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62章 满江红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岳飞,字鹏举,生于宋徽宗崇宁二年(西元1103),两宋之交的名将。宋高宗绍兴十二年(西元1142)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享年四十岁。岳飞遇害后,狱卒隗顺冒着生命危险背负他的遗体越过城墙,将其草草葬于九曲丛祠旁。宋孝宗继位后马上下令给岳飞昭雪,并高价悬赏求索岳飞遗体,得到后用隆重的仪式迁葬于栖霞岭下。宋宁宗嘉泰四年(西元1204)追封岳飞为鄂王,加谥号武穆,后又加谥号为忠武。

    岳飞之死被认为是千古第一大冤案,当时人们就愤恨不已,油条一度被称为‘油炸桧’,更有军队小校曾意图刺杀秦桧。即因为岳飞的才华也因为他的蒙冤曲死,一直到明末岳飞都是武圣人。直至满清因为众所周知的缘故淡化岳飞,抬举关羽为武圣,他的名声才略微降低。

    想到岳飞,允熥也略微有些失神,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明日不必清出西湖一角了,朕去拜访岳王庙和拜祭岳飞墓。”

    之后几人退下,允熥返回后院。

    见到允熥,昀芷马上问道:“皇兄,明日去游西湖么?”

    她的眼睛带着极高的期待,但允熥只能说道:“不,明日去岳王庙悼念岳飞。”

    “悼念岳飞?”昀芷自己呢喃了一句,随即说道:“杭州还有岳飞庙么?妹妹竟不知道。”

    “既然杭州有岳飞庙,那么悼念岳飞也是正理,明日妹妹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允熥叫到。

    “自然是拜祭千古名将岳鹏举了。”昀芷说道。

    “你,算了,你去就去吧,但万不可有丝毫唐突的地方。”允熥叮嘱道。拜祭死人比接见活人规矩还多,若是有一丝一毫不妥之处,恐怕他会被言官弹劾的奏折淹没。

    “放心吧皇兄,妹妹记得。”昀芷说道。

    “岳飞,谁是岳飞?”忽然响起了这么一句稚嫩声音的话语。允熥回头一看,就见到宝庆和贤琴在宫女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姑姑,我知道岳飞是谁。岳飞是赵宋名将,与金国打仗屡战屡胜,但当时的皇帝,我忘了叫啥了,是个昏君,连发十二道金牌让岳飞退兵,岳飞无奈退兵。之后奸相秦桧嫉贤妒能,诬告他谋反将他处死。昏君的儿子即位后为岳飞平反。”贤琴说道。

    “我爹十分喜欢听说书人说《武穆精忠传》,所以我也听过。……,岳飞在让他认罪的纸上写到‘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她现场来了一段评书。

    “看来他是一位大大的忠臣,”宝庆小手一挥,“既然如此理当悼念。明日我也要去悼念。”

    “皇兄我也要去拜祭。”贤琴也说道。

    允熥此时已经放弃治疗了,说道:“那就都去。”允熥随后吩咐明日李莎儿也去。

    但允熥仍然做了预备。他对平日照顾宝庆的纪女官和照顾贤琴的李女官吩咐道:“若是宝庆或者贤琴有一丝一毫要捣乱的可能,马上将她们抱起来。”二人忙不迭的应诺。

    第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允熥起床洗漱完毕招呼所有人用过早膳后,前往西湖西北的岳王庙。

    到了地方,这次带来的卫所士兵和杭州的警察已经让这里除了几个等候的官员外无其他人,但外围围了无数闻讯赶来的百姓,这些人见到皇帝的车驾过来后马上跪下山呼万岁。

    允熥让侍卫对百姓说今日皇帝来悼念鄂王,请百姓散去。一些家里有事的百姓散去了,但大多数百姓仍围在外围,并且人越来越多,还有很多一府二县的生员和当地的童生赶过来围观,虽然他们其实也看不到什么。

    允熥也不在意他们,从车上下来走进庙里。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昀芷等人也从车上下来,走进岳王庙。

    允熥走进庙内看着岳飞的塑像,又看了看一旁摆放的牌匾:有据传岳飞自己手书的‘还我河山’,有宋孝宗手书的‘精忠报国’,还有其他几个牌匾。

    允熥说道:“拿笔来。”

    一旁早有准备的岳王庙庙祝端过笔墨纸砚来摆放于允熥面前。

    允熥提起笔,写下‘中华脊梁’四个字,又在另外一张纸上写下‘忠孝无双’四个字,并且吩咐道:“将朕这两幅字镌刻为牌匾,悬挂于庙前。”

    庙祝躬身答应着,双手捧着允熥的墨宝退下。

    允熥又注视塑像片刻,说道:“传朕旨意,加封岳飞为精忠武圣亲王。”又道:“岳飞可有后人?”

    胡广上前说道:“陛下,岳武穆自然有后。杭州城中就有岳武穆长子岳云的后裔。”

    “加封其为圣武侯,世袭罔替。”允熥吩咐。

    胡广觉得不妥:‘怎么追封岳飞都没什么,可加封其后人为侯,有些过了。’

    但这样的场面下他也不敢违背允熥的意思,只能答应下来。

    之后昀芷等人走进来拜见。有些让允熥意外的是,她们都十分规矩,包括两个小孩儿都没有逾礼之处,虽然她们进来拜祭已经不太合规矩了。

    尤其是李莎儿。她在民间长大,对岳飞和允熥他们不一样——允熥他们是俯视岳飞,站在统治者的角度赞颂岳飞的忠勇;而李莎儿是从百姓的角度对岳飞景仰,所以对他更为敬佩,此时更加激动。

    允熥在离开岳王庙前对胡广说道:“从杭州府府库拨款,重修岳王庙,不得差于当地寺庙中最精致的佛像。”胡广也只能答应着。

    中午休息过后,他下午又去了栖霞岭下的岳飞墓拜祭。

    王喜带了无数祭拜坟茔的祭品,到了岳飞墓前全部摆上。允熥亲自为岳飞点了一支香,又嘱咐守墓人:“一年四时佳节,要时时不忘祭祀。”守墓人答应着。

    最后张辅小声对允熥说道:“陛下为岳武穆赋诗一首吧,以表现大明对于岳武穆的重视。”

    允熥此时不知在想些什么,一首满江红脱口而出: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

    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

    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

    最无辜,堪恨更堪怜,风波狱!

    岂不念,中原蹙?岂不惜,徽钦辱?

    但徽钦既返,此身何属!

    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

    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

    现场顿时雅雀无声。虽然点评的是前朝的宋高宗不是本朝的皇帝,但好歹也占了三纲中的君字,一般情况下即使评价也不过是笼统的使用昏庸无道之类的修辞,哪有做剖心之论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允熥身为皇帝可以这样分析前朝皇帝,哪有拿到大庭广众之下说的?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忽然从外围传来一声哭泣,一个人跪倒在地大哭道:“谢陛下替我等秦姓之人说句公道话。杀害岳王爷岂是秦桧一人可以做到的。”

    允熥此时回过神来,懊悔不已:‘自己怎么能公开诵读这么一首词?自己来拜祭岳飞是要弘扬岳飞对于大宋的忠诚,提倡忠君爱国,不是为了黑宋高宗赵构,更不是为了在这件事情上替秦桧翻案。’

    允熥马上说道:“刚才那一首词不许镌刻,朕另有一诗悼念岳飞。”

    “水店回罔抱,春湍滚白沙。

    战场犹傍柳,遗庙只栖鸦。

    万古关河泪,孤村日暮笳。

    向来戎马志,辛苦为中华。”

    允熥生怕他们只记得第一首词,忙又题写了一首诗:

    “将军埋骨处,过客式英风。

    北伐生前烈,南枝死后忠。

    山河戎马异,涕泪今古同。

    萋绝封丘草,苍苍落照中。”

    但他回过头来看向周围的人,见到他们对于自己的这后两首诗都没什么反应,心中暗叹一声,嘱咐胡广稍后将自己吟诵的后两首诗刻在石碑之上立于岳飞墓旁,转身走了。

    之后正如允熥所料,那首《满江红﹒题岳王墓》迅速被杭州所有的读书人所知,并且以很快的速度向周边传递;而后两首以《题岳王墓》为题的诗虽然也有读书人传唱,但远远不及《满江红》流传的广,议论的人多。

    允熥也没办法,只能这样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的允熥从第二天开始游览杭州的风景名胜。钱塘江大潮、灵隐寺景观,自然都是要看的。

    当然,杭州最出名的西湖更要游览。允熥不仅泛舟西湖上惊起一滩瓯鹭,更是带着昀芷、李莎儿她们全部将西湖十景游览了个遍。贤琴还真的走进雷峰塔内转悠了一圈,出来时还嘀咕了几句,似乎是在抱怨为何白娘子已经不再关押于雷峰塔内了,关押白娘子的人也都不见了,使得她无法主持正义。

    西湖这样的风景名胜允熥自然是要留诗纪念的,搜肠刮肚吟诗一首:

    “柳暗花明春正好,重湖雾散分林沙。

    何处黄鹤破瞑烟,一声啼过苏堤晓。”

    花了五天时间,允熥将杭州城中的名胜都游览了个遍,总算尽兴而返,也总算是打消了错吟诵一首词造成宣传效果不佳的郁闷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