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515章 管税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董伦还真是问对人了。

    董伦和解缙不同,解缙除了董伦以外,也就和几个茳西老乡关系还可以,其他就没有朋友了;而董伦交际广阔,认识的人很多,关系不错的也有不少,和几个中书舍人都有交情,也不一定非要来找解缙。毕竟,解缙身上的事情很多,正常情况下,解缙就是知道此事,恐怕也不知道详情。

    但是董伦不知怎的,就是觉得解缙应该了解此事,所以就来问他了。

    解缙得意地笑道:“安常(董伦字),你若是问别人,就是杨子荣他们几个,也未必清楚。但我却对此事清楚的很。”

    董伦知道解缙这个人虽然爱吹牛皮,喜欢享受其他人羡慕地目光,但总不会无中生有随口瞎说,定然是知道些什么的。所以开口问道:“大绅兄(解缙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不仅是要夸赞管仲的功绩,而是真的想要施行管仲的政策。”解缙说道。

    董伦一愣,然后斟酌着说道:“大绅兄,此事我们当然知道,但是陛下到底是想施行管仲的什么政策?”

    他也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允熥号召大家学习管仲,是打算实行管仲的什么政策。他想问的,其实就是允熥想要施行哪一项政策;当年管仲施行过的政策很多的。

    解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笑道:“我想差了。”顿了顿,接着说道:“陛下,想要施行的是管仲关于税赋之策。”

    “税赋之策?”董伦疑惑。

    “是的,税赋之策。”解缙又道。“陛下,对于现在的税赋制定不太满意。”

    “莫非陛下想要提高税赋不成?”董伦大惊。

    “陛下觉得现在城中的商税略低,农税也想更加灵活一些。”

    “当年管仲,对于农税的征收可是十分灵活的。丰年征收一成半的农税,平年征收一成赋税,下年征收半成赋税,灾年免税。”

    “商税可就更加灵活了,不同货物的税赋都不一样的,有的很低,有的很高,有些货物还并不征税。”解缙说道。

    “这,”董伦不知道说什么好。依照孟子的观点,农税十税一是一条铁线,超过十税一就是暴政,反之就是仁政。若是陛下要提高农税超过十税一他们当然要坚决反对。管仲在他们看来毕竟还是比不上孟子。

    可是商税不同。儒家鄙视商人,允熥如果提高商税或者对部分从前不交税的东西征税,并且举出管仲的例子——他这些天当然也认真研究了一下‘《管子》集注’知道管仲当年的商税和关税制度,他们儒家学者也很难辩驳。

    “但是,这与轻徭薄赋的传统相违背,即使仅仅提高商税。”董伦最后说道。

    “呵呵,历朝历代,真正轻徭薄赋的能有几个?尤其是商人,不都是被官府盘剥的肥羊?管仲之策,已经是历朝历代对商人最好的了。”解缙说到。历史上大明后期商税之微薄,是他现在想象不到的。

    “哎,既然陛下这样想的,那我们也只能接受了。”董伦说道。不过他马上又对解缙说道:“大绅兄,你这样清楚的对我透露陛下的意思,恐怕是得到了陛下的准许吧,不然,你多半只是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

    “安常兄果然聪明。确实是陛下让我们在有友人询问陛下意思的时候,透露出来。”解缙说道。允熥对于保密还很是重视,对于自己要保密的事情都会和他们强调,他们也不敢违背。

    允熥其实不仅想要施行管仲的税赋之策,还有其他一些施政方略,虽然并没有明说,解缙大概已经猜到了。但他绝对不敢和其他人说。

    不过,解缙嘴上却说道:“就算陛下没有准许,别人我不会告诉,安常兄我一定会告诉的。”

    董伦笑了笑,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解缙的话。

    董伦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又见到解缙好像很疲惫,也就告辞离去了。解缙也没有留,看来是真的很疲惫。

    不仅是董伦,其他很多与允熥身边之人熟悉的官员都去询问允熥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允熥不便于亲自出口的真实目的就这样散播出去了。

    和董伦一样,大多数人最后都抱着“若是陛下提高农税就全力进谏,若是仅仅提高、开征商税就不说话”的想法了。

    所以当允熥于朝堂之上正式提出对妓馆进行征税并且公开了李贯的奏折之后,大家除了在会后对李贯的人品表示鄙视以外,并未有什么反对意见,开征‘风俗税’的事情就这样通过了。他提出的提高城中商户的税率之事也通过了。

    允熥才不会现在就提高农税。现在大明的农税税率很低,大多数地方也就三十税一至十五税一,表面上看起来提高一些没什么。

    但农村的实际情况十分复杂,不是这么简单的。虽然允熥在朱元璋生前最后几年取消了官员士绅免税的特权,但士绅们就像历史上清代一样,‘发明’了长短价,将更多的税赋压在了普通农民身上。另外还有农村征税的粮长之类贪污,农民的实际税赋比官方税赋多得多。允熥暂时也没办法,只能暂且这样去了。

    此事让所有的妓馆知道以后,大家顿时以为前一阵子的‘移风易俗’就是要让妓馆乖乖交税。所以虽然税率高的让她们背后的东家都咬牙切齿,但是大家都老老实实的交税了。

    之后正如她们所料,警察对于妓馆的巡查轻了一些。她们不由得暗道:“转这么一个大圈子为了收税,还不如在‘移风易俗’之前就说出来呢,难道我们还敢不交税?”

    但其实对妓馆巡查的少了并非是允熥的吩咐。允熥其实是叮嘱黄淮‘要一如既往的重视对妓馆的巡查’。

    可基层巡警不由自主的就降低了对秦淮河两岸的青楼巡查。允熥吩咐的任务不少,又要清查暗娼,又要准确征收风俗税,这些巡警实在是有些忙。

    所有人都有偷懒的想法,巡警自然也不例外。当他们发现应天府的官员对于在秦淮河两岸的青楼‘移风易俗’不太重视后,马上就开始偷懒了。

    而允熥,此时也忽视了此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