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96章 了结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蹇义和茹瑺以最快的速度审问完毕了白选国受贿案。允熥前两日已经通过锦衣卫将事实都已调查清楚,刑部一开始审理案子就轻松得到了人证物证,白选国彻底放弃抵抗,和这个案子有关之事问什么答什么。

    第二天二十二日下午,茹瑺翻了翻卷宗,就对蹇义和大理寺卿说道:“这个案子审理到这个地步我们刑部已经可以结案了,只不过本案涉及朝廷的三品大员,需要奏报陛下定夺。”

    “陛下既然让咱们三个衙门汇同审理,那么咱们就联名向陛下奏报。”

    他们二人都说道:“那就联名向陛下奏报。”

    待奏折写好,三人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后,茹瑺忽然对陈瑛说道:“这次的案子是你主审,由你送至宫中吧,若是陛下有什么疑问,你正好可以解答”

    陈瑛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不会做得罪上官的事,说道:“是,尚书大人。”

    ……

    ……

    刑部衙门在城北的太平门外,与都察院、大理寺是仅有的在外城的衙门,朱元璋大概是出于风水学的考虑将主管刑狱的三法司放到了这里。

    这也导致这三个衙门的人上朝、下班都十分不便,一部分人为了方便在附近租房子住和武将比邻而居,不过大多数人不想脱离文官群体,还是住在城西南。

    陈瑛坐着小轿,从刑部衙门前往皇城。他在西华门外下了轿,和守门的侍卫说过后走了进去。

    过了许久,陈瑛被带到了乾清宫外,随即响起了通传声,一个面白无须之人走出来对他说道:“陛下召见你了,跟我进来吧。”

    陈瑛行礼道:“多谢黄公公。”他认出这是黄福了。随后跟着他走进了乾清宫。

    允熥见到陈瑛,待他行礼完毕后接过奏折,看了两遍后说道:“这样看来白选国受贿是确凿无疑之事了?”

    “人证物证俱在,白选国本人也供认不讳,不会有冤枉之处。”陈瑛答道。

    “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白选国?”允熥问道。

    陈瑛对于皇帝问自己这个问题略有惊讶,但他对此事早有思考,略微沉吟后就说道:“陛下,臣以为,依照《大明律》,白选国罪该处死;但陛下仁厚,不如改为流放西北。”

    “噢,你觉得朕很仁厚?”允熥眯起眼睛说道。

    “陛下体恤大臣,关心百姓,如何不仁厚?”陈瑛说道。

    “是啊,朕就是对你们太过仁厚了,以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允熥说道。

    陈瑛心下一颤,但面上不显,也不说话,就当没听到。

    ‘心理素质不错嘛!’允熥暗赞一声。

    允熥发现这次的事情从就事论事变成了文官整体对勋贵的攻击后,就想着如何平息此事。

    靠强力制止是不行的,允熥比不了朱元璋,没法使用皇权硬压下去;干掉几个最为积极的人也不顶用,至少表面上这些文官在做正确的事情,允熥只能寻找其他的理由干掉最为积极的文官,而此事事关文官集体利益,在知道允熥不可能像朱元璋一样把他们都干掉的情况下,其他人不会轻易放弃。

    允熥思来想去,又和秦松商量了半天,想出了七条对策以平息这次的事情。

    第一,让黄淮生病。黄淮是引爆这次事情的人,他已经退不下来了,所以允熥让他装病将事情交给府丞处置,降低事件中心的热度;

    第二,发掘弹劾勋贵的官员进谏弹劾的私心,让那些心底有私心的人迟疑,减少跟风进谏之人,降低事情的热度;

    第三,对那些只记得进谏弹劾而忘记了本职工作的人进行处置,同样是为了减少跟风进谏之人,降低事情的热度;

    第四,指使听话的御史对文官中贪污受贿之人进行检举揭发,从而扰乱局势;

    第五,对那些大公无私之人,比如方孝孺,釜底抽薪将他调到外地为官,允熥最近没有事关儒家的改革,暂时用不到方孝孺可以让他离开中央一会儿;

    第六,发生一件同样非常重要的事情,引导舆论转移关注对象,这一点允熥已经在筹备了;

    第七,就是将并无破绽但能力极强的文官收编或处死。

    允熥看着面前的陈瑛,他就是属于并无破绽但能力很强的文官。

    陈瑛,滁州人。洪武年间,入国子监读书,后来任命为御史,后又至山东担任按察使。建业元年调北平佥事。朱棣谋反事败后,有人进谏陈瑛意图跟随朱棣谋反,但查无实证,当时允熥为了安定人心,没有追究。

    陈瑛很有能力,在北平事情办得不错,去年被评定为中上,调回京担任刑部郎中。

    允熥恍惚觉得这个名字前世似乎看到过,大概在历史上的永乐朝是重要大臣之一,但记不清他的事迹了。不过仅凭允熥能记住他的名字,就足以说明陈瑛是个有本事的人了。所以允熥决定收编他。

    允熥说道:“陈爱卿,朕听说你这次虽然自己弹劾的勋贵不多,但鼓动朋友们弹劾勋贵,每日晚上都在公租房地方的酒馆与朋友聚会,为此甚至推辞了三品以上大臣的府邸仍旧住在公租房内。”

    “陛下,臣从小家里不富裕,若是住进了府邸中则需要雇佣很多仆人打扫,臣又在刑部为官每日上班很远,所以臣雇佣了轿子和轿夫,剩下的俸禄就不足以雇佣足够的下人了,所以臣推辞了府邸,并非是为了和朋友聚会。”

    “臣生性喜好交朋友,所以朋友不少,臣是滁州人距离京城不远,籍贯为京城左近的朋友不少,他们都深受勋贵其害,所以义愤进谏,并非臣的鼓动。臣等只是义气相投而已。”陈瑛较为平静地说道。

    ‘回答的不错嘛。’允熥又暗赞了一句。虽然听到皇帝和他说刚才这段话他就应该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但丝毫不慌张,仍旧平静地为自己狡辩,这样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陈爱卿,朕觉得你很有才能,欲将你升为左佥都御史,兼任中书舍人,你可愿意?”允熥也不试探了,直接说道。

    “陛下任命,臣岂敢推辞!”陈瑛跪地说道。

    “起来吧,在朕面前平日里不必跪来跪去的,朕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处置你们。”允熥笑道。

    允熥相信陈瑛是聪明人,自己的任命颇有重用他的意思,他不会看不出来;刚才允熥任命他的官职中左佥都御史是正四品,中书舍人只是正七品,但表示重用的任命恰恰是正七品的中书舍人。

    从陈瑛的过往允熥断定他一定是热衷权位之人,既然得到了自己的重用不会不识相的,也就不会捣乱了。‘说不定他心中此时颇为激动呢。’允熥想着。

    此时陈瑛心中确实非常激动。陈瑛热衷权位,本来官场走的也很顺畅,建业元年他已经任满六年的正四品官并且考评都是中上该入京升官了,但因为谣言他阴谋跟随朱棣造反之事,生生被压了一年,虽然去年底成功回京但只担任正五品的郎中。

    所以他有些着急,生怕自己从此无法升为高品官员,所以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能掺和的一定掺和进去以图引起陛下重视。现在他终于引起陛下重视并且得到重用,岂会不激动。

    允熥又和他说了几句话,让他退下了。

    第二天果然弹劾勋贵的风潮开始慢慢退去,进谏的奏折少了许多,允熥的做法初见成效。

    允熥随即亮出了他的吸引文官注意力的大杀器:《大明大典》。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元史》已重修完毕,为明经实义,从下月起编辑经史百家之言为《大明大典》。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于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之言,备辑为一书,毋厌浩繁!”

    允熥刚刚继位时就拿出了《大明大典》引起文官们的注意,现在《元史》已经重修完毕,可以开始编纂《大明大典》了。

    此诏书一下,大多数文官马上就不关注什么勋贵家人违法了,天天和朋友们谈论的都是《大明大典》。若是在这样一部书编纂的过程中能当主编,就真的名留青史了;即使当不上主编当一个总裁、副总裁也能死后留名。

    允熥为了保持热度,宣布从全国招募字写得好的人;命令内经厂打造更多的铜活字,保证没有缺漏的字;同时命令朝廷的各种藏书机构搜寻本单位的藏书时刻准备着交给编辑《大明大典》的人员;

    还选拔了五名总裁,三十名副总裁,在京城中找了一处很大的地方作为编纂的地点;并且向全国征集珍贵的孤本、善本,凡是献出朝廷没有的书籍的人,一律纳入史馆为官。

    但就是不宣布主编、副主编的人选。

    凡是自认为有些本事的人都巴望着主编、副主编,根本没有心情关注其他事了,弹劾勋贵的风潮彻底被遗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