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27章 习武与礼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转眼间,时候已经到了建业二年的六七月份。夏天的粮食已经收获,粮税也已经收取。或许因为在京城附近的缘故,粮长、里长也没敢过分,就允熥得到的消息,他们虽然收取了火耗,但因为要承担民夫运送粮食到粮仓的口粮,也没剩下多少。

    六七月份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只要站在日头地下,哪怕什么都不做,一小会儿就是一身汗。允熥虽然可以从‘天然冰箱’取出冰块来解暑降温,但也不能随身携带着冰块。这让非常热爱运动的允熥都不自己走路了,让宦官抬着带有顶棚的步撵从这个宫殿到那个宫殿。他虽然还坚持练武,但练武的地点也变了。

    在坤宁宫左近,有一个长宽均有数丈的宫殿。此时宫殿内四面均摆放上了装着冰块的冰盆,若是冰块融化,就会有宦官走过来撤走换盆。不仅如此,冰盆后面还有几架一人高类似于电风扇的物品,其中各有几片扇叶,后有手柄,两名宫女摇动手柄扇风,将冰块凉气都扇到宫殿的中间。

    宫殿的正中,一个身穿一身宽松服饰的青年男子在练着拳脚,身旁一个少女也穿着差不多的衣服学习着这个男子的拳法。

    过了好一会儿,男子停住手脚,对一旁的少女说道:“昀芷,这套拳法是当年我十二岁的时候教我功夫的师傅传给我的,说是家传绝学。”

    “是不是他的家传绝学为兄也不知道,反正活动筋骨很好用,比少林、武当的基础拳法还好。你勤练着这个,等十五六岁了再学那些可以伤人的拳法。”

    昀芷也停了手,嘟囔道:“这个拳法可不好练,之前和侍卫们学的少林、武当的拳法都比这个好学。”

    “那是自然,”允熥笑道:“这个能练到的地方多,自然不好学。”

    转过头见到文垚和文垣站在一旁,文垚还比划着,好像是在模仿刚才允熥的动作。

    允熥马上说道:“文垚,你还小呢,先练师傅交给你的,不要练习我这个。”

    文垚听到允熥的话,忙住了手。

    允熥又蹲下来对文垣说道:“文垣,可想习武?”

    昀芷插嘴道:“皇兄,文垣还小呢,他多半听不懂你的话。”

    正如昀芷所说的,文垣果然不知道允熥在说啥,张开嘴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允熥刚才只是试一试,反正他听不懂也没什么损失,顺手抱起他,又说道:“父亲也饿了,走,咱们用膳去。”又对文垚说道:“你也一起在坤宁宫用膳吧。”

    昀芷看了看一旁摆放着的刻漏,笑道:“已经这个点儿了?皇兄我也饿了。”

    允熥没好气的看她一眼:“想蹭饭就直说,何必这么吞吞吐吐的。”

    昀芷吐了吐舌头,不说话。

    “这个月从初一开始到今天是十七,你已经在坤宁宫蹭了十五顿晚饭了,是诚心给自己省钱凑嫁妆呢吧,你才十一岁干嘛这么着急。”允熥又调笑道。

    昀芷装作生气的样子道:“皇兄你又笑话我,在宫里的三个妹妹就会调笑我。”

    兄妹二人笑闹着,要走向一旁的坤宁宫。

    这时允熥忽然见到熙瑶来了这个宫殿,忙快走几步说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熙瑶笑道:“太医说不碍的。”

    昀芷此时也见到了熙瑶,马上说道:“见过嫂子。”文垚也行礼说道:“见过母后。”

    熙瑶笑道:“不必多礼。”然后对文垚说道:“垚儿也在母后的坤宁宫用饭吧,用过了饭再回承乾宫。”

    文垚有些畏缩,但还是答应着。

    一行人坐上步撵,前往坤宁宫。

    路上,熙瑶和昀芷笑道:“最近敏儿也不知怎么了,非要学你习武,每天下了学回来就在殿内练武,还练得似是而非,十分好笑。不仅是她,宝庆姑姑也一样,每日和敏儿一起过来。”

    昀芷笑道:“怎么?敏儿和宝庆姑姑也要习武?”

    “谁知道呢?也许只是一盏茶的热度,过两天就没什么心情了。”熙瑶笑道。

    “我看也是,敏儿和宝庆姑姑不过一时新鲜而已,没什么长性习武。习武可是很辛苦的。”允熥说道。

    “这可不见得。住在我宫里的贤琴妹妹,现在每日早起随我练武,不管多热都是一样。贤琴可以,敏儿和宝庆姑姑未必不行。”昀芷反驳道。

    “贤琴,敏儿还有宝庆姑姑和她怎么比?之前的青州之乱……”允熥说道。

    听到此话,昀芷不知该说什么好,住口不言。熙瑶见气氛不对,忙打岔说起别的。

    不一会儿几人来到了坤宁宫。敏儿从宫殿中迎出来,对允熥说道:“父亲。”同时伸出双手,期盼的看着允熥。

    允熥无奈,伸手将敏儿抱起来,笑道:“就会缠着父亲。”

    敏儿笑道:“我是爹爹的女儿,自然缠着爹爹。”

    此时坤宁宫中饭菜已经备好,他们一行人走到膳堂,允熥将敏儿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始用饭。

    此时已经忘了刚才尴尬的昀芷一边吃着,一边问敏儿:“敏儿,听皇嫂说,你最近在习武?”

    “嗯,敏儿在习武呢。”敏儿答道。

    “怎么忽然想起了习武?”

    “哦,之前与五叔(允煕)在一块玩,五叔忽然说起了四姑你,说当年李唐的时候有个平阳公主统兵打仗,说四姑你也这么喜好武艺,将来或许能够成为平阳公主这样的人。”

    “我就问五叔平阳公主是谁,五叔就给我大略讲了讲平阳公主的故事。之后我就想,平阳公主好威风,我也想当平阳公主,所以我也要练武。”

    在坐的几个年纪大些的人都被她逗笑了,允熥笑道:“哦,敏儿也想要当平阳公主?”

    “嗯。”敏儿的小脸露出了坚定的神情。

    但是几人笑得更厉害了,熙瑶也笑道:“敏儿,还是先吃饭吧,当平阳公主的事情长大再说。不吃的饱些,怎么长大?”

    听母亲这么一说,敏儿也觉得吃饭比较重要,低头认真去吃饭了。

    允熥还在笑着,正又想说什么,忽然门帘被掀开,王喜走到允熥身边说道:“陛下,原燕世子妃生产了,是,镇国将军。”

    “噢,高炽的孩子出生了?按照规矩是加封为镇国将军。”允熥顿了顿,又问道:“他们起名了没有?”

    “启禀陛下,已经起名了,名为朱瞻埈。”王喜说道。

    “朱瞻埈?”允熥在努力回想历史上朱高炽的二儿子是叫这个名字么?但是想了半天想不起来叫啥了。朱高炽的二儿子没啥重要事迹也不出名,不是专业研究历史的记不住。

    所以允熥就没记住他叫啥。不过这也无所谓。允熥吩咐道:“派人送些东西吧,好歹是宗室。就按照之前尚烈的儿子出生的规矩送些东西。”

    王喜退下。

    下午允熥当然还要去乾清宫处置奏折。虽然大热的天就算是官员也都懒洋洋的,奏折也比春秋两季要少一些,但该做的事情也要做,不能偷懒。

    晚上允熥来到妙锦的延禧宫歇息。妙锦一见到允熥就说道:“夫君,高炽的二儿子出生了,我也凑了一份礼送了过去。夫君不会怪罪我吧?”她即有些高兴又有些忐忑。按照宫规,妃子是不能擅自给除娘家以外的各家送东西的。

    “这没什么,四婶不也是你大姐?夫君当然不会怪罪。只是,”允熥笑道:“你这嘴里直呼高炽的名字,可不大妥当。”

    “哎呀!”妙锦吐吐舌头说道:“高炽,不,宛平郡王之前是妾的外甥,妾都是直呼他的名字习惯了,一时半会改不了。”

    允熥笑道:“是啊,之前高炽是你的外甥,但现在是你的大伯子了。”

    二人又调笑几句,妙锦说道:“之前四姐留在京城就是照顾宛平郡王,以及操办良乡郡王(朱高燧)的婚事。现在……”

    她说道这里,允熥忽然打断道:“你还是直呼他们的名字吧,称呼封号夫君总觉得怪怪的。”

    妙锦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就说直呼名字嘛。现在高炽的孩子已经出生,就该操办高燧的婚礼了。夫君,我想到时候出宫去参加婚礼。”

    “夫君,高燧既是我的外甥也是小叔子,不管从哪边论都该去看看。并且,主持过了他们的婚礼,四姐也该带着高燧去苏藩国了。之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四姐都不好说。我想去见见四姐。”

    允熥侧头看向妙锦的脸,见到她一脸的期盼,也不忍心驳了,心下想了想,觉得应该并无大碍,说道:“既然如此,夫君就同意你那一日出宫。”

    “妾谢过夫君。夫君最好了。”妙锦高兴的说道。

    允熥见到笑靥如花的妙锦,忽然有些蠢蠢欲动,调笑道:“你怎么谢夫君?”

    他们也是半年多的夫妻了,允熥这话一出口妙锦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这也正是她所期盼的——她入宫半年多还没有孩子,也有些着急了。

    妙锦于是也声音婉转的说道:“夫君说怎么谢,就怎么谢。”

    “是么,那夫君就不客气了。”说着,允熥抱起妙锦,走进寝殿。

    记住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