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42章 详情与集市见闻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 ,最快更新踢开永乐最新章节!

    “哦,入国子监之前就已经是现在的名字了?”允熥陷入了深思:‘在国子监风评不错也没什么,但入国子监之前他就名为慕天颜就很奇怪了。除非,他在入国子监之前就知道自己将要进入国子监。’

    “这个慕天颜家境如何?在朝中有什么亲朋故旧么?”允熥忽然问道。

    “启禀陛下,慕天颜此人有一族叔,曾在朝为官,洪武三十年获罪被贬,然后致仕回家了。”常瑞江说道。

    “原来如此。”允熥觉得他已经明白缘故了。

    然后允熥又问了几个问题,让他下去了。

    此时已是亥时初,这个年代已是深夜时分,允熥打了个哈欠,招呼随行的宦官。

    王喜带着两个小宦官走进来,指示他们收拾桌子并且服侍陛下歇息。

    允熥躺到床上,在睡着之前,忽然觉得贴心的秘书有多么重要,也忽然明白了为何历朝历代皇帝多有重用太监的。

    贴心秘书的重要性就不多说了,后世很多官员调职时都会带着用熟了的秘书;皇帝日理万机,一个合格又忠心的秘书非常必要。而一般的官员进出后宫颇多忌讳,最适合当秘书的就是宫里的太监了。就连允熥,实际上也让王喜等人承担了秘书职责,并且教他们识文断字了。

    ‘司礼监的出现和壮大说到底还是文武势力不平衡,皇帝需要一个势力平衡文官。朕一定不会被逼得这样做的。’允熥脑海中划过了这个念头后就睡着了。

    ……

    ……

    第二天,允熥详细了解了一下苏州城的农业发展情况。

    他翻出了前几年苏州府和锦衣卫的档案,与今年的统计相对比,发现苏州种植经济作物的田地多了些。虽然仍远远少于种植粮食的,但比洪武三十年已经多了两成,这才仅仅过去三年。当然官府收税不收经济作物,他们用卖掉经济作物的钱购买粮食交税。

    当然知府向宝很讨厌这种情形,所以火耗大多加在了这些农户身上,致使他们现在与种植粮食的农户收益也差不了多少。但不是每一任知府都是向宝,他们将来总会获得比种植粮食更多的收益,江东地区粮食产量萎缩、逐渐沦为经济作物的主产地是必然的。

    若是历史上的大明,估计会想方设法阻止这一进程,但最后仍然阻止不了,致使粮食不足粮价大涨。但允熥不会。

    允熥一直对于一件事情非常奇怪,为什么历朝历代一直盯着中原这块地方,而从未想过征服南洋呢?尚之信、耿精忠、郑克塽之流,在完蛋之前为何不带着少量亲信部队逃亡南洋呢?以华夏军队的战斗力,带着两三千军队在南洋地区打下一个地盘过自己的小日子不困难吧?非要被抓到北平丢了脑袋才高兴?

    不管别人能不能理解,反正允熥理解不了。正因为有南洋,他丝毫不担心江浙一带粮食减产。只要大明有强大的海军,即使不在南洋封王也可以买到足够的粮食填饱整个大明百姓的肚皮,价格还比国内的粮价要低。

    所以他虽然不会直接干涉江浙一带的农作物种植,但随着经济进一步的发展,早晚经济作物会成为主流。

    允熥还看了有关于苏州的其它资料,譬如青楼行业的规模现在多半也是仅次于京城的全国第二,不过随着上沪开海有被上沪超过的趋势;另外东南地区的人入京基本上都会经过苏州,使得苏州的旅游业虽然仍微不足道,但在全国也算得上是一致独秀了;等等。

    另外允熥还要抽时间安慰因为不能去逛集市而闹脾气的宝庆和贤琴,一天的时间呲溜一下就过去了。

    伴晚时分用膳的时候,昀芷不停的说着在苏州集市的所见所闻,让宝庆和贤琴极为眼热,贤琴还不敢,但宝庆一个劲的抱怨允熥。

    昀芷说道:“苏州府的集市真的比京城还繁华的多,很多我在京城都没有见过的货物都有,我买了不少东西呢。”

    “还遇到了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并且珠宝首饰的品味也与我相仿,我们两个聊得非常开心。若不是我的身份不能暴露,我就和她约为姐妹了。”

    “对了,我还看到了几个看起来不怎么穷、身边还带着侍女的女子脸上没有戴面纱,苏州府的风气这样开放么?不对,为何还有很多脸上带了面纱的人?况且那几个女子的气质好像也与一般的女子不太一样。”

    允熥感觉这几个女子八成是妓家,还不是那种顶级的名妓——顶级的名妓一般不出门,多半是一些中等妓馆的头牌或者高档青楼的次等妓家。京城毕竟是京城,远离秦淮河的集市妓家不会去也不敢去,所以昀芷没见过。不过这样的事情就不必和昀芷说了。

    最后昀芷说道:“明日我还要去逛集市。”

    “昀芷,待一天吧,隔一日等后日再去逛集市。”允熥害怕她每天都去逛集市引起注意,虽然绑架公主的后果在大明是任何人都承担不起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些好。

    “那好吧,皇兄。”昀芷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但昀芷其实在心中偷笑呢。她能够出去逛集市一次已经觉得很满意了,刚才说‘明日我还要去逛集市’其实是在试探允熥,若是允熥此后不让她出去也没什么;可是允熥竟然仍旧允许她出去,她高兴坏了。

    第二天允熥仍旧是研究苏州的详情。一直到这一天伴晚,苏州锦衣卫主事冯先章来到行在,对允熥说道:“陛下,臣已经与李家诉说此事了,李家愿意谈一谈,但心中仍然有疑虑。”

    “李家还有什么疑虑?就算你不报朕的名号,他们也不敢小瞧你吧?”允熥说道。

    “陛下,距离开国才三十余年,沈,的故事才过去没多久,李家还是害怕。”冯先章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允熥也没办法彻底消除他们的疑虑,半晌说道:“只能慢慢的转变他们的想法了。朕是绝对不会卸磨杀驴的。”

    ==================================

    谢谢书友板块飘移、其四七七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