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23章 南洋西域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这里的详情也不急在这一日说,朱棣遂问道:“对面的满剌加,那个从三佛齐逃过去的王子愿意臣服我大明么?”圣旨早在他们来南洋之前就已经发出去了,所以朱棣问到。

    “已经臣服了,上个月他亲自来了我这里一次,说等大明册封的蒲王就封时归降。”朱模说道。

    “他还算识趣。”朱棣说道:“陛下已经预备好了两份圣旨让我们带过来,一份是如果他愿意归降,那么封他为侯,送回京城居住;若是他不愿归降,少不得拿他的人头祭旗了。”

    朱模对于朱棣杀性这么大不太赞同,在他看来大明在南洋封王,虽然南洋所有的番国绑在一起也不是大明的对手,但还是觉得以怀柔为主,用兵为辅的好。不过此时既然三佛齐王子已经投降,朱棣说的第二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发生,他要问的就另一个问题。

    “四哥,不把他暂且留在当地稳固局面么?”

    “不必,他也不过是洪武三十年才逃到的满剌加,手下也没几个人,我与允熥商议之后都觉得不必用他。”朱棣说道。

    既然他们二人都这样想,朱模也就不在多话。只是他又想起一事,问道:“允熥又派过来两个卫的水师干什么?难道又要在南洋打一仗?”

    听他说起这件事,朱棣说道:“是允熥听说了渤林邦国欲向大明朝贡,然后知道了渤林邦国现在也是汉人主政,并且还是横行南海的江洋大盗实力很强,害怕他有什么不轨之心,所以又派了两个卫过来。”

    “原来如此。陈祖义的水师确实有些实力足以和大明两个卫周旋,可是他既然愿意朝贡,就说明他不会有什么不轨之心,允熥太小心了。”朱模说道。

    “他大概不知道,又派了两个卫水师过来对南洋的震动有多大。这阵子无数南洋小国派出使臣来旧港小心翼翼的探听消息;本地的大户也都问我陛下是什么意思。”

    “那你和他们怎么说的?”朱棣问道。

    “还能怎么说,告诉他们大明有意探索西洋呗。不过我觉得他们并不相信。不过,他们信不信也无所谓。”朱模道。

    朱棣忽然问道:“你说这陈祖义愿不愿意投降大明?”

    “四哥你的意思是,陈祖义愿不愿意加入苏藩国吧。”朱模笑道:“这我可说不好。不过他之前一直是江洋大盗,未必愿意受到约束。”

    “那要是我暂且不束缚他呢?让他地盘不变、手下的兵不变、手下的文武官员自行任命,只是名义上服从苏藩国,打仗时跟随咱们出兵;这样他会不会愿意投靠过来?而不是为番国国君?”朱棣说道。

    “四哥,”朱模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愿意放权?”在他的印象中朱棣可不是这样的人。

    “陛下都愿意放权,为何我不能?”朱棣说了这么一句话,见他们都不信,笑道:“自然不是永远让他如此,但现在首要之事是占据全岛,暂且让他逍遥一阵也无妨。”

    “当然,”朱棣回过头对朱高煦说道:“高煦,你才是苏王,一切还要你最后拿主意,爹不过是建议。”

    “爹的话很不错,先平定了全岛后再对付这些听调不听宣的人,儿子并无异议。”朱高煦说道。不过他内心到底是不是这样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几人又商议了几句,眼见天色已晚,各自散去休息了。

    第二天开始,朱棣与高煦一起接见了无数当地人,既有大户豪门,还有寺庙高僧,以及久居当地的汉人统领。

    朱棣、朱高煦和这些人说着半真半假的话,许下去无数承诺,让这些人安心。

    朱棣虽然一向杀伐果断,但此时将自己锋利的一面全都隐藏了起来,还表现出了对佛教的虔诚,成功让当地人都安下了心。

    朱模见已经稳定下来,带着自己的左右相前往了南婆罗洲自己的封地。

    又过了几日,朱棣与朱贤烶带着一卫水师前往满剌加接收逃过去的三佛齐王子的政权。朱高煦看着父亲的背影说道:“父亲,多在满剌加待几日吧,不是还要修筑蒲罗中城池?慢慢修,等到城池修好了再回来吧。”

    ===

    西北,哈密城。

    朱尚炳骑着马,缓缓跺进了城中。

    与他并肩的烟得儿火者笑道:“怎么样尚炳?我们没有说谎吧。三个多月,让你主政哈密城;并且,还未动一刀一枪,让你的军队不折损一人。若是没有我们的帮助,你强取哈密,就算夺下也必定损兵不少。”

    朱尚炳看着城中一个个面上显露出不明意味的人,心下暗道:‘若是没有你们的帮助,虽然必定会损兵不少,但打下哈密足以震慑城中的蒙古人和畏兀儿人,而不会像现在这样。之后要彻底安定哈密,让它成为稳固的都城还有的忙。’

    不过事已至此,朱尚炳当然不会再退出哈密城,并且烟得儿火者的好意也得接受:“多谢大兄了。”

    “那依照事前的约定,……”烟得儿火者说道。

    “按照事前的约定,从仓库中拨五万石粮食给大兄你,马上就可以派兵去取。”朱尚炳说道。

    “如此便好。我亦里巴力虽然也不算穷,但人口也多,粮食也是多多益善。”烟得儿火者嘿嘿笑道。

    “大兄,这孟可帖木儿也是你们黄金家族察合台一脉的吧,大兄将他们带到别失八里吧。我不是黄金家族的人,甚至连蒙古人都不是,留他们在城中恐怕哈密城难以安定。”朱尚炳看烟得儿火者面色有些犹豫,接着说道:“就算是我求大兄了。”

    烟得儿火者确实有些犹豫。现在他们的大敌是帖木儿帝国,他还不至于故意留孟可帖木儿在哈密故意给朱尚炳捣乱,他是真的不想带走猛可帖木儿。

    猛可帖木儿的哥哥安可帖木儿就是被他使用诡计囚禁起来的,他们这一脉现在都恨他,他可不愿意留仇人在自己的国都。

    但是朱尚炳如此求人,还有诛心之论,他也不能拒绝,只好说道:“行,我把他们带到别十八里。不过你虽然不是我们黄金家族的人,但是你不是扩廓特穆尔妹妹的儿子?身上有一半我们蒙古人血统,也可以算是蒙古人。”

    听到烟得儿火者的话,朱尚炳说道:“大兄,你也不是不知道,敏敏特穆尔只是我的嫡母,并非生母。”

    “唉,按照你们汉人的说法,所有的孩子都是嫡母的儿子,所以你也算是半个蒙古人。”烟得儿火者说道。

    朱尚炳不太清楚为何烟得儿火者一定让他是蒙古人,但就此与他过多争论没有必要,笑道:“那我就是半个蒙古人了。”

    之后转换话题:“大兄,今晚就留在我哈密城吧。不管怎么夺下的城池,总要庆贺一下。我把珍藏的从中原带来的美酒再开一瓶,让大兄痛饮。”

    “如此甚好,正好上次从你那拿过来的酒都喝完了。”烟得儿火者笑道。

    朱尚炳听他说这句话,又笑道:“大兄,你可喝了我三瓶酒了,我可一瓶你的酒都没喝。等过几个月去别十八里的时候,你可不要吝啬。”

    “那自然不会。我的藏酒,哪怕是从西洋传过来的,也任你随便喝。”烟得儿火者豪气地说道。

    “对了,你家那个许配给我儿子的孙女我还没见过,正好到时候看一看。”朱尚炳忽然说道。

    “哈哈,尚炳,你还怕我孙女乌兰图雅不好看不成?我可是把我最漂亮的孙女许配给你儿子了。不过你好好看看也是应当,这可是你未来的大儿媳妇,也是未来秦国的王后。”

    “还有,你派几个汉人先生来教乌兰图雅汉语、汉字吧。虽然她才三岁,但已经开始说话了,让她从小会说汉话,省的以后与你儿子言语不通。”烟得儿火者说道。

    “何必我派人去别十八里,把乌兰图雅送到哈密,由我的王妃教导多好,正好让他们两个一起长大,感情也深厚些。”朱尚炳说道。

    “乌兰图雅才三岁,正是还依靠母亲的时候,还是先留在别十八里吧。你总不能让我把儿媳妇也送到哈密吧。”烟得儿火者意味不明的说道。

    小孩子要是在哈密长大,能对他们察合台汗国有多少认同?能对蒙古人有多少认同?说不定长大以为自己是汉人呢,那他嫁一个孙女过来还有何用?这是断然不行的。

    过了一会儿,朱尚炳才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乌兰图雅大几岁再说。”现在虽然在大明、亦里巴力和瓦剌三方合作中大明实力最强,但具体到了西北,秦国的实力远远比不上亦里巴力和瓦剌,他还没办法强迫烟得儿火者做什么。

    说到此事,他们二人气氛有些僵硬。不过朱尚炳马上又说起了别的,二人间的气氛又融洽起来,携手前往晚宴之地。

    但朱尚炳在心中暗道:‘早晚有一天,我要征服整个西域,在这里不必看他人脸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