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30章 找谁商量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啊?”徐妙锦的声音响起,并且一脸迷糊的神情,仿佛没有听清楚刚才这位医生说的话。但她又怎么可能没有听清楚刚才医生说的是什么。

    “刚才医生说你怀孕了,有孩子了。”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的徐菲絮,一脸喜色的对徐妙锦说道:“四妹妹,你终于有孕了。”

    “刚刚大姐才说到‘说不定现在已经怀上了呢’,四妹妹就怀上了。大姐说话可真准。”徐梦羽也反应过来,笑道。

    徐妙锦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道:“我也有孩子了。”这一瞬间,本来还有些类似于孩子的徐妙锦脸上竟然浮现出了母性的光辉。

    徐菲絮又说道:“你赶紧回宫和陛下说,陛下也一定高兴。还有晖祖,他不是也没走呢?告诉他,也让他高兴高兴。”

    “我马上告诉大哥去。”徐梦羽说道,然后高兴的走出了屋子。

    这时这名医生似乎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原来是贵妃娘娘?”马上跪倒地上说道:“草民不知是贵妃娘娘,请娘娘恕罪。”他只以为是今日来加婚礼的命妇,没想到竟然是皇妃。

    “不知者不罪,你起来吧。”徐妙锦说道:“本宫还要奖赏你。来人,赏赐他珍珠十斗。”

    “草民谢娘娘恩赏。”这次可赚大发了,珍珠十斗啊。医生高兴的想着。

    不过,虽然是徐妙锦下令恩赏,但她今日带出宫的珍宝都已经赏赐出去了,最后实际拿出这些珍珠的是良乡郡王府。

    徐菲絮让宫女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徐妙锦走出屋子返回自己的马车回宫,刚走到一半,徐晖祖等人跑了过来,他激动的对徐妙锦说道:“真的怀孕了?”

    “嗯。”徐妙锦点点头。

    “这可真是,太好了。”徐晖祖也很高兴。不仅是他,一块儿来的徐膺绪和徐钦、徐景昌都很高兴。

    只是,徐晖祖看着浑身上下仿佛一下子就开始洋溢母性光辉的徐妙锦,心中还是不禁感叹。徐妙锦出生于洪武十七年,比他小十六岁,和徐景昌同岁,比徐钦大一岁,又因为徐达在她出生那一年就过世了,他从小是把徐妙锦当成女儿养大的,与徐妙锦之间更像是父女之情。

    现在他看着自己从小当成女儿的妹妹也怀了孕,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不过这话她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说道:“回去以后多注意一些,安心养胎。”

    “嗯,大哥。”徐妙锦也像是对待父亲一样,对徐晖祖说道。

    回到皇宫,允熥听说了徐妙锦怀孕的消息也非常高兴,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怀孕总是令人高兴的,更不必提现在允熥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时候多子多孙的观点。

    允熥又是好几天没有心思打理朝政。

    等过了这几天之后,允熥恢复了正常状态,但内阁的大臣却又发现允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重大事情一般,虽然打理朝政的时候多了些,但也总有些心不在焉。

    这一日允熥处理完奏折,在宫殿练武时,心不在焉的程度连昀芷都看出来了,她眨巴着大眼睛说道:“皇兄,你不是从前和妹妹说过,练武的时候就要专心致志,不要三心二意的么?”

    允熥放下手臂,轻声叹道:“连你都看出来了,熙瑶和妙锦估计也都看出来了吧?”

    “二位嫂子都是聪明人,岂会看不出来?只是他们以为皇兄心中思考的是朝廷大事,所以不问而已。”昀芷说道。

    “那你为什么说出来了?”允熥问道。

    “一是因为,我琢磨着皇兄想的不像是朝廷大事;二是因为,皇兄你打扰的我都没法好好练武了。”昀芷吐了吐舌头,说道。

    允熥也笑了,不过他又问道:“那依你之见,皇兄该如何是好?”

    昀芷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既然皇兄心中难以决断,就找可以商量的人商量不就行了,何必非要自己闷在心里?我心中有疑难之事,都是找母妃商量,即使仍然解不了疑惑,也会感觉好一些。”

    昀芷的话非常朴实,但对于允熥来说不啻于一盏明灯。他自从朱元璋驾崩已来,已经习惯了万事自己做主,尤其是不涉及到政策推广的事情,几乎不会和他人商量,竟然忘了这种方式。

    允熥笑着对昀芷说道:“皇兄真是要谢谢妹妹了。妹妹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昀芷被他的反应搞得有些懵,自己怎么就点醒了梦中人了?明明是最普通的话啊?

    她说道:“妹妹不过是说了最普通的道理而已。”

    “就是最普通的道理才最有道理。”允熥说道。然后他就不再和昀芷说话,大步走出来这件宫殿。

    昀芷还是有些莫名其妙,但她也不会寻根究底,用毛巾擦了擦汗又接着练起拳来。

    ……

    ……

    允熥来到坤宁宫,熙瑶并未迎出宫殿,但也在宫殿内迎到了允熥。

    行礼完毕后她略有些奇怪的问道:“夫君今日怎么这个时候就过来了?晚膳还并未吩咐御膳房做呢。”

    “不必先传膳,夫君有话和你说。”允熥说着,拉着她来到了一间殿阁中。

    等坐好了,允熥对她说道:“熙瑶,夫君想,去苏杭一带转一转。……”

    允熥早就想去苏杭一带转一转了。今年年初他安排练子宁去杭州时,最后对练子宁说的那句话就是说他今年会在秋后前往杭州一巡。

    况且京城虽然一直都是东南大城,但说起繁华地方,大多人还是说苏杭之地。现在开国也已经三十多年,估计这两地的元气也恢复了大半,正好可以去看看。

    况且还有上沪市舶司,开海快两年了,大概应该有后世上沪的三四分风韵了吧,他也想去看看。现在已经是八月份了,天气渐渐转凉,正是出门的好时候。

    但现在允熥却犹豫不决。

    首先,现在熙瑶和三位皇妃都怀着身子,他总觉得在妻子怀孕的时候离开好像是人渣;

    其次,因为熙瑶在怀孕,熙怡只不过有萧规曹随的本事,允熥怕自己离开京城后皇宫不太安定;

    第三,允熥刚刚将应天府的改革铺下去没多久,他也怕自己一离开京城应天府的官吏懈怠。

    但允熥想去江浙一带转一转不全是去玩,也有正事要办。

    所谓耳闻不如眼见,上沪市舶司到底运行的如何,听分管的户部侍郎杨任和上沪市舶司的主官张彦方上奏折,都不如自己亲眼看一看的好。亲眼看一看上沪市舶司有没有什么问题,也好改正,省的在其它地方设立市舶司的时候犯同样的错误。

    还有杭州,允熥也要亲眼看一看仿效应天府的警察改革成效如何,是不是达到了自己的期望。如果达到了,就可以在全国所有的省会推广了。

    况且允熥还有第三件事情要在江浙一带来做,也非常重要。

    所以允熥一直处于两难之间,难以决断。一直到今日听到了昀芷的话,才下定决心和熙瑶说一说。

    但允熥这个说话人显然选的不太对。熙瑶当然看出来允熥是想在江浙一带巡视一番的,她即使不舍,也不会阻止。所以说道:“夫君必是有正事,臣妾怎会阻止?京城还有开国公,夫君不必忧心。”

    允熥说道:“可是夫君还挂念你。”

    熙瑶被允熥的话感动了一下,但越是如此她越不能劝说允熥留下,说道:“臣妾虽然怀着身孕,但太医每日请脉,宫里的下人也极小心,夫君不必挂念臣妾。”

    允熥此时也意识到自己找的商议之人不太对,又说了几句安抚熙瑶的话,终止了这个话题。

    可是第二天允熥下了朝思考找谁商量的时候,却发现他也没有更好的商量之人。好歹现在熙瑶和他的利益是一致的,不会出坏主意;其它的大臣必然会出于各自的利益提出自己的看法。况且与大臣商量,容易泄露此事,让地方上提前知道。

    允熥思来想去,正打算通过掷色子的方式决定要不要出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物,眼前一亮,马上站起来转身离开乾清宫,来到了一个颇为清幽的宫殿。

    允熥刚刚走到宫殿门口,就见到数位宫女守在这里,见到允熥过来马上就要行礼。

    允熥忙示意她们不要行礼,几个宫女腰弯到一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王喜忙上前又吩咐了几句,她们才直起身子。

    允熥也没注意,走进殿内。刚刚走进去,就听到了清朗的读书声:“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只不过,这些读书声全部都是女子的声音。

    允熥也没有打扰她们,等了好一会儿一个男声说道:“就先到这里,休息一刻钟”,他才对王喜说道:“去,把杨卿叫出来。”

    允熥所选择的这个谈话之人,就是杨士奇。

    杨士奇并非是科举,也不是学校出身的官员,之前在官场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亲朋故旧,又不是江浙一带的人,正适合商议此事。

    杨士奇马上就出来了,对允熥行礼。允熥笑道:“杨卿免礼。”

    杨士奇直起身子,小心翼翼的对允熥说道:“陛下,陛下有何事召见臣?”

    允熥也不废话,说道:“朕欲巡行江浙一带,奈何又有不舍之事,依你来看,朕到底是巡行好还是不巡行好?”

    杨士奇听了允熥的话低头思索半晌,抬头说道:“臣以为,陛下当巡行江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