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26章 好马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你还真是问对人了,这事的内情一般五军都督府的人都不知道,因为和武将本来没什么关系。”

    “前几天从琉球来了一个叫什么山后国的使者朝贡。礼部的官员一翻档案,发现这个国家洪武十五年时曾经朝贡过,所以就接受了这个国家的朝贡。”

    “并且这贡使在面见陛下时十分恭敬,让陛下很高兴。正好陛下从滁州马场带回来了几匹骏马,就顺手要赏赐给山后国。”

    “熟料山后国的贡使说,他们国家到处都是山,马匹的用处不大;并且国家很穷,恳请陛下赏赐一些金银代替马匹。”

    “陛下也不知怎么想的,下令对这几匹马进行拍卖,卖得的钱赏赐给山后国,所以才会有这一次拍卖。”

    “听说这次一共拍卖五匹马,有汗血宝马的血统,剩下的也都是青海一带的吐谷浑马血统,都是珍贵得很的马。”常升说道。

    “原来如此。”蓝珍说道:“正好我的那匹马已经十几岁了,该换一匹新马了。”

    “可不仅是你的马该换了,我的马也十几岁了,留在家里配种还成,要是打仗可不成。”常升说道。

    “大兄,你这可就不地道了。”蓝珍说道。

    “我这怎么不地道了?”常升说道。

    他刚说完,又道:“况且就算我不和你争了,你以为就没有人和你争了?京城的这么多勋贵,可都惦记着这五匹马呢。”常升说道。

    蓝珍一想也对,当武将的就没有不喜欢马的,就算那些普通武将不敢和他争,京里的勋贵可不少,也不怕他,他劝退了常升用处也不大。

    ‘等过会儿,我就去找卖马的衙门,看看能不能提前将马买下来。’蓝珍心里想着。

    ……

    ……

    “将要在五月二十五日拍卖五匹良马之事都已经宣传出去了吧?”允熥和秦松说道。

    “是,陛下,京里的勋贵都已经知道了。”秦松说道。

    “这就好。”允熥又道:“想必有不少的人去你那里说情想要提前将几匹马收入囊中吧。”

    “确实有几个人来说了此事,不过都被臣回绝了。”秦松道。

    “回绝了就行了。任何人都不要答应。”允熥道。

    他又和秦松说了几句话,让他退下了。

    这次的所谓琉球国的山后国派人来进贡,最后拍卖马之事,完全是允熥自导自演,为了让拍卖马顺理成章所做的。

    现在马匹在大明十分值钱,就是一般的成年蒙古马都能卖到上百贯钱,稍微好一点儿的马都值数百贯钱。像这次马上要拍卖的这样的好马,在大明还没有出售的先例,但当年蒙元时这样的马都曾经卖到过数千贯。

    允熥对于以往这样的马皇家不用就赏赐给勋贵的方法很不满意。大明给予这些勋贵爵位的俸禄,官职的俸禄,还赏赐大片的农田,连马竟然都从政府白拿,他觉得太优厚了。

    所以他决定改变良马提供的方式,让他们竞买。依照一匹马三千贯来计算,五匹马就值一万五千贯。全国十几个马场,每年能出售的好马总有二三十匹,就是六万贯到九万贯,也不少了。允熥一年都花不了这么多钱。

    但因为华夏的传统,他不能直接说以后不赏赐你们马了,想要好马自己去竞买。允熥思来想去,想出了借用番国的名义拍卖马匹的方式。

    被允熥借用的这个山后国确实曾经在洪武十五年派使臣出使大明朝贡,但没过几年这个国家就被琉球中山国给灭了,现在琉球只有山北、中山、山南三个国家,国君都姓尚,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族人。

    但他有些害怕会有权贵在拍卖之前就将马‘买’走。所以允熥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秦松的锦衣卫。秦松的锦衣卫指挥使之职虽然才三品,但锦衣卫谁也不敢得罪。

    依照允熥的估计,因为上一次赏赐大臣马匹还是洪武三十一年的事情,很多勋贵家的马都已经快到十岁了,所以这次会有很多勋贵想要竞买这五匹马,价格很可能超过三千贯的蒙元平均价格。

    ‘希望你们都能全力竞买。’允熥想着。

    ……

    ……

    时间很快就到了五月二十五日。这一天在锦衣卫镇抚司附近的一处院落,距离马匹开始拍卖还有一刻钟的时间,但这里已经人声鼎沸。今日是休息日,大家都不必上班,所以都可以来竞买马匹。

    不时有相熟的人互相打着招呼:“老陆,你也来买马啊?”

    “可不是!我家的马已经十岁了,得换新的了。我说老唐,你的那匹马还是洪武三十一年先帝赏赐的吧,今年绝对不超过七岁,也来买马?”

    “这不是我儿子今年已经十七了,说想要一匹好马,我就过来看看能不能买下一匹。”

    “那你干嘛亲自来啊!让小唐来不就行了。”

    “我来还有买到马的一线希望,他过来就连一线希望都没了。我儿子面嫩,你们几个长辈一挤兑他,他说不定就将马让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我们怎么会挤兑晚辈。”

    “呵呵呵。”

    很快一刻钟时间就过去了,秦松出现和在场的人寒暄几句,随后坐到一旁。

    主持卖马的锦衣卫千户有些紧张的说着这次拍卖良马的规矩,哆哆嗦嗦说了半天才说完,在勋贵的一片不耐烦的声音中宣布开始竞拍。

    这次允熥定下的底价是五百贯,每次加价最少十贯。虽然他预估的价格是三千贯,但只要超过一千贯他就可以接受。

    一千贯很快就被超过了。郭镇志在必得,一上来就把价格提到了八百贯。但志在必得的不是他一个人,常森马上加了一百贯到九百贯。

    郭镇不甘示弱,加到一千贯。常森还没来得及加,蓝珍将价钱加到了一千两百贯。

    徐钦对好马期盼已久了,马上出价到一千五百贯。

    又有其他人出价,价格以缓慢但坚定的步伐超过了三千贯。

    之后上涨的速度慢了许多。最后第一匹马被蓝珍以四千二百贯的价格买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