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39章 再接见与游览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杨中书,指的是杨子荣吧,这次随行而来的中书舍人只有他一个姓杨的。是京里有了急事么?’允熥一边想着,一边对黄路说道:“宣杨子荣觐见。”

    随后允熥穿好衣服,等杨子荣走进来后问道:“可是京城有什么事情么?”

    虽然只是私下里,并非公开场合,但杨子荣仍然一跪三叩之后才站起来说道:“陛下,臣刚才听闻陛下今日午后欲游玩狮子林园,可是确实?”

    “确实。怎么,你也要进谏阻止朕游玩不成?”允熥皱着眉头说道。

    朝中的大臣进谏几句也就罢了,就当没听见;你杨子荣可是内阁大臣,在外朝大臣尚未进谏之前就进谏,不太合适吧。

    杨子荣当然听出了允熥话语中的不耐之意,赶忙说道:“陛下,臣并无进谏阻止陛下游玩苏州名胜之意。当年唐太宗东征高丽路上,虽是军国大事,却也游览了一路上的风景名胜;陛下现在不过是出巡体察民情,游览苏州府名胜有何不可?”

    杨子荣不仅没有劝谏允熥不要游玩,反而找出了历史上明君的例子证明皇帝可以游玩,也不知是早有准备,还是刚才紧急之下想出来的。

    允熥听了杨子荣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嘛!李世民这样的明君在带兵打仗的路上还游览名胜,自己就不行?就是,‘李世民这个人物举的不好,儿子贪恋母妃,最后才差点儿三世而亡。不过杨子荣能够在这短短的一瞬之间想到这个例子也算是才捷敏达了。’

    想过了这些,允熥才问道:“那杨卿来见朕是为何啊?”

    杨子荣听到允熥又用‘杨卿’而不是‘你’来称呼自己,松了口气,说道:“陛下,虽然游览名胜无碍,但陛下巡视苏州府、县二级学校,当为首先。”

    对啊,允熥听了杨子荣也明白过来了,作为皇帝,到了一个地方怎么能先游玩呢,当然要巡视当地的学校,勉励学校的生员,亲自提拔几个人到国子监读书。

    并且苏州府的卫所官员尚未接见过,也要接见。毕竟论理苏州卫的指挥使是正三品,比苏州知府还高一品二级。

    允熥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之前在镇江府和常州府也是依照规矩接见过了府衙官员后就接见卫所官员的,怎么到了苏州府就忘了。

    不管为何,幸好现在还可以补救,允熥说道:“既然如此,宣苏州知府、府同知、两县知县到行在。你去找濮屿,让他准备巡视学校之事,并且派人到苏州卫、镇海卫、太仓卫和几个所儿,传主官明日早上面见朕。”

    “是,陛下。”杨子荣领命而下。

    杨子荣退下后,一边走着一边擦了擦汗。他今日前来劝谏允熥并非是为了允熥着想,或者说并非全是为了允熥着想。皇帝出巡到一府之地,游览名胜他们几个跟随而来的舍人阻止不了也就罢了,若是先游览再巡查学校,他们几个会被御史的吐沫星子给淹了!就算允熥保下他们几个,他们的名声也毁了。

    名声毁了,虽然也可以做官,但之后十四道(设立淮海省后新增一道)的御史定然会专门盯着他寻他的错处。他杨子荣还想着‘赚’些钱补贴家用,若是让御史们盯上了事情就难办多了。

    不说杨子荣,昀芷欢欢喜喜的换好了衣服又来找允熥,允熥却告诉她今日下午不能游玩了,最早也要到明日下午。

    昀芷当然不太高兴,仗着平时允熥宠她闹了闹,允熥好言安抚了她几句,才把她劝下去了。

    下午在苏州府官员的陪同下巡查三个学校,勉励了教授、教喻一番,还和禀膳生员交谈了几句,亲自提拔六个生员入京城国子监。

    这些人当然都十分激动。其一当然是因为得到皇帝的亲自接见激动,其二是因为允熥洪武三十一年下旨将教授提拔为从八品,教喻、训导提拔为从九品。

    允熥看着这些激动不已的学校官员,心中想到,若是在这次出巡的时候宣布提拔他们的品级,恐怕效果会更好。当时一口气颁发的旨意太多,这个可以让天下的官员交口称赞的旨意被淹没在了一堆圣旨之中。

    之后是接见当地的乡老。

    朱元璋很重视地方耆宿作用,设了老人一职,专门处理乡间纠纷,拥有简单的的司法权力。并规定地方官定期举行乡饮之礼,与本地耆宿里老聚会讨论施政得失。地方耆宿甚至可以联名上疏朝廷,保举或者弹劾地方官。

    现在距离开国也没几年,地方上乡老也算是一号人物,并且能担任乡老的最少是五十岁以上的人,出于敬老传统,允熥得比接见官员和学校生员更加和蔼。

    允熥面对乡老首先询问了苏州府的年景如何,又问了乡土人情,还问了对于本地官员的看法如何,最后赏赐了他们一些东西。

    第二日上午接见了卫所的武将。苏州也算是一个重地,所以境内卫就有三个,还有所四个。

    这些卫所中最为重要的苏州卫指挥使允熥也认得,曾国勇,算是郑国公门下之人,洪武十七年晋升苏州卫指挥使,后来又立下功劳得以世袭。

    虽然是允熥外祖家的门人,但他也不会有所偏袒。不过之后在苏州的事情或许还用得到苏州卫,所以允熥温言抚慰了几句,让曾国勇有些摸不到头脑。

    当天下午允熥并未接见任何人,也未去任何地方,在屋子里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之后,需要接见之人全部接见过了,允熥也可以毫无顾忌去游览了。

    第三天上午允熥先去了狮子林,游览一番,还题诗一首:

    “碧水丹山映杖藜,夕阳犹在小桥西。

    微吟不道惊溪鸟,飞入乱云深处啼。”

    这可把现在狮子林所属的狮子林寺的主持高兴坏了。狮子林在苏州名胜中的名声远远比不上寒山寺和虎丘,来游览的人也少,他们寺庙的收入也少;而朱元璋并寺之后寺内的僧人又多了不少,所以他们极为苦恼。

    这下好了,有当今诗词大家、当今陛下的诗词,不愁人们不愿意来。

    允熥游览了一番,打算离开时,见到一个有些眼熟的画师正坐着画画,昀芷站在一旁,问道:“这是在干什么?”

    “自然是在画画了。二姐年纪大了,出行多有不便;三姐陪着二姐也没有出来,妹妹就带上了几个宫廷画师,将一路上的美景都画下来带回去让二姐、三姐看一看。”昀芷说道。

    允熥觉得昀芷的心是好的。只是,她们看到画上的美景,恐怕会更加遗憾没有跟随允熥出京吧。

    下午允熥去了玄妙观。为了表示对于佛道不偏不倚,允熥只能去过寺庙后去当地的道观参拜。

    允熥一律是在大殿拜一拜,上一炷香,就从殿内退出去了。玄妙观的道长见到允熥没有题诗,有些失望。但是道观的景色确实一般,允熥还记着的诗词也不多了,得省着点儿用,只能不题诗了。

    第二日上午去寒山寺。其实寒山寺的景色也就一般,只不过当年唐代的著名诗人张继题《枫桥夜泊》此诗在此,所以后来的文人墨客多来此装逼而已。

    允熥同样是来此装逼的,所以也题诗一首:

    “寺楼直与众山邻,鱼米东南此要津。

    独惜牙郎趋利市,不闻渔火感诗人。

    绝无逆旅知归客,安问寒岩旧应真。

    一自钟声响清夜,几人同梦不同尘。”

    允熥题诗的时候,忽然见到了高启的那一首《赋得寒山寺送别》,忽然想起来高启好像就是苏州人,遂问道:“高启后人可在?”

    知府向宝说道:“陛下,高季迪后人在其被先帝处死后,迁居城外的青丘。”

    允熥思索片刻,说道:“当年有小人向先帝进高启谗言,致使高启被处死,甚为可惜。今朕为其平反,许其家人入国子监读书。”

    高启是明初诗文三大家之一,又是吴中四杰,在江浙一带影响很大,赦免他的罪过可以争取这里的士子之心。

    并且高启当年被处死完全是无妄之灾。洪武初年有人诬告当时的苏州知府魏观有反心,高启给他写过文章,所以高启被牵连处死。这样的罪过就可以赦免。若是其他的罪过,允熥就不敢随意赦免了。

    下午去了太湖边上欣赏太湖美景。允熥还雇佣了一艘大船和昀芷她们在船上荡游太湖。伴晚回城之前,允熥仍旧题诗一首:

    “野坫投荒三四间,渡头齐放打鱼船。

    数声鸿雁雨初歇,七十二峰青自然。”

    第二天上午去了虎丘。虎丘的景色也很美,但是允熥离去之前却并未题诗。他实在是想不起来有关于虎丘的诗词了,其它记得的写景诗词也都贴不上,所以只能罢了。好在之前允熥已经写过了三首诗词,至虎丘写不出来众人倒也理解。

    之后允熥又游览了苏州其它的美景,虽然并未再题诗,但为之后苏州的名胜留下了无数的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