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28章 高燧婚礼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转眼间,已经是八月初五,高燧举行婚礼的日子了。

    高燧的妻子也姓徐,不过她当然不是魏国公徐家的人。她的父亲名叫徐章,朱棣当年手下的文官之一,很得朱棣的信任,她也在洪武年间就被定为了高燧的王妃。徐章自然属于谋反未遂的朱棣集团成员之一,按照当初定下的规矩是流放雲南。不过允熥法外开恩,允许他全家留在京城等到高燧成婚后跟随高燧一起前往苏藩国。

    虽然京城稍稍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朱棣是谋反未遂,但既然允熥没有公开,高煦又得封燕王,大家虽然不会对朱棣一脉的人多亲近,但一个婚礼还是会来参加的。

    所以从初五这一天刚刚蒙蒙亮开始,就有许多人来到良乡郡王府来贺喜。虽然这么早就过来的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过是坐在宴席最角落的人,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又是朱高燧大喜的日子,不管心中如何想的,高炽和过来帮忙的朱楹都是笑脸以对。

    从巳时中开始,渐渐来的人中有分量的人越来越多了。今日是休沐日,来参加婚礼不必请假,所以大家也不会像在洪武年间一样等到午时才赶过来。高炽也是特意挑选的休沐日来举行婚礼。

    高炽不停的对不同的人说道:“曹侯爷,您还亲自过来了?真是折煞我们了。”“黄兄弟,带这么厚的礼干什么?里边请。”……

    快到午时的时候,高炽抹了把头上的汗,对朱楹说道:“二十二叔,我这撑不过去了,得休息一会儿,您先帮侄儿招待一下。”

    朱楹看着高炽已经湿透的衣服,和已经站不稳当的双腿,说道:“你去休息会儿吧,这里有我呢。”

    高炽又说了句感谢的话,让下人搀扶着要到后边去休息一会儿。可他刚走几步,就听到通报之人喊道:“魏国公徐晖祖、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世袭指挥使徐膺绪、魏国公世子徐钦、府军后卫副千户徐景昌等恭贺良乡郡王新婚之喜!”

    高炽马上吩咐左右:“快,扶本王到门口。”左右下人也知道徐家的重要,忙扶着他回去。

    他回到门口时,正听到朱楹笑道:“你们可是高燧的舅家,怎么这个点儿才过来?莫非高燧不是我四嫂子亲生的不成?”

    徐晖祖也笑道:“哪的话?他出生的时候,我正在北平侍疾,如何不知道他是王妃的亲子。今日左军都督府有点事儿,所以我来的晚了些;膺绪他们也是等着我才这个时候过来。”

    高炽过来对徐晖祖和徐膺绪行礼说道:“见过大舅舅,三舅舅,二位兄弟。”

    徐晖祖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看你大汗淋漓的,快回去休息会儿。待会儿高燧把媳妇接来了还有的你忙呢。”

    “这真是幸亏皇家不必兄弟们去迎亲,高燧一个人去就行了。不然你身为大哥责无旁贷,身子该撑不住了。”

    高炽笑道:“说的是,我这就回去休息会儿。”说着,高炽陪着他们两个走进府内,让管家送他们到宴席上,自己则去附近的房间中休息。

    好像徐晖祖他们过来是一个信号似的,来参加婚礼之人如过江之鲤一般源源不断,之后不到一刻钟就填满了宴席。

    来参加高燧婚礼的人除了一小部分曾经与朱棣父子打过交道的文官和一些现在在京城的宗室之外,大多数都是武将,互相之间也都熟识,坐在宴席之上聊着天。

    宴席的首席自然是今日过来的人中地位最高的,全部都是宗室;次席就是现在大明爵位最高的几人。

    徐晖祖就坐在了次席的主位,本来正和三弟徐膺绪说着什么,忽然见到一人走过来坐到了他右边的座位上,有些惊讶的说道:“常升,你今日也来了?”

    常升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怎么,我不能来?当年我也是在北平备过边的,与朱棣也有交情。况且,你看今日这么多人都来了,我就是没在北平备过边,也可以来嘛,不过是一顿婚宴。”

    他们两个正聊着,坐在一旁的西凉侯璞兴忽然说道:“怎么没见到九江兄?”

    “李九江,他怎么会来……”常森话还没有说完,常升就打断道:“三弟,你喝多了。”

    常森的表情有些不服气,但并未继续说话,而是又拿起一杯酒满饮而尽。

    席间正在尴尬,忽然有人说道:“郡王迎亲回来了!”徐晖祖忙说道:“走,过去看看去。”几人均站了起来,涌向门口。

    朱元璋在位之时,曾经详细制定过皇太子、亲王婚礼的仪式,但并未制定过郡王的婚礼仪式,允熥即位后也没有指定,所以就由个人依据亲王和品官的婚礼仪式自己斟酌的举行。

    徐晖祖这一帮人涌过去当然是见不到徐氏的,不说宗室,就是一般人家,也不会让新媳妇出来见客。他们涌过去不过是和高燧开开玩笑,以及逃脱尴尬而已。

    高燧与妻子徐氏首先进入内室行合卺礼,之后高燧易服,出来招待男性宾客;女子自然是他的母亲和大嫂招待。

    高燧自然也是首先来到了徐晖祖这一桌,对徐晖祖和徐膺绪笑道:“大舅舅、三舅舅,今日都来了?”

    “你的婚礼,我们自然是要来的。”徐晖祖说道:“可惜四弟不在,不然他肯定也会来的。”

    “有大舅舅、三舅舅来就行了,四舅舅他不来其实也好,”高燧笑道:“四舅舅最会捉弄人,他要来了还不得使劲捉弄我?”

    “其实要说捉弄人,我家还属四姑最会捉弄人,可……”徐景昌这时说道。不过他话还未说完,也被徐晖祖打断了:“住口!皇家的嫔妃岂是你可以随意评论的!”

    徐景昌让他一吓,顿时不敢说话了。高燧忙打圆场道:“四姨确实很风趣,只不过现在她入了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来参加我的婚礼了。”

    熟料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的通传之人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奴才见过四,宸妃娘娘!”

    记住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