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33章 府试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又过了几日九月初三,举行应天府府试。上元、江宁二县因为允熥离京之事,是应天府最后举行县试的两个县,应天府其它所辖各县都早已举行过了县试,府衙也通知过了其它各县,所以并无问题。

    “只是上沪县的学童要不是陛下思量到了,允许他们继续在松江府参加府试,差点儿就苦了,若是老远从上沪县来到应天府参加府试,穷人家足以破产。”黄淮对府丞说道。

    和县试类似,府试也是由衙门的主官,也就是应天府尹主持,考试内容也是两道四书题,考试地点也是临时借用府学,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次需要先将各地的学童依照县籍集合,并且以县为单位进行点名、搜身、入场等事。

    另外,因为参加府试之人比单独一县参加县试之人要多的多,所以天还没亮就集合点名了。

    排队等候点名搜身入场的时候,薛熙扬望着这么多来参加府试的人,没来由的也紧张起来。通过了府试就是童生了,虽然没有任何优待,但也算是文人了。

    头一个,就是江宁县的学童入场。在警察的维持下,江宁县的学童拍好两路纵队,挨个接受搜身。

    应天府与江宁县搜身的是同一批人,对于薛熙扬同样是网开一面,只是看起来严格但实际上非常松散的搜捡了一番而已。

    入场之后天才蒙蒙亮,入场的手续又非常繁琐,所以薛熙扬坐到座位上时感觉有些疲惫,拿出家中预备好的软垫,脑袋窝在软垫上抓紧时间打盹,恢复精神。

    但是不停的有考生走进考场,脚步声嘈杂,让从小到大生活十分安逸的薛熙扬根本睡不着觉,不停地胡思乱想着什么。

    忽然听到三通鼓响,薛熙扬知道要开考了,忙直起身子,把软垫放下去,看向几个民警高举带着试题的板子。

    府试是科举的第二关,一般情况下府尹或者知府也不会出难题。但府试录取人数有限制了,不像是县试想取多少人就取多少人,所以难度当然在县试之上。

    不过薛熙扬此时并未考虑这些,而是又拿出纸张打草稿,然后刷刷刷在答卷纸上书写起来。

    又是大约在午时中,薛熙扬写完了两篇文章,仔细梳理了一遍,又见已经有人交卷了,也站起来交卷。

    他走到交卷之处时,又诧异了一把:今日主考的应天府尹并不在座位上。也没有任何人坐在考官的位置上。

    不过这次他可不会说‘胡话’了,交了卷之后马上离开了考场,之后也不在考场门口多待,坐上车返回家中。

    ……

    ……

    此时本应主持这次府试的黄淮正坐在府学的教喻平日里休息的屋子里,与另外一个穿着二品官服之人说着话。只听那人笑着说道:“今年应天府的工商税可多了整整五成,府尹大人功劳很大嘛!”

    黄淮也笑着说道:“尚礼兄,这都是陛下亲自吩咐的事情,岂是我的功劳?”

    这个被称为尚礼兄的,就是现在的户部尚书齐泰了。他今日有些事情来找黄淮商量,正事说完后随口开些玩笑。

    他们二人正说着,忽然一名民警手里拿着一张试卷走了进来,对黄淮说道:“大人,这是薛公子的试卷。”黄淮吩咐他们,若是薛熙扬交卷一定要第一时间将卷子送过来,所以民警即使见到他们二人正在说话也只能打扰了。

    黄淮对齐泰说了声:“抱歉。”然后拿起卷子看了起来。齐泰也知道这件事挺重要,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黄淮将卷子递给齐泰说道:“你来看一看这张卷子。”

    齐泰有些纳闷:难道一个小小府试的卷子你也不能自己评定么?但他还是接过了试卷。

    但马上齐泰的脸色也有些变化,过了一会儿说道:“这一次你的题目出的是不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这一章内的?”

    “确实。”黄淮说道。

    “那,”齐泰看着面前的试卷,说道:“这一份试卷足以为府试的案首了!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府试,还能有比这份卷子还要好的。这足以够得上一个秀才了,还是一等的秀才。”

    “我也这样以为的。但就是这样才难办。”黄淮说道:“我是陛下的亲信,陛下现在对于薛家的这位小公子走科举也是乐见其成,我若是点了他为案首,恐怕会引起非议。尤其县试他已经是案首了,府试再是案首,我的名声和陛下的名声都不会好听。”

    齐泰当然理解他的意思,不就是害怕其他人怀疑他作弊么?

    齐泰说道:“圣人有言,举贤不避亲,何况薛熙扬还不是你的亲眷。他既然文章这样好,点他一个府试的案首才是正理,何必如此瞻前顾后?”

    他见黄淮还有些犹豫,说道:“如果你实在犹豫,就说我和你一起评判的试卷,定他为案首。”

    黄淮心中一喜。齐泰素有清名,也算是朝中有名的儒家学者一枚,只是不迂腐。有齐泰背书,足以让大多数人不怀疑他作弊。

    但口头上黄淮还是说道:“岂能如此?府试我为主考官,岂能连累尚礼兄你?”

    齐泰又说了几句,黄淮只是推脱,让齐泰好生纳闷:‘你让我看卷子的目的不就是这个么?怎么现在还推脱?’齐泰只是不爱想这些事,不代表他不懂。

    黄淮在心中暗笑:‘公开宣扬岂不是让我名声扫地?还是得暗中流传。咱们刚才到现在所说的都不是什么隐秘之事,一旁都有人服侍。’

    ……

    ……

    又三日之后,府试放榜。

    亲自来看榜薛熙扬再次惊喜不已:‘我竟然又中了府试的案首?’

    他身边一同来看榜的县试同年马上恭贺他道:“恭喜薛同学了!”还有其它各县之人过来恭贺他。

    县试、府试的级别还是太低了,虽然是在京城,大家也都知道皇后姓薛,但百姓还是难以将他和皇后联系起来;这一届又没有京卫,也没有京城籍贯的文官子弟参加,所以这些人还不知道薛熙扬的身份,只把他当做普通的军户恭贺。

    薛熙扬也一一还礼,又互相约定了时间在一起切磋文艺,他赶忙赶回家报喜。

    记住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