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86章 五皇子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上一章时间搞错了,已经改过来了。)

    又过了两日,就是腊月三十除夕了。按照朱元璋定下的规矩,这一日是宗室聚会之日,在京的宗室不论男女,都要入宫参加宴饮。

    不过这个宴会在朱元璋死后已经有些形式化了,允熥不是朱元璋,他就算对自己的儿孙也十分有感情,和大多数叔叔、兄弟关系也不错,对叔叔和兄弟们也不可能有对儿孙的感情。

    但它再形式化,允熥也要举办,一是表示自己不违背传统,二是和每个成年的宗室都说说话,尤其是平日里几乎没有接触的,增进一下了解。

    并且今年朱柏入京朝贡,更要举行宗室宴饮。

    但允熥却想阻止一个人不参加宗室宴饮。

    “熙瑶,你这大着肚子,这二日随时都有可能生产,何必再去参加聚会,让熙怡代你主持即可。”允熥说道。

    “陛下,我这不是还没生呢嘛!我就去露一面,和婶子们说几句话,就回来。”熙瑶笑着说道。主持宗室宴饮是皇后的职责,熙瑶虽然已经挺着这样一个大肚子了,但还是想去露一面,让所有能参加宴饮的人明确知道:我是皇后。

    “这,好吧,你露一面,但什么都不要吃不要喝,随口说几句话,就回来。”允熥说道。他侑不过熙瑶,只能答应,但这样嘱咐了两句。

    熙瑶当然笑着答应。允熥还不放心,将太医叫了两个就在交泰殿侧殿候着。

    宗室聚会当然是一如既往的乱哄哄,即使是允熥来了,大家也不过是对他行礼,之后仍然乱哄哄的说着话。

    一直到允熥宣布宴饮开始时,大家才停止了话头,一同站起来给允熥敬酒;允熥也举起手中装着黄酒的酒杯回应。

    受到允熥的影响,蒙元统治时期曾经一度兴盛的蒸馏酒,也就是后世的白酒,又重新沉寂下来无人问津,大家重新开始喝酵酒。

    允熥本人非常不喜欢喝蒸馏酒,对他来说蒸馏酒无论是前世喝过得度数高一些的酒(包括一两千的茅台),还是今世喝过得蒸馏程度低度数也低的酒,他都觉得不好喝,除了辣以外根本体会不到其他的味道。所以他前世后来戒酒了,这一世一向喝黄酒或者果酒。

    敬过三杯酒后,允熥说了几句话,大概的意思就是‘大家吃好、喝好’,然后找人一对一的聊天。

    依照亲近关系,在座和允熥关系最近的当属允煕,但允煕才十岁过完年十一岁,小毛孩儿一个,允熥随口两句话就把他糊弄过去了,随后吩咐把朱楹叫到跟前。

    朱楹是现在仍然滞留在京不就封的亲王中年纪最大的,过了年就十九了,一度有风言风语说允熥和朱楹的关系不好所以不给他封地;后来朱楹说是自己只想留在京城不愿就封,才澄清了这一事情。有些人对他很鄙夷,但有些人却赞同他的想法。

    允熥看着朱楹,和他说道:“二十二叔,现在可变了主意?”

    朱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情,说道:“并未改变主意。”

    允熥叹了口气。他其实不愿意让叔叔们留在京城。朱楹这个人允熥前世没有印象,也不知他的后代如何,但依照事物的一般规律,锦衣玉食又不必干活的情况下不学无术的子弟应该会比较多,他都想将他们打到海外眼不见心不烦。

    但朱楹执意要留在京城,允熥也就只能让他留下。‘要是你的性格和允炆对调一下多好。’允熥想着。他唯一想留在京城的亲王就是允炆。

    之后叔侄二人闲聊起来。

    ……

    ……

    另外一边,熙瑶则和湘王朱柏的妻子吴氏说话。吴氏是靖海侯吴祯的女儿,江国公吴良的侄女,现任淮阴侯吴高的堂妹。洪武二十三年吴帧追坐胡惟庸余党,其子吴忠的爵位被除,但吴高幸免于难,所以她还算有一个有些能量的娘家。

    吴忠想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薛熙扬为妻,薛显夫妻难以决断,于是派人将此事告诉了熙瑶让她决定;吴高也知道薛家大事的最后决定权在熙瑶手中,又恰好湘王入京朝贡,所以他将此事和自己的妹妹说了,让她在皇后面前帮着说和说和。

    吴氏自然也愿意,所以此时卖力地说道:“娘娘,这个小侄女我也是从小见过的,前几日又见了一面,非常聪慧,今年十五岁和薛千户(薛熙扬世袭千户)也正相当。……”

    熙瑶思量片刻,觉得吴忠家里不算显赫,又和湘王有亲,应该不会犯了允熥的忌讳,决定将这个小姑娘列为备选人之一。

    她刚想和吴氏说,过两日带着这个小姑娘入宫来让我见见,就感觉肚子不对劲。

    她已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人了,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快生了!

    她也不顾和吴氏说话了,对知易说道:“快,扶我回乾清宫。”知易一愣神,反应过来,对湘王妃吴氏说了一声:“对不住。”就扶起了熙瑶向外走。

    吴氏一愣,转瞬注意到熙瑶的脸色不渝,再加上她挺着的大肚子,明白她这是要生了,马上站起来让开道路并且说道:“快叫太医!”

    正在互相说话众人被她这一声惊住了,随后看到了正在宫女的服侍下缓慢从后面向外走的熙瑶。大家顿时知道是皇后要生了,在熙瑶走出屋子后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你说皇后娘娘这一胎能生个皇子还是公主?”

    “我看皇后这一胎肚子是圆的,多半是个公主。……”

    ……

    ……

    允熥此时已经不和朱楹闲聊了,正想着是不是先和朱柏透个风,就见到昀芷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没等允熥开口训斥就说道:“皇兄,皇嫂要生了。”

    “什么!”允熥叫了一声,随即纠结起来:宴会刚刚开始一刻钟,总不能现在就宣布结束;在后世听说老婆要生孩子离席而去没人会怪罪,但这个年代很可能会让大家议论纷纷,对熙瑶的名声也不好听,她现在生的又不可能是嫡长子。

    昀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允熥跟前的几人都听到了。他们也马上注意到允熥纠结的神色,暗暗纳罕允熥和熙瑶的感情这样好。

    朱柏也和妻子关系很好,见到允熥身为皇帝有无数的妃子对皇后还是这样情深义重,顿时颇为感动,附到他耳朵旁低声说道:“陛下可以装作出恭,妇人生孩子若是顺产用不了多久,陛下过一会儿再回来就是了。”

    允熥听到朱柏的话后马上知道这是一个可以糊弄过去的理由,给了朱柏一个感激的眼神,就站了起来笑着和其它的兄弟说自己上个厕所,然后就出了交泰殿主殿。

    允熥刚出交泰殿就向侧殿跑去,不一会儿跑到侧殿内,见到数十个宫女聚在这里,有些宫女不停的进进出出手里还拿着什么。

    允熥见侍书正在门口,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问道:“熙瑶现在怎么样?”

    侍书被他抓的生疼,但脸上丝毫不变的说道:“产婆已经过来了,正在里面给皇后娘娘生产呢;旁边的屋子里有太医院的三名太医预备着。”

    “输血之人呢?预备好了么?”允熥问道。

    “回陛下的话,一共八人,都在另外一间屋子待着呢,时刻准备着献血。”侍书说道。

    允熥一脸问了十几个问题,侍书一一作答,毫不惊慌。

    允熥也冷静下来,松开了抓着侍书的手,坐到一旁等着。不一会儿昀兰三姐妹和敏儿、文垣、文圻也过来陪着允熥,熙怡得替代熙瑶主持和王妃、公主们的宴饮,不得脱身没有过来。

    因为熙瑶已经生过两个孩子,并且前两个孩子都是顺产也没花多长时间,所以他本以为这次也会一样,但越来越长的时间和不停进进出出的宫女都告诉他这次的情况不妙。

    允熥又紧张起来,但他又不是妇产科大夫,此时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宗室宴会快结束前允熥返回交泰殿主殿又说了几句话,和他们喝了几杯酒,就宣布宴饮结束,然后又急匆匆回到侧殿。

    这时思齐也过来了。思齐因为不能参加宗室宴饮,今年干脆趁着这个时候睡了一觉,醒来后得知皇后要生了,赶忙过来。

    不一会儿熙怡也赶了过来陪着允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从屋里传出了孩子响亮的哭声,产婆也满脸喜色的走了出来说道:“草民恭喜陛下,母子平安。”

    允熥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站立不稳向后跌去,幸好身边的宦官眼明手快抱住了他,才没让他摔倒地上。

    允熥拍拍胸脯道:“可算生出来了。”然后恢复了身为皇帝的意识,说道:“每个产婆赏赐黄金十两,宫女俸禄加五百钱,女官加官一级。”他又让黄福拿出一个金镯子对报信的产婆说道:“朕单独赏你的。”

    “谢陛下赏赐。”产婆跪下说道。

    允熥又吩咐太医看一看熙瑶的情况,强撑着走进去看了一眼自己的第七个孩子,撑不住睡觉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