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21章 艰难的训练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刹那之间,在场的许多大臣就明白了允熥的意思。虽然他还没有说其它的事情,但大家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管他们九个人是如何想的,圣旨在前都不能不领,只能跪地说道:“臣谢陛下隆恩。”

    待他们行完礼,允熥又让人宣读了几道诏书,让十几个文臣的儿子可以世袭尚宝司丞等职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文武大臣,俱为国家效力,不宜偏私。所有从二品以上文臣,俱可荫一子袭尚宝司丞之职。”

    最后宣读圣旨的人读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不论文武,俱是朕之肱骨大臣,……,今许世荫文官子弟以职抵罪,钦此。”

    至此为止,允熥的目的已经明白无误,就是要将文官也纳入许袭世职、可以以职抵罪的体系中。

    在场的文官循序分化,能上朝的大多数人都自认为前程不小,大明从二品的官职虽然不多,但也觉得自己多半能当到从二品的官员,将来得到陛下的恩赏许一子世荫,所以都闭嘴了。

    当然仍然有极少数‘原教旨主义者’拒绝接受,不过这些人已经影响不了大局了。

    在解决了此事后,允熥又下旨:禁止武将乘轿,出征打仗时必须骑马,平时可以乘车。

    允熥忘了看的什么书了,说满清后期镇压太平天国起义时,一些武将出征居然是坐着轿子的,在败退时因为不会骑马被太平天国的士兵俘虏杀掉。允熥虽然不认为大明的军队会发展到如同满清的军队那样——即使是到了明末经制大军起码统兵大将还是骑马的,但有备无患总是需要的。

    允熥的这道旨意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武将会坐轿子去打仗。

    之后允熥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改革措施,等着一个月以后,看上直卫的士兵与讲武堂的学生练习正步走、齐步走的效果如何了。

    ……

    ……

    “噼”、“啪”、“噼”、“啪”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大明正六品武将服饰的人挥舞着鞭子不停的鞭打着一个穿着普通士兵衣服的人。若是往常,即使这个士兵犯了什么错误,其它的士兵虽然或许有幸灾乐祸的、有觉得应该的,但很多人,包括觉得应该的人也多半会报以同情;可今日旁边站着的近百名士兵无一例外,都是对于挨打的人怒目而视,并无半分同情。

    三十声这样的声响过后,百户停下了鞭子,随手将鞭子扔在了地上,对着被打的人说道:“这次先打你三十鞭子,下次如果再犯,就是六十鞭子;若是三犯,我倒也不敢杀你,但你就离开百户,回家自己吃自己吧!”

    说着,他让士兵松开了绑着这人的绳子,将他放开。

    这个百户隶属于府军前卫,是被挑选出来练习正步走、齐步走的百户。虽然府军前卫的指挥使刘养正并不明白为何要挑选出来一个百户来练习正步走与齐步走,但既然陛下会亲自进行检阅,那即使不想挣第一,也不能落在最后一位去,所以刘养正倒也认真挑选了一个他认为纪律最好、平日里训练最严格的百户来练习正步走、齐步走,并且告诉了他们陛下的赏赐。

    这个百户的武官和士兵都十分激动,陛下金口玉言不会有假,所以他们练习起正步走、齐步走来十分努力。可总有例外之人,这个挨打之人的父母上次平定叛乱时立下功劳,他获得了世袭的百户衔,因此并不和他们一样激动,练习起来也比较松懈,所以被百户拉出来打了二十鞭子。

    虽然只是被抽了鞭子,但百户盛怒之下下手不轻,这人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还是平日里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将他扶起来。

    这人说道:“王老二,你就算真的心里不在意一个试百户的衔,也别这样表现出来。大家可不像你有一个百户衔;况且不打仗就能得到试百户的衔从前想都不敢想;并且要真是因为你咱们百户落到了倒数第一,指挥使大人的脸上也不好看,若是整你你能怎么办?所以你可别再和大家闹别扭了,认真练习。要么就和百户告假,百户也不敢让你强上场。”

    被称之为王老二的人本名王有利,因为上头曾经有个大哥所以被称为老二。他捂着身上的伤口说道:“再不敢了。”但眼神中却抑制不住的露出怨毒之色。

    他今日挨了鞭子自然不能继续练习了,自己回军营养伤。现在大明的军制还严格,白日不敢让他回家,只能回军营。

    接下来这个百户重新排好队形,继续练习。只听训练他们的宫廷侍卫说道:“草鞋看齐!”

    顿时所有的人向左看去,依照之前侍卫说的话努力看齐,但还是不特别齐,被拨来训练他们的侍卫张跃又掰正了几人,然后说道:“草鞋转!”

    下面的人马上开始转弯,虽然大多数人都向左转了,但仍然有极少数人从右边转了过去,还有几只鞋从脚上掉了下来。

    张跃下令鞋掉下来和转错弯的人出列做俯卧撑,每人十个。

    接下来又转了几圈,然后张跃让他们排成四路纵队齐步走。因为就是绕着一块不大的地方走来走去,所以张跃倒不必跟着一起走,原地看他们走的如何即可,不时出言训斥,等停下来后让几个人做俯卧撑。

    这样折腾了半天,午时三刻张跃刚一宣布解散,很多人马上坐到了地上休息。

    这个训练的强度不大,比他们平日里可以说还轻一点,但他们都很难适应。走路竟然要求时刻保持平齐,稍有不齐就会受到惩罚,更不必提经常转弯,很多人转的脑袋都晕了。

    “这试百户的衔果然不好拿,还不如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打一仗呢!”有人抱怨道。

    “这张侍卫也是,听说还是府军后卫出身,对自家人一点儿不客气,这样严格的训练。”还有人说道。

    “行啦别抱怨啦!要是这非常容易,陛下怎么可能对一百多号人许下试百户的衔?张侍卫严厉一点儿对咱们也有好处,就算不求第一,落到倒数第一也不好看。”有人说道。

    他们一边排队盛饭,一边说着。他们从炊事班打了饭,三三两两在树荫底下凑在一起边吃边说。

    忽然有人说道:“从去年年初以来伙食倒是越来越好了,从前十天才能吃上一顿白米饭,现在每天中午都是白米饭,偶尔还有肉吃,没有肉吃的日子也总有些蘑菇和豆腐,比起以前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这两年朝廷有钱。从洪武三十一年开海已来,大把商税进了朝廷的口袋,听说每年数百万贯呢?还不能给咱们改善改善伙食?咱们就算十几万人,一年能吃多少饭?”有消息灵通的人说道。

    “那也是陛下记挂着咱们,记得拨出钱来改善伙食。并且听说不仅是咱们上直卫,就连其它京卫伙食也好了不少。”又有人说道。

    “这倒也是,陛下还记得增加咱们的俸禄。果然陛下是好人,事情都是让贪官污吏搞坏的,十年前咱们百户的百户长就是贪污上头发下来的饷钱,被先帝杀了。陛下即位后对贪官杀得少了,应该和先帝一样大杀特杀才是。”又有人说道。

    正坐在自己的公房内吃饭的张跃自然听不到士兵们议论的话,不知道他们先是说了自己的坏话,又赞颂了一番皇帝、贬镝了贪官污吏。若是他知道,定然会在回去后和允熥说陛下很得普通士兵爱戴。

    既然他不知道,那么想的自然是别的事情。

    他本来被派出来训练他们正步走、齐步走时还很高兴,觉得这是自己立功的机会:虽然陛下没有明说对他们会如何,但普通士兵都能得封试百户,他们的赏赐也少不了。陛下一向厚待身边的人。

    张跃本想以此立功受赏,但训练这些人之难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些人连左右都分辨不清,他一开始就为此伤透了脑筋,还是陛下想出了妙招,让他们一脚草鞋一脚布鞋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若是让张跃自己想解决办法,恐怕到了检阅的日子都想不出来。

    这些人队列意识也差,根本没有一次集合时能够排好整齐的队形,每次都要他再纠正。一但走起来更加不得了,排好的四列纵队最后总能弯成四条蛇,四条缠绕在一起的蛇,若是校场再宽些,或许会更弯。

    这还没教他们最难的正步走呢,训练了五天仍然是这幅德行,张跃深深地怀疑自己到底在六月十一日检阅那一天能不能把他们训练的有些样子。他已经不求能得第一了,能不落在最后一名就好。

    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就此回去和陛下说自己不行,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了。他匆匆吃完饭,让百户派来服侍他的人将碗刷了,自己在床上睡了一会儿,未时正起来继续训练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