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98章 任官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接见完了杨子荣,允熥对于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兴趣了,吩咐了董伦几句就退下了。

    虽然允熥已经注意到时间问题了,杨子荣退下之后也丝毫不带有得意之色、谨言慎行的很,可是有心人依然注意到了允熥留杨子荣的时间太长了。

    李贯悄声对胡广说道:“陛下接见杨子荣的时间可真长啊。”

    胡广当然也注意到了这点,不过不动声色的说道:“大概是因为他争议颇大的会试策论吧。其实他的殿试策论也颇为奇异,只不过有管相的名头不好反对而已。”

    管仲可不是儒家一派的人,所行的方法与现代国家的制度很像。

    李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转身去找其他人说话了。

    胡广看着李贯的背影笑了笑:想利用我,你还嫩了点儿。

    ……

    ……

    宴会完毕后从第二天起的三天内,新科进士在鸿胪寺学习礼仪。

    之后便是新科进士进入官场前的最后一项程序,众人集体前往国子监拜诣孔子庙,礼毕后正式易官服,从此就不再是平民而是官员了。

    其余还有一项事务,礼部要奏请陛下,于国子监立进士碑,刻下这一科所有进士的名字。

    到此为止,对这一百零二名新科进士而言,或坎坷或顺利、或志得意满或如释重负的科举道路成为了过去式,虽然他们依旧可以怀念这一时的荣耀,但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官场生活就要开始了。

    之后对于这些进士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选官了。

    选官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虽然大家都是进士。貌似现在还是平等的,可是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他们再聚首的时候,如果他们还有再聚首的心情的话,大多数人就会发现各自的道路在考中进士之后的首次选官时就已经注定不同了,以后的前程也已经注定不同了。

    此时选官还没有那么多的一定之规,又由于每一科进士的数量大多只有百余人甚至不到百人,所以基本上就是看皇帝的心意了。

    这一次允熥的心意还比较明确。三月十一众位新科进士刚刚拜诣孔子庙完毕,允熥就下旨:‘王艮、胡广、杨溥、吴溥、杨子荣、金善六人为中书舍人,黄敬补入工部为观政进士,……,李贯为上元县县令,……。’

    除了极少数人以外,大多数人不会立刻授官,而是补入京城某个衙门观政,为期一年。这一年之中这个衙门有了六七品的空缺职位就让在本衙门观政的进士补上。

    允熥不打算马上授予任何一个进士地方父母官,最多是任命为某个知州的副手同知。允熥已经决定让这些进士相当于后世民选上来的政务官,所以不会授予他们推官等官职,但是直接任命为主官他又很担心他们这些新科进士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被胥吏上下其手,正好州同知的官位合适,可以任命。

    允熥任命了九个州同知,其余的进士都留在了京城。允熥一一分配了观政的衙门。分到六部当然最好,二甲进士和少数幸运的三甲进士都分到了六部;其它三甲进士分到了各寺、监、司。只有李贯例外。

    允熥对于李贯的任用也是伤透了脑筋。允熥在会试审卷的时候没注意他的名字,等到殿试的时候才注意到,顿时十分后悔:会试的时候应该把他刷下来的。可是现在已经让他进入了殿试没办法了。

    历史上李贯的表现十分无耻,已经不是一般的无耻了。朱棣进京以后,有一次拿出允炆为帝的时候大臣们上奏的痛骂自己的折子,与大臣们开玩笑道:“这里面也有你们上过的奏折吧(尔等宜皆有之)。”朱棣当时应该是没打算对大臣们怎么样的,可是这个时候李贯突然说道:“臣并未上奏过这样的奏折(臣实未尝有也)。”

    朱棣突然大怒说道:“你还不以为耻引以为荣吗!你领国家的俸禄,当国家的官员,在危急时刻作为近侍竟然一句话都不说,朕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人!”(尔以无为美耶?食其禄,任其事,当国家危急,官近侍独无一言可乎?朕特恶夫诱建文坏祖法乱政者耳。)

    像胡广、解缙这样在朱棣入京之后投降的人,允熥可以理解。他们肩负的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生命,那些忠于建文的人最后家人被屠杀一空的很多,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能这样忠君。可是李贯的表现实在太恶心了。

    不过允熥又想了想,既然李贯是这样不要脸无耻之人,在特定的场合也能有特定的用处,所以允熥思来想去把李贯放到了黄淮升任应天府尹之后空下的上元县令之职上。

    又过了一日三月十三,众位进士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官场生涯。这一天一早,允熥上朝回来之后,就见到自己的中书舍人队伍庞大了不少,又错眼一见,看到了王艮等六人。

    允熥走到跟前安抚了他们几句,正式开始自己今日的处理朝政日子。

    前些日子因为科举之事,一些不太重要的奏折允熥都拖了下来,直到琼林宴之后才开始慢慢处理。可是那时允熥又要思量新科进士的安排,每日处理的也不多,从今日开始才加紧处理。

    允熥先把今日送上的奏折全部批答完毕之后,开始处置前些日子剩下的奏折。这些奏折的数量不少,允熥从天亮忙到天烟还没有处置完毕。

    第二天与前一天差不多,不过他总算是完成了对于剩余折子的处置。

    允熥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搞定之前的欠账了。

    之后,允熥吩咐王艮将这些奏折送到通政司,然后自己站了起来,看了看窗外,在心中说道:‘终于有时间也有精力、有威望,进行下一步的改革了。’

    ‘并且,’允熥又回过头看向自己的这些中书舍人,尤其是杨子荣,‘还有了能够帮助自己拾遗补缺的大臣,这次的第二阶段改革,一定能顺利完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