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57章 我来也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陛下,宝庆公主殿下手下的宫女说,陛下宣慰返回时宝庆公主想私自在上沪城里转一转,带着几个也不过八九岁、不知规矩的小宫女悄悄溜出了车驾。”

    “公主殿下的女官知道后马上告诉了臣,臣迅速派出很多侍卫寻找公主殿下,天幸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并且公主殿下没有受伤。但殿下依然受到了惊吓,现在仍旧惊魂未定,殿下身边的女官纪氏正安慰殿下。”李波说道。

    “竟然让堂堂公主溜出了车驾,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还有宝庆身边的宫女也是一样,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允熥愤怒的说道。

    此时车驾还在前行着,李波想跪下请罪都办不到,只能惶恐的说道:“臣罪该万死!”

    “你们所有的侍卫,统统贬官一级,罚俸一年;守卫宝庆那一段马车的侍卫剥夺侍卫身份驱赶回卫所,永不叙用;宝庆身旁的宫女、女官,待朕问一问宝庆的意思再行处置,但那几个胆敢怂恿宝庆的宫女,全部处死!”允熥说道。

    李波答应着,然后说道:“有一民间义士,帮助臣等从想要拐骗殿下之人的手中救出了殿下,陛下怎么处置?”

    “宝庆还真的要被拐骗?那些敢于拐骗她的人抓到了了吗?”允熥问道。

    “一共八人,除一人当场被打死外,其余七人均被抓到了。”李波答道。

    “传朕旨意,以十恶不赦之罪在上沪县城门口将他们七人凌迟处死;若有家人,全部流放雲南。”允熥说道。

    “至于这个民间义士,带到行在,朕要亲自接见奖赏。”允熥说道。

    李波应诺,然后传旨去了。

    不一会儿车驾回到行在,允熥忙去安慰宝庆,也处置了她身边失职的几个宫女,随后来到前厅接见这个救助了宝庆的民间义士。

    这人出场就让允熥十分惊讶:他的衣服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身材也不惹人注意,但脚上的鞋却不一般,并且他双手都是老茧,一看就是勤练武艺之人;但他最引人注意的,是他有一只眼睛是瞎的!

    允熥一怔,顿时联想到了一个人,又想起来刚才他进门解刀时提起刀鞘的手法,一句话不由自主脱口而出:“你是叫座头市,还是胜新太郎,或者藤虎一笑?”

    这人一怔,先行礼道:“草民见过皇帝陛下。”然后说道:“陛下怎知我从前在扶桑?”

    ‘他还真的来自扶桑?我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允熥心中这样想着,嘴上却说道:“朕在问你话。”

    “启禀陛下,草民无名无姓,大家都叫草民独眼狼。”这人说道。

    他就是之前那个独眼狼了(第284章)。萧卓不得不将他赶出店铺后,他就在市舶司浪荡,偶尔接一个护卫的活计。今日他见到宝庆要被人骗走,触动了他的某根心弦,出手救助了宝庆。

    允熥有些奇怪,问道:“你的来历如何?”

    “陛下,草民是个孤儿,也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在扶桑的抚育院长大,后来偶遇名师得传这一身武艺。”

    “草民的师父是扶桑的一名武士,无儿无女,本来打算将草民作为养子继承衣钵,但在一次战争中草民之师战死,草民所在的藩被打败不得不减少武士的数量,草民无法继承武士之位,就成了浪人到处流荡,也曾在海上为盗。”

    “后来草民的左眼受伤后难以继续在海上为盗,拜托结识的大明商人办了一个大明的户籍,后来到上沪市舶司谋生。”

    允熥想起之前常瑞江对他说‘这人的刀法诡异,那被擒下的七人武艺都不低,但联手却都不能从他手中夺下公主殿下’的话,断定这个独眼狼一定在说谎!

    武艺如此高超的人,怎么可能无法继续在海上为盗?并且他之前所说的话也颇多闪烁不清的地方,是谎言的可能性很大。

    但允熥才不会费力气去查他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只是因为独眼狼救了宝庆,所以要奖赏他,与他的身份毫无关系,之后他们多半也不会再有交集,查他的身份没有必要。

    所以允熥只是说道:“你救了公主殿下,功劳甚高,你想要什么奖赏,朕一定满足你。”

    他本以为独眼狼会要一堆的金银珠宝,或者得到一个世职;至于可能请求的为师父报仇或者其他与扶桑有关之事,因为他对于自己的身世语焉不详,所以应该不会提出。

    但出乎允熥预料的是,独眼狼跪地说道:“陛下,草民请求陛下允许草民加入大明的军队,为大明效力。”

    允熥非常惊讶,摸不清这个独眼狼是怎么想的。但他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朕任命你为府军前卫指挥佥事,负责教授府军前卫武艺。”

    他想着这个独眼狼的武艺不错,想让他教一教府军前卫武将武艺;就算他不好好教也没什么,起码多了一个武艺高强的人陪他们过招,让他们见识见识海外的武学。并且就算他是想要过来当间谍,扔在府军前卫也什么情报都窃取不了。

    ‘到时候让侍卫们轮班去府军前卫和他过过招,长长见识。’允熥想着。

    独眼狼没有推辞,说道:“草民谢陛下恩典。”

    允熥又道:“你若是加入了我大明的军队,就必须有一个名字。你之前随师父学艺时也应该有过名字吧。”

    “陛下,草民不敢用师父赐下的名字,请陛下赐名。”独眼狼身子微微颤抖,说道。

    ‘请朕赐名?什么目的?’允熥有些怀疑,但因为他救了公主立下大功还是决定赐名。允熥刚要随口给他起一个名字,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住笑说道:“那朕就赐你名为,我来也。”

    站在允熥两侧的侍卫都面面相觑:陛下这是起了个什么名字?哪有姓‘我’的?‘我来也’根本算不上一个正经名字,外号也很少有这样的。

    但独眼狼却躬身说道:“谢陛下赐名,从此之后,草民就叫做‘我来也’。”

    允熥也没想到他真的接受了,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既然独眼狼接受了这个名字,他也不会再说什么,只是说道:“既然如此,朕以后就称你为‘我来也’。朕还有些日子才会回京,你先跟随朕,在朕的身边为侍卫吧。”

    “是,陛下。”‘我来也’说道。

    之后允熥又问了问‘我来也’的师父来历等事情,又赏赐了他一些金银,让他退下了。

    等他出去后,允熥马上对李波说道:“你看着他点儿,朕虽然不认为他是为了刺杀朕而来,但他肯定有什么问题,也不知到底是想借助些什么。”

    “还有,刚才他说的自己所在的藩和师父的姓名都记下了吧?回京后将这些资料交给朱孟烷。朕记得扶桑那边儿现在还在走礼仪,要明年开春才能将女儿嫁过来,他也明年开春才能当横滨总兵,让他到时候在扶桑查一查。”

    李波答应着。

    下午允熥又批答了一堆折子,伴晚时分又去宝庆的寝室安慰她。宝庆毕竟只是笼中的小鸟,这次吓得不轻,一直到现在还有些害怕。允熥像父亲一样将她抱在怀里低声安慰,总算让她好些,也有了困意睡下了。

    之后疲惫的允熥吃了过饭回到自己的寝室,也没看寝室内都有谁在,吩咐随行的宫女说道:“给朕揉揉肩。”他这次特意带了一个擅长按摩的宫女过来。

    马上有一双小手按上了他的肩膀,允熥闭上眼睛要享受按摩,但他随即发现这双手的按摩手法却不是他惯常接受的按摩手法。

    允熥忙睁开眼睛向后看去,见到一个有些面生的宫女,此时收回了双手不知所措的站在他身后。

    允熥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是今日收来的女人,好像是叫做李莎儿的。因为宝庆受到惊吓之事,他把她给忘了。

    允熥问侍立在一旁的黄路说道:“为何是她按摩?”

    黄路说道:“陛下,她自称有独到的按摩手法,所以奴才贸然让她为陛下按摩。”其实他已经尝试过了,所以才敢让李莎儿给允熥按摩。

    允熥又重新坐了下来,闭上眼睛说道:“那就继续按摩吧。”

    李莎儿上前继续按摩。

    允熥疲惫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本人也渐渐放松下来,同时他因为宝庆受到惊吓之事而压下的欲火也渐渐又升腾起来,说道:“你们都出去,李莎儿留下。”

    黄路马上带着宫女、宦官们出去了。

    允熥站起来一把将李莎儿抱起,将她放到床上,开始脱她的衣服。李莎儿一开始还有些本能的抗拒,但她想起了昨日长辈们吩咐的话,停止了抵抗并且顺从着允熥的动作。

    黄路站在屋外,不一会儿就听到屋里传来女子的呻吟声,心中暗道:“若不是我帮忙,以陛下的忙碌,等到了京城你也未必能爬上陛下的床。”同时他不自觉摸了摸右手的袖子,那里好像有些分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