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69章 扶桑船队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允熥在他们告退后站起来,眼睛看向了墙上挂着的大明地图,眼珠子在荆州、武昌、开封和太原四个地方跳来跳去,最后目光定在了荆州,自言自语道:“就是他了。”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黄路说道:“给湘王传旨,让他下月初,”他忽然又停下了话,自言自语:“不,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今年又不是闰年,……”

    允熥又嘀咕了几句,吩咐道:“让他今年过年带着世子来京朝见。算了,你去找金善,让他草拟一份圣旨,宣湘王正旦入京。”

    黄路也不知允熥是在想些什么,听到他最后的吩咐后就躬身说道:“是,陛下。”之后马上转身离开了殿内。

    允熥吐了一口气,走到窗户边看了看窗外,注意到太阳已经接近正南,高高挂在天空中照耀着大地,为了安全起见,乾清宫主殿附近一丈内没有任何树木,所以阳光直直的照进了玻璃窗内,让抬起头看的允熥仅仅看了一眼就赶忙低下头来。不过他至少已经确定现在已经是午时了。

    “竟然接见他们就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允熥感慨了一句,随即对王喜说道:“告知御膳房今日中午朕就在乾清宫用膳。”

    “并且让侍卫告知何荣、张晓东等人,下午未时正进宫见朕。”允熥又在王喜叫来一个小宦官吩咐时补充了一句。

    允熥又在屋子里拿出了南洋去年和今年的奏报看了一会儿,起身前往膳堂用膳。

    但路上他又想起了方鸣谦所说的永明海内没有见到大股海盗之事,心想:‘这些海盗到底都去干什么了呢?’

    ====

    此时大阪城外难波津(港口),有数十人等在码头上,像是在等待什么重要人物一般。

    其中一个身穿铠甲、身材雄壮有力、只是矮小一些的侍卫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然后对身旁一名身穿从大明贩卖过来的上用丝绸所做成衣服的中年男子说道:“太政大人,他们到底还能不能回来?”

    被称为太政大人的自然是义满,现在全扶桑只有他可以被称为太政大人。在他儿子义嗣当上扶桑天皇后,虽然旋即对大明称臣自称扶桑国王,但对内仍旧自称天皇,他们家就去掉了姓氏,只留名字。他此时说道:“昨日他们派回来的人你也见到了,约定此时入港,如何不能回来?”

    “大人,派回来的人是五日前就与大队分开来报信了,他们船上装着的又是那样价值极高的东西,若是就这五日被匪徒虏获,那……”那人说道。

    “这,”义满也思索起来。他这个随身侍卫说的话是很有可能的。他们派出的船队运送的东西太过贵重,不要说从南边过来的海盗,就是扶桑本地人组成的海盗甚至外番的大名知道了都会来抢夺。

    他想了想正要说话,忽然听到有人喊道:“有船只进港了!”他马上抬头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就见到了数十艘船只缓缓驶进了港口。他马上高兴起来,还从兜里摸出了一件物品说着:“天照大神保佑。”但等船只距离码头越来越近,他发现这些船大多有所破损,顿时又担心起来。

    等到第一艘船靠岸,一个他派出去的人下了船向他汇报后,他才放下心来,说道:“带我上去看看!”

    义满带着几个侍卫走上了一艘吨位最大、看起来也最完好的船只,让自己的亲信掀开了一片油纸布,顿时一片反射的金光照耀进了人们的眼中!此时太阳又大,晃的他们睁不开眼。

    这艘船,还有这只船队的所有船只,现在都满满的装载着黄金。

    他们自然就是义满派出去搜寻黄金的船队了。今年二月开春这只船队就从大阪港出发向北探索。他从大明探听来的消息是产黄金之地被命名为金宁,在北海道更北的地方;所以他和东北地区的几个大名联手派出人去北海道劫掠阿依努人带路,派出船队探索。

    他们还暗中派出了人伪装成渔民跟随大明的船队。不过在到了千岛群岛后这个法子就不顶用了:这个时候扶桑的渔民还没有去那么靠北的地方打鱼的先例,肯定会让他们看出来。

    之后他派出的船队继续北上时,又遇到了从北静海(白令海)漂浮过来的浮冰,沉没了几艘船。最后好不容易到达了金宁取了一些黄金回来。

    但消息随即就泄露了,或许是船队里本来就有海盗的人,或许是被人看出来了什么纰漏,反正从船队抵达青森起就有海盗尾随他们,到了宫城更是有海盗开始袭击他们。方鸣谦之所以在永明海没有发现几个海盗,就是因为这些海盗去扶桑东海岸对付义满派出的船队了。毕竟与大明的船队相比,扶桑官府的船队要更好对付。

    他们好不容易才打退了海盗,返回这里。但出发的时候大大小小上百艘船只,回来时只剩下了三十余艘。

    义满看着他们一箱一箱的搬运黄金,十分高兴,但随即想起了被击沉或者被海盗掠走的船上的黄金,又变得一脸苦色了。义满的侍卫就见他脸色不停的变幻。

    ‘莫非太政大人学过大明巴蜀人的绝活变脸不成?’这个侍卫想着。

    清点完毕后,世代为幕府将军服务的三井友和对义满说道:“一共十八万两黄金。”

    “多少!”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义满的大儿子,已经当了征夷大将军的义持也来了这里,此时和义满一起惊呼道。

    不过义满马上想到了那些被抢去的船上的黄金,顿时又有些郁闷。

    义持可没有他爹这么多的想头,一门心思想着自己能够分到多少黄金:‘手下亲信的大名都要分一些,每人最少要分一千两,收拢人心;亲近侍卫和军队的武士,不管官大官小也都要赏赐一些;这些船员肯定都私藏了一点儿,但多少也要赏赐一些。这样算下来,最后能落到朝廷手里的黄金大约能有十二三万两。’

    ‘之后就是和父亲争夺更多的黄金了。’他斜着看了一眼义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