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71章 朝鲜劳动力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年轻的义持毕竟经历的事情还少,虽然知道父亲的话是对的,但毕竟感触不深。

    但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东方君主对此现在可是感触颇深。

    “遗德兄,从此之后,你我两国就和睦相处,在边界永不驻兵,若是朝鲜犯人逃到了我这里,我定当送回治罪;若是有我永藩的犯人逃到朝鲜,”一个身穿深色大明亲王服饰的年轻男子说到这里,故意有一个停顿。

    “我也定当送回治罪。”另外一名同样身穿类似于大明亲王服饰的中年男子虽然面色不渝,但忙接道。

    “哈哈,遗德兄,既然如此,咱们就满饮此杯。”先前的年轻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酒杯一口饮尽。中年男子也只能陪着一饮而尽。

    先前的年轻男子自然就是永王朱允熞,后面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就是朝鲜国王朱芳远。朱芳远取字遗德,所以朱允熞称呼他为遗德兄;朱允熞取字立淬,所以朱芳远也称呼他为立淬兄。

    朱芳远在得知了图们江北岸出现属于永藩的村落后,十分惊讶,马上派人在图们江南岸设立了村子,并且马上再次派使者出使永藩要和朱允熞商议边境划分之事。

    朱允熞三翻四次的推脱,一直到最近朱芳远亲自来到图们江南岸他才终于推脱不下去了,从海参崴来到图们江北岸被他命名为北川的地方与朱芳远谈判。

    对于边界问题,因为人比土地重要,谈判双方很容易的就达成了一致意见:以图们江为界划分两国。但其它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朱芳远要求朱允熞将境内所有朝鲜人都遣返回朝鲜,但朱允熞怎么可能同意,现在永藩一共才多少人,将他们都送回了朝鲜他哪里还有人手开工建设?所以说道:“这些朝鲜百姓自然都是属于朝鲜国的,但他们自愿来到我永藩干活,并且我永藩也丝毫没有对他们虐待,他们来去自由,孤不便于干涉。”朱允熞说话都用上了‘孤’,这就是在打官腔了。

    朱芳远当然不会接受:“立淬兄,你既然已经承认他们为我朝鲜百姓,那么我让他们回国天经地义,何来来去自由之说?”他很想说:你们大明国内允许百姓来去自由吗!但话在嘴边转了一圈还是咽回去了。

    朱允熞自然又有一套说辞:“……”

    二人唇枪舌战了半天,最后朱允熞答应遣返国内的部分朝鲜人回去,但朝鲜必须提供一些女真奴隶,他以高价收购。

    朱芳远虽然也不愿意将他抓到的女真人卖过来,但最后只得答应。心里盘算着将那些刚刚抓来、还野性未退的人卖给朱允熞。

    之后的事情相对好解决一点,双方答应不收留对方的逃犯,对方若是追索就要遣返回去。这件事情也是永藩占了一点儿便宜。朝鲜的主要人口聚集区都在半岛的中部和南部,几乎不会有逃犯能千里迢迢逃过图们江,逃过鸭绿江的倒不少;而永藩的核心区域就在这附近,肯定会有向这边跑的。

    双方又约定共同进兵清剿图们江两岸的女真部落,在各自出兵规模、指挥人选、用兵时间和战利品、奴隶分配问题又认真谈论了一番,勉强达成了一致意见。

    但不管如何,双方谈判过程中始终比较文雅,朱允熞和朱芳远二人偶尔亲自出面也一直笑脸相对,丝毫没有对对方不敬之处。

    今日是谈判完成后的第二日,前一日朱芳远宴请了朱允熞,今日朱允熞自然要回请他。

    可今日从宴会开始起,朱芳远的表情就十分不渝,虽然在朱允熞对他说话时勉强挤出一张笑脸,但也十分难看。

    朱允熞在心中想着:‘莫非他对于前几日的谈判结果又有些意见?不至于吧,就算真的不愿意也不至于摆出一张臭脸来给我看。’

    他毕竟年纪还小今年才十六岁,酒过三巡后忍不住问道:“遗德兄,你这是怎么了?面色如此难看?”

    朱芳远心想这件事你过几天也能知道,所以坦诚的说道:“不瞒立淬兄,今年年初我派出了船队北向探索,但最近才知道,他们先是遇到了大股海盗损失惨重,后来又在永明海上遇到了风暴,船队全军覆没,还是路过的大明水师救起了几人送至釜山,我才知道此事。”

    “这些船队占我朝鲜水师的一半,我朝鲜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将这些损失的水师全部补充完毕,所以心下忧愁。”

    朱允熞的第一反应是幸灾乐祸:你这段时日与我锱铢必较,没想到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从我这里争取来的东西再多也填补不上吧;并且你派出水师一看就是要从金宁得到黄金,贪心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活该!

    当然他表面上不能这么说,劝解了朱芳远几句。

    他正劝解着,忽然灵机一动,对朱芳远说道:“朝鲜国一时半会难以造出这么多船填补空缺,但大明有船啊!以朝鲜对朝廷的恭敬,从大明买些战船回来皇兄必然是允许的。”

    朱芳远面露苦笑说道:“立淬兄,从大明买船,就算陛下愿意照顾朝鲜,就算船只便宜一些总还是要钱的。我朝鲜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其实朝鲜虽穷,他要是将家底全部掏空也能掏出一只水师的钱。但那样朝鲜国库里就一点儿钱都没有了,万一再发生什么事情他如何应对?

    朱允熞又劝解了朱芳远几句,谁料朱芳远就开始低声下气的借钱。

    朱允熞忽然明白他为何会在今日宴会上摆出这么一副表情来了。朱芳远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了,曾经亲自上过战场,又经历过王子之乱夺取了王位,岂能连这点儿涵养都没有?

    显然他是故意摆出这幅表情,引起朱允熞来问,然后他顺势说出朝鲜发生的事情并且向朱允熞借钱。

    朱允熞在心下暗骂了一句老狐狸,然后想着如何推脱。他可不敢将永藩的钱白送给朝鲜,借给朝鲜他也怕朱芳远借此在还钱时谈什么条件,所以他不愿借钱。

    可是既然话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毛不拔又有些不合适,特别是前几日的谈判中永藩占了便宜。

    朱允熞又在心下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开始思考给朱芳远多少钱能让他不再向自己哭穷。他想了一个数目正要开口,忽然今日也来参加宴会的永藩右相李庆过来敬酒,朱芳远忙端起酒杯和李庆对酌了一杯。

    之后李庆对朱芳远说道:“朝鲜王殿下,臣刚才听见殿下说贵国水师折损一半但暂且没有足够的钱重建水师?”

    “确实如此。”朱芳远说道。虽然承认这个事实有些丢人,不过朝鲜是个小国,没那么多的尊严,只要能从朱芳远这里借到钱,也只能不在乎丢不丢人了。

    李庆说道:“殿下,就算我永藩借给殿下一笔钱,不过是一笔死钱,没有后续,臣为殿下想了一个新办法,可以源源不断的有活钱入账。”

    “什么办法?”朱芳远有些纳闷。莫非是他们要从朝鲜采购很多东西不成?可这也算不上是新办法。

    “殿下,贵国境内应该也有因为各种缘故被判处流放之刑的人。这些人贵国可以用起来。”

    “我永藩现在非常缺乏劳力,殿下可以将这些人由贵国的差役押送看管,送到我永藩之内干活,依照他们干了多少活计,我国将应付的报酬付给贵国朝廷。我国因为人口稀少,所以给这些劳力出的价钱很高,这样贵国不就将他们利用起来赚钱了么?”

    李庆所说的这个办法是允熥告诉他的,但这也并不是允熥首创。历史上2000年后华夏人手里有了点钱儿,工厂雇佣工人的成本急剧攀升,东北的一些企业家就打起了朝鲜人的主意。

    朝鲜方面将本国百姓组织起来,送到华夏境内的工厂做工。虽然工厂方面提供住宿和三餐,但华夏方面的人完全不和这些朝鲜工人接触,任何事情都是与领头的人沟通,最后的报酬也是付给朝鲜政府的代表。根据允熥前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2012年前后每个工人华夏方面付给他们的月薪是一千到一千五百元人民币,但朝鲜工人实际到手的工资远远少于这个数。

    朱芳远一时间被李庆说的这个办法弄得有些懵:这样也成?

    但他仔细思索后就觉得虽然有些丢人,但只要这些派过去干活的人一直在本国的控制之下,也没有什么。

    永藩给予劳力的报酬太高了,只要卖力干活一个月的报酬都可以达到一贯,干最危险活计的人一个月可以拿到三贯之多!朝鲜国内即使农忙时节一个劳力的工钱也不会超过三百钱。

    朱芳远当场并未表态,但第二天就让自己带过来的官员与李庆进行详谈,并且在又经过了几日的谈判后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

    朱芳远松了口气:自己终于有钱了;朱允熞也松了口气:他又有足够的劳力干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