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27章 安秦李薛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之后又陆续拍卖剩下的四匹马,其中三匹的成交价格也都差不多,四千贯多一些。大明侯爵的年俸位于两千贯到两千五百贯之间,算上为官的年俸,正好是四千贯左右。或许不是所有今日来竞买这四匹马的人都算清楚了这一点,但他们不约而同的在马匹的价格达到了四千贯后就谨慎起来。

    唯一的例外是,李景隆以八千贯的高价竞走了最后一批马,在现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九江这是在想什么?今日来竞买马匹的人,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出得起八千贯的价钱,大家都留着余地呢,就算是真的想要一匹马,出五千贯也就罢了,一下子出到这么高,想干什么?”蓝珍对常森说道。

    “谁知道呢?九江的行事,我一向是揣摩不透的。”常森冷笑道。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几个人在窃窃私语,不时瞅一眼李景隆,显然是在议论他。

    李景隆当然知道很多人在议论他,但他丝毫没有在意,只是走近秦松,对他说道:“秦指挥使真是辛苦了。”

    秦松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是勋贵出身,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也不适合和勋贵、官员多接触,所以他其实和李景隆没什么交情,李景隆和他说话到底是什么目的?

    李景隆继续说道:“这次出卖马匹,一共得了两万四千五百贯钱,陛下一定会嘉奖秦指挥使的。”随后他又和秦松寒暄了几句,离开了,只留下十分不解的秦松站在原地。

    ……

    ……

    “看来李景隆看出了朕的目的。”允熥对秦松说道。

    秦松点头。此时他已经置身于乾清宫,向允熥汇报这次卖马的结果。一路上他已经想清楚了李景隆那几句话的意思。

    李景隆分明是明白了允熥出卖马匹不是为了番国,更不是一时冲动,目的就是为了改变现在赏赐马匹的制度。他既没有选择与朋友说此事,更没有选择旁观,而是高价购买马匹,表示对允熥的支持。

    “可见五军都督府的差事还是太轻,所以他有空思考这样的事情;若是一天到晚忙的脚不沾地,哪有闲心想这些!”允熥却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李景隆的行为。

    不过允熥开始认真思考给他派别的差事。李景隆打仗当然是不行的,不过就凭借他能够平安的带着五十万大军到达北平城下,就说明他不是完全的无能之辈,属于可以使用的人。

    “拟旨,任命李景隆为广東都指挥使。”允熥派人把金善叫过来,对他吩咐道。

    金善很快就把旨意拟好,允熥加盖玉玺,派他去曹国公府传旨。

    等金善出发了,允熥又对秦松说道:“现在两广的锦衣卫能用么?”

    “陛下,两广的锦衣卫当然能用。但自从洪武二十六年以来势力衰弱的厉害,监视大臣、刺探地方情况可以做到,若是其他事情就力所不及了。”秦松道。

    “扩大两广的锦衣卫规模,要快。朕不仅是要让它在国内起作用,更是要让锦衣卫在安南活动,刺探安南的情况。安南不是有许多宋末过去的汉人?可以利用这些人刺探安南的情况。”允熥道。

    “是,陛下。”秦松道。不过他虽然这样答应了,但他知道虽然安南的汉人还自认为汉人,但他们在安南的生活不算差,即使心里亲近大明,也不会愿意为锦衣卫效力。

    “还有西北,现在亦力把里与瓦剌和大明的关系很好,利用负责外事之人和商贩刺探这两地的情况。”允熥不管秦松在想些什么,吩咐道。

    “是,陛下。”秦松顿了顿,又道:“陛下,现在秦王殿下也在仿效锦衣卫建立刺探情况的衙门,这到底如何应对?”

    “只要尚炳没有向三秦行都司等国内的地方派人,就不必理会,监视着就行了。他身为一个藩国的国君,这样做是很正常的,不必大惊小怪。”允熥说道。

    随后秦松退下,允熥派人将镇司的掌司使郭洪涛叫过来,向他吩咐了同样的事情。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允熥将面前的最后一份奏折批答完毕,让王喜派侍卫去通政司和五军都督府送奏折,自己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向坤宁宫走去。

    一边走着,他一边和王喜聊天。现在王喜每个月准许休假一天,昨日正是他的休假日。每次休假日他都会回家,每次他回来后允熥都会和他聊聊天,顺便问问京城民间有没有什么事情。

    “陛下,奴才的二哥之前留在汉中没有跟着奴才的母亲来到京城。最近从汉中传来消息,奴才的二哥考中的秀才。”王喜高兴地说道。

    “不错。”允熥道。但他马上又疑惑起来:“你们家以前还有钱供人读书?”会把小孩子卖掉当宦官的人家都是穷到极致的,怎么会有钱供孩子读书?总不可能王喜的二哥从去年开始读书,今年就中秀才吧?

    “陛下,奴才的二哥去别人家当了倒插门女婿,那家人供他读书。”王喜道。

    “那你和朕说这件事,是老太太不想让他继续倒插门了吧?”允熥马上想到。

    “什么都瞒不过陛下。奴才的母亲想让奴才的二哥回家,但当初签了死契,那家人也不同意,所以想让奴才出面让二哥回家。”王喜道。

    “既然签了死契,总不好违背。这样吧,若是你二哥只有一个儿子,那就仍旧依照死契姓你二嫂家的姓;若是能有二儿子,就姓你家的姓。”允熥思索片刻后说道。

    他当然明白王喜和他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在向他请示这件事,所以他深思熟虑后提出了这个解决办法。他当然不能完全偏向自己的奴才,不说此事本来就是王喜家不占理,单说可能造成的影响他就不敢太过偏颇。若是事情闹大了,引起文官、勋贵、武将和宗室对于宦官干政的疑虑,他很可能不得不杀了王喜以谢天下。

    “是,陛下。”王喜道。他也明白允熥的考量,所以并无不满。

    他们二人又说起了别的事情。正说着,忽然允熥听到了小孩子的笑声,随即感觉自己的腿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他忙低头看去,就见到一个面生的六七岁小姑娘坐在他腿前,头朝向他的腿,伸出小手揉着自己的腿。

    允熥觉得她应该是现在养在京城的宗室女子之一,或许还是他的堂妹,于是笑着问道:“这是在干什么?跑得这样快?”

    他不认识这个小姑娘,可这个小姑娘却认识他。听到允熥的话,她马上站起来恭敬地说道:“民女薛氏见过陛下。”

    ‘薛氏?是熙瑶的娘家侄女薛岱雯吧。’猜到她身份的允熥刚要说话,就听到敏儿的声音道:“岱雯,我抓到你了!”允熥抬头,就见到了敏儿在他身前三四丈远的地方喘着气说道。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允熥对敏儿笑道。

    “我们在玩藏猫猫。爹,要不是你拦了岱雯一下,我还抓不到她。”敏儿说道。

    “既然是被为父拦了一下你才抓到她,那么这就不能算是你抓到的。”允熥笑道。

    “表叔说得对,岱雯不能算是敏姐姐你抓到的。”另外一个小姑娘走过来说道。这个小姑娘允熥认识,常升的女儿常继珺。

    “不对不对,……”敏儿和她辩驳起来。

    允熥本想就此离去,但见敏儿和常继珺辩驳起来,又停下了脚步。若是敏儿以身份压人,允熥会马上将敏儿带回坤宁宫训斥一顿。

    不过虽然敏儿对常继珺的话并不认可,但并未以身份压人,让允熥很欣慰。

    过了一小会儿天就已经黑了,允熥制止了她们的辩论,对她们说道:“先去吃饭,吃过了饭再说。”

    她们自然不敢违背允熥的话,跟随允熥返回坤宁宫用饭。

    吃饭时,允熥问熙瑶道:“你和尚惜说了么,他亲哥哥要让她嫁给宋晟的次子宋琥的事情。”秦藩、燕藩的所有郡主现在都居住在京城。

    “已经说过了。尚惜没有反对,红着脸答应了。”熙瑶道。

    “这就好。若是她不同意,尚炳有可能以为是我从中作梗。”允熥说道。

    “我让你查的事情,你都查到了么?”允熥又道。

    “已经确定了,坤宁宫、乾清宫等要紧地方的宦官宫女,无牵无挂或者对亲人冷漠的一共有二十几人。”熙瑶道。

    “这些人都打发到不重要的位置上去。以后新选宦官、宫女,先选家住京城附近、与家人关系好的人。”允熥道。

    熙瑶答应着。

    允熥又扒拉了两口饭,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一共选了四个人入宫陪敏儿读书,但我今日看她们玩的时候,只看到了薛岱雯、常继珺和梅明洛,李景隆的小女儿李仙惠呢?”

    “曹国公派夫人入宫说思念女儿,今日接回家去了。”熙瑶说道。

    “是么?”允熥笑道:“那就多给李仙惠放几天假,让她多陪李景隆几天。过几天就见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