也少有寺庙能比。”

    徐晖祖抬起头看向宝觉寺的门面,确实十分壮阔,当得起西北第一大寺的称号。

    他们二人在内游览了一番,出来时已经是午时了,朱柍带他回王府吃饭,吃过了下午再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