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70章 父子议论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之后就在大阪城内,他们父子唇枪舌战了半日,最后才决定了黄金的分配:给其它人黄金分完后,剩下的他们父子四六开,义持占四成,义满占六成。

    谈完了黄金之事已是日头偏西,他们父子聚在一起吃饭。他们两人的脸皮都很厚,明明刚才因为黄金之事丝毫没有父子之情的谈判了半日,但酒席上又变得父慈子孝了。

    二人一边喝酒,一边随口说着话,他们两个的亲信大臣也陪着。一开始大家都面带笑容的谈论着已经到手的黄金,但要说着说着,他们的话题就不仅局限在黄金了。

    义持对义满说道:“真的要将明子妹妹嫁给大明的永安郡王朱孟炯?”

    “三笠宫,这件事不是已经和明国那边说好了么?他们上个月开始行六礼,已经不能反悔了,你现在又问这个做什么?”义满说道。

    义嗣当了扶桑国王、他们家族取消了姓氏后,按照传统加封义持为三笠宫亲王,加封义满为上皇,所以义持又可以被称为三笠宫义持。当然在对大明的文书中义持自称为郡王。

    三笠宫义持说道:“就算义嗣只相当于大明的亲王,但明子出嫁怎么也得嫁给大明的一个亲王,竟然只是一个郡王。”

    “大明的亲王都是一方藩王,中原国家又一向瞧不起咱们扶桑人,岂会迎娶明子为正妃?当一个侧妃还不如嫁给郡王为正妃。”义满说道。

    三笠宫义持当然知道义满的话是对的,更不必说将明子嫁出去还有其它方面的考量;若非如此,当初商议时他就会坚决反对了。可他还是觉得心中憋闷。

    他又道:“还有租借横滨之事,我扶桑怎么能向外国租借地方。”

    “不是租借,是作为明子的嫁妆,算成一万石的田地。当地的百姓也是仍旧归属于扶桑的大名。”义满纠正道。

    “若是当地的大名靠上了明国人,那么咱们想让当地的大名听话更加不容易了。”三笠宫义持说道。

    “这我也知道,但明国指名要横滨,并且将濑户内海的港口让明国人使用不是更加危险?所以只能将横滨借给他们使用。并且我已经和明国的使者问过了,朱孟炯已经被明国的皇帝任命为了横滨总兵,看来是要长期镇守横滨,只要明子能笼络住朱孟炯的心,关东的大名自然得不到明国的支持。”

    “为了让明子能笼络住朱孟炯,我让那些专门服侍明国使者的侍女教导明子了,一定会让朱孟炯喜欢上明子的。”义满说道。

    “何况咱们扶桑也不是南洋那些小国,明国就算干涉,只要咱们家蒸蒸日上也丝毫不惧。当年元国两次渡海侵略,不是都失败了么?咱们扶桑武士都有很高的和族自尊心,没有谁敢光明正大的勾结外人。”

    “并且明国既然要横滨,那就是有大用,多半会作为一个船队重要的中转之地。这样咱们就可以与他们做生意赚钱了。”

    其实当初允熥派使者过来说要租借横滨时,他义满也觉得有些惶恐。经过反复研究最后定下了给大明的条件。并且他也和关东的大名商议了许久才让他们同意让出横滨。

    这时在场之人除了义满父子外,其它的大臣都已经喝醉了,开始满嘴跑火车。另外一家幕府御用商人的家主,住友新一说道:“那些北方荒无人烟的地方还有这么多的宝贝,真是想不到。听说明国过了金宁还发现了许多地方?说不定就有很多更加珍贵的宝贝。咱们扶桑也要派出船队向北探索,不能让这些宝贝都被明国人独占了。”

    “对,这些地方本来就在扶桑的北面,距离扶桑更近,那里的宝贝本来就应该是扶桑人的!”有人附和。

    义满和三笠宫义持父子听了这些话只是微笑。埋在地下无主的宝贝自然是谁先发现归谁,并且扶桑也打不过明国,说这些话只是让人笑话。刚才说话的人也不过是喝醉了说胡话,清醒时不会说这样的话的,让人笑话。

    但三笠宫义持却好像动了心思:“父亲,住友新一的前半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咱们也派出船队北上去探索吧。”

    “义持,”义满严肃地称呼他的本名说道:“咱们扶桑如何与明国相比?明国实力强大,就算上百艘船、数千船员全部死在北边,对国内也没什么影响;但咱们扶桑万一损失如此惨重,水师就是伤筋动骨啊!”

    “这次派出船队北上探索,一百条船中有二十艘是东北各藩大名的,三十艘是临时招降的海盗的,咱们将这些残余海盗的船编入水师,不过损失了二十艘船,但他们若是没有带回黄金,咱们想补充上这二十艘船就不知道要花多久。”

    “所以万万不要和明国相比。咱们手里的这些家底都是两三代人辛苦攒下的,没有浪费的本钱。能跟着明国偷偷捡些残羹剩饭就行了。”

    三笠宫义持毕竟年纪还轻,还有年轻人的热血,对于这种情况颇为不满。

    义满因为他毕竟是征夷大将军,手里直接握有一些船队,和各地的大名也有联络,所以又叮嘱道:“这次咱们的船队总算是回来了一部分,但听说朝鲜人的船队全军覆没。这一下子朝鲜水师折损了一半,还丝毫黄金都见不到,朝鲜之后半个海岸线都没有防护了,海盗恐怕会频频光顾,税赋恐怕也会减少。”

    “并且还听说他们颇有国内的大家族子弟折损,朱芳远后续的麻烦事还多着呢!咱们扶桑要是来这么一次,恐怕也有的是麻烦事。就说这次,许多武士阵亡在海上,如何安抚他们还有的头疼。”

    听到这句话,三笠宫义持终于老实了。他再自信,也不敢说探索就没有伤亡。若是武士死在海上,麻烦事很多。他现在都不知道回了京都后安抚那些武士家人要付出多少代价和时间。

    义满见他明白了,也就不再多说。他看了看刻漏见天色已晚,让大家散去。

    他最后对义持说道:“你若是想当一个合格的主政,记住一个词:谨慎。冒险是一无所有和财大气粗之人做的事,不是咱们这样的人家该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