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32章 县试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离开京城后,熙瑶下令严守宫禁,连依照惯例每月初一、十五宫妃家人入宫觐见都免去了,对于宦官出宫也严格限制,比上次允熥亲征时候还要严格。毕竟当时允熥下令太子监国但将玉玺交给了她保管,她还要带着文垣驾临乾清宫御事。

    但有一件事情熙瑶实在割舍不下,在允熥正式出京前夕、她严守宫禁之前派人回自己的娘家,对父亲薛宁说道:“爹,一定要督促弟弟读书,过几日就是县试了,稍后还有应天府的府试,一定得过。”

    是的,在她自己怀孕、允熥离京的时候还能让她念念不忘的就是她弟弟薛熙扬参加科举了。

    这年头文武官员升迁倒也没有一定之规,一般人若是考不上进士、举人,去国子监一样能当官;只要允熥愿意提拔,当九卿之类的高官也有可能。

    但薛熙扬身份特殊,身为正八经儿的外戚,为武将也就罢了,当文官若是不能正途出身,难免会有幸进的讽刺;熙瑶又坚决让薛熙扬为文官,所以薛熙扬必须考科举,至少考上举人才好入朝堂为官。

    薛宁对于女儿的心思心知肚明,但他此时苦笑着对派出来传信的知易说道:“请回报皇后娘娘,我自然不会让煕扬懈怠。但,现在煕扬自己已经十分刻苦了,若是我再逼迫他,他该承受不住了。”

    煕扬现在确实非常刻苦了。他和熙瑶、熙怡的感情很深,一直想像父亲和大哥一样在外朝显露出自己的本事不至于让外人讥讽他们薛家‘只不过是外戚’;熙瑶又劝说他为文官不为武将,所以他最近非常努力,只求县试、府试能够连考连捷,明年再安稳通过院试,成为秀才。

    薛熙扬对于自己能否考中秀才还是有把握的,这不是太难的事情;但是之后能不能通过乡试心中也没底。

    到了八月二十五这一日,允熥正式离京的第二日,京城的附郭县——上元县和江宁县,在本县县令的主持下,同时举行县试。

    明清两代的六级科举考试,后三级乡试、会试、殿试,不管是时间、考试内容、考试负责人、录取名额等都有一定之规;但前三级考试,县试、府试和院试规则就松散的多,除了主考人和出题范围有规矩以外,其它都没什么规矩,就连考试时间都是主考人自己选定。这两个知县大概是碰过头了,觉得这一天没什么事情,就约定这一日举行考试。

    闲话少说,这一日一早天刚亮,两县县学门口就聚集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家住城外之人生怕迟了赶在开城门之时就入城过来等待。

    申时初,临时调过来的巡警打开江宁县学大门,开始唱名和维持秩序。至于搜检另有他人负责,有一批礼部吏员负责从县试到会试所有的搜检工作。

    听到唱名之声,聚集在县学门口的数百人向前挤去,生怕听不到自己的名字耽误了考试。巡警手持警棍维持秩序,好不容易才不让场面混乱起来。

    唱名之人按部就班的唱名,不一会听到这人说道:“卫所军户薛熙扬!”

    薛熙扬马上挤到前面,上去接受搜检。

    普通老百姓听到这个名字没什么反应,但在场的警察、礼部吏员和江宁县官员都心下雪亮:这必是当今陛下的正牌小舅子了!

    这个时候可不是明末,就算是最顶级的文武官员也不会得罪外戚,更不必提他们这些小人物了。虽然搜检的吏员表面上看上去一丝不苟,但实际上已经防水了。

    一旁维持秩序的巡警刘峰余则暗自纳闷:‘听说薛公子不是办理了上元县的户籍,要在上元县参加县试么?怎么会来江宁参加县试?’

    薛熙扬第一次参加县试,不知道这些搜检之人是放了水的,以为一向如此搜检,心中还纳闷呢:‘听说科举搜检一向是最为读书人所深恶痛绝,怎么我觉得没什么?’

    他通过搜检后走进县学,向内里望去,只见江宁县令岳忠绵在大门后面临时搭建的台子上高居而坐。

    薛家之所以本来已经打算让薛熙扬在上元县考试但却忽然又将他转到了江宁县,就是因为担任县令之人。上元县令李贯现在已经是公认名声不好的人,薛家很担心李贯在薛熙扬的文章不足以考中的情况下录取他,使得他的功名受到争议,所以在考试之前紧急将薛熙扬的考试地点转移到了江宁县。

    再向右看去,看到考场中的座位是临时安置的,露天而设。眼下正是秋高气爽之时,天气不冷不热,所以露天考试并不难受,与搭建考棚相比又节约经费。

    先前领到的试卷上有考号,他又循着考号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放下考篮,摆上答卷纸和笔墨砚台,薛熙扬虽然并不像一般考生一样将改变命运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科举上,但他的心跳仍不自由主加快了几分。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静静的养神,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

    三通鼓声响起,薛熙扬从入定中醒过神来,睁开了双眼。有县衙主管文书的‘民警’(编制算在巡警中)举着一张牌子,在考场中来回走动,牌子上就是这次县试的考题。

    县学只考两道四书题,并且因为是科举考试的第一关,只要县令或者知县不是心理变态,也不会故意出什么疑难问题。今日出得这两道题就很平常。

    薛熙扬见到题目后,拿出一张自己准备的上好宣纸打了打草稿,然后文不加点,在试卷纸上写了起来。

    约莫午时中,薛熙扬写完了两篇文章,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有没有错别字,起身交卷。

    可是当他走到考官的座位前时,抬头一看,却见面前之人不是今天早上见到的县令岳忠绵,而是一个穿着七品官服之人。

    薛熙扬不由得问了一句:“县令大人干什么去了?”

    面前这个七品文官也顺嘴答道:“岳县令忽然发了高烧,不得不回去休息,所以将县试阅卷之事交给了本官。”

    若是有来参加考试的考生听到他们的对话,必然会瞠目结舌进而怀疑薛熙扬作弊:一个考生竟然询问原来的阅卷官去干什么了,而新的阅卷官竟然也非常老实的回答了。若是有考生将这件事情揭露出来,无论薛熙扬文章写的多好,都不可能在这几年录取了,这个阅卷官也必然会被罢官。

    两个当事人在对答完毕后也马上发现了问题。代替岳忠绵担任阅卷官的县丞周元额头马上冒出了冷汗。他伸出左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左右,心中暗道:‘幸亏没有人与薛熙扬同时交卷,周围的人也没有县衙的官员,都只是警察,要不然好不容易当上的官就没了。好险好险。这些警察都是出身卫所,就算不在乎我,也不敢得罪薛熙扬。’

    薛熙扬也惊出一身冷汗,平时他在家中见到这个档次的官员都是有话直说,今日顺口就说出来了,幸好没有被其他人听到。

    他交了卷,走出县学,上了自家的马车后马上掏出手巾来擦汗。

    而周元看着面前薛熙扬的卷子,斟酌了片刻,下定决心,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评定。

    ……

    ……

    县试、府试的惯例都是考试后第三天放榜。八月二十二日这一日凌晨,县衙门外人头攒动,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等候县试放榜。薛熙扬本来可以让下人代替他来看榜,但是他还是自己来了。

    太阳刚刚升起,县衙大门洞开,从仪门中走出两排警察,其中一人手捧榜单,走到了县衙大门里的照壁前,将榜单贴在了照壁上。

    众人一哄而上冲到照壁前,无数道热切的目光好像见到了无数钱财一般射向县试榜。

    薛熙扬也看过去,见到榜首之处赫然写着三个字:薛熙扬。

    ‘我中了?还是中了案首?’薛熙扬被巨大的惊喜所击倒了。虽然这只是科举路上最小的第一,名头远远不及后面的什么解元、会元、状元,但不管怎么说也是第一啊。

    薛熙扬与身边同样中式的学生互相恭贺了一番后,带着满脸的笑容离开了县衙门口,回家报喜去了。

    他没有注意到,无数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读书人的看到案首的姓名后也飞奔离开了县衙。

    ……

    ……

    “皇后娘娘,惠妃娘娘,薛公子考中了,并且还中了案首。”一个小宦官满脸笑容的说道。

    “太好了,真是得天之幸。”熙瑶听到薛熙扬中了后就拍着胸脯说道,熙怡也差不多。待听到他还中了案首后更是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过了一会儿,熙瑶回过神来,随手拿起身旁的一个手镯说道:“本宫赏赐你这个。”

    这个宦官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最上等的美玉雕琢而成,价值连城。他忙跪地说道:“奴才不过是报信,岂敢得如此重的赏赐。”

    “本宫赏赐与你,你就收下,没什么不当的。”熙瑶说道。

    宦官这才收了。

    等他退下后,熙瑶对熙怡说道:“只盼着扬儿能够再接再厉,考过府试。”

    记住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