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607章 公主的后续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熙瑶在说出福清公主的事情前,设想过无数允熥的反应,但完全没有料到允熥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熙瑶话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允熥说道:“你以为我会下令处罚福清姑姑或者对此不闻不问?怎么可能。《礼记·礼运》有言: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饮食指得就是吃饭,男女指得就是男欢女爱,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福清姑姑既然驸马已经过世了,年纪又才三十三岁,忍受不住当寡妇的日子很正常。”

    ‘那刚才你为何会对昀兰之事如此生气?’熙瑶在心中想着。她当然不会问出来。

    不过即使她不问,允熥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任何人都会联想到刚刚的昀兰之事。

    允熥刚才之所以生气,一半的原因是昀兰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另外一半的原因,是这件事脱离了允熥的掌控。

    允熥作为大明帝国的皇帝,一向将皇宫看成是自己的家,皇宫也确实是他的家。既然如此,

    作为一个骨子里有着现代思想的人,他不反对自由恋爱。若是昀兰喜欢上了一个没有成亲的侍卫,并且马上告诉允熥,允熥或许会笑着和她开玩笑,然后将侍卫叫来,宣布他马上就要成为驸马都尉了。

    可已经逐渐被权力所侵染的允熥完全不能忍受身旁的亲近之人这样的事情瞒着他,所以对昀兰之事如此生气。作为当家人的允熥未必每件事都要过手,但重要的事情都要迅速知道。

    而福清公主的事情完全不同。福清公主早已出嫁,不在宫中居住,允熥也从未想过掌控这些姑姑。他对于寡妇再嫁也没有丝毫歧视,所以并不生气。

    “可,皇爷爷在位时从未允许任何一个姑姑再嫁。当时安庆姑姑、福清姑姑就已经守寡了,可皇爷爷并未再次挑选驸马。”熙瑶说道。

    “但皇爷爷也没有明令禁止公主再嫁。”允熥说道。

    朱元璋作为皇帝极力坚持三纲五常、从一而终,鼓励寡妇守寡,对自己的女儿也一样。历史上明代的所有公主没有一个守寡之后再嫁的。

    允熥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三纲五常、从一而终宣传的再多,百姓没有饭吃仍然会造反,士绅在大明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时仍旧会背叛大明,‘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少数书呆子并不能改变这一情况。

    更何况现在大明人口不多,仍有生育能力的寡妇被禁锢起来是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

    如果不是怕背上不孝的罪名,允熥都想在朱元璋过世后将他没有子女的年轻嫔妃都放出宫任其婚配。

    既然允熥下了决心,熙瑶也不会和允熥顶着干,说道:“那臣妾和福清姑姑说一说,允许福清姑姑再嫁?”

    “嗯,你和福清姑姑说一说,不过不要声张。”允熥说道。

    ……

    ……

    二月初二龙抬头,是一个被允熥定为假日的节日,从下一天二月初三开始,就是京城之中无数的学校,包括讲武堂、皇家学堂和国子监开学的日子。

    允熥本来想去讲武堂出席完开学仪式后在讲武堂布置任务的,但因为昀兰之事影响了心情,将想要布置的事向后推迟了。

    杨任和张彦方联名送到京城的奏折就是在此时来到了允熥的面前,虽然这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允熥却无法像杨任想象的那样高兴。不过他还是在功劳簿中给他们二人记了一笔。

    允熥随后开始在军中寻找类似于杨峰的军人。他在接见五军都督府的众位官员,和上直卫的指挥使时,宣传要提拔大明优秀的军人,并且将杨峰的特质作为大明优秀军人的特质宣传了出去。这样京卫上下掀起了寻找类似于杨峰这样人才的运动,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以封建时代的效率,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结果。

    ……

    ……

    皇宫是一个小道消息传的非常快的地方。昀兰二月初一从坤宁宫离开前虽然已经洗过了脸,但坤宁宫内无数人看到了昀兰挂着泪痕从熙瑶的寝殿走出来,然后才打水洗脸。

    无数的传言迅速在宫中流传,各种猜测都有,大多数人认为是允熥要把她嫁给一个允熥自己非常看好但以前昀兰见过特别讨厌的人,京城内的勋贵被猜了个遍。好在知道此事内情的人都不敢说出去,真相才没有暴露。

    熙瑶亲自下令处死了坤宁宫内七名宫女和宦官,其它各宫也先后处死了几个下人,整个皇宫为此杀了超过五十号人,才使得无人敢传流言。

    但知道真相的人在流言刚刚传出来时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姐,这男女之情就真的这么让人难以忘怀么?”昀芷对昀兰说道。

    昀兰和昀蕴在二月初二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她们两个不敢向允熥和熙瑶询问,忍耐了几天后来找昀兰。昀兰毫无隐瞒,十分坦然地和她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昀芷对于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出言问道。

    昀兰笑了笑,对她说道:“四妹,你年纪还小,等你过两年长大了,就明白了。”

    “可是三姐已经十四了,也见过许多皇兄的侍卫,也没像二姐你这样啊?”昀芷又问道。

    昀兰一愣,随即看向昀蕴,过了一会儿才笑道:“这或许就是人与人不同了吧。”

    昀芷和昀蕴好奇地看着昀兰,不明白她的话。但昀兰也没有继续解释,说道:“你们可千万不要像我这样。”

    “为何?我看二姐你想起这件事时都是十分高兴啊?”

    “你们不懂的。喜欢上一个人确实十分甜蜜,但若是之后不能和他长相厮守,就是一辈子的痛苦。”

    “为什么?”

    昀兰对于这个问题却不再回答了,说道:“天色已晚,你们该回去了。”

    可昀芷还是不能理解昀兰的话,她在反复思索无果后,暗暗下了决心:‘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弄明白二姐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