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8章 贡院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第二天二月初三,是讲武堂开学的日子。允熥虽然最近因为选谁当阅卷官的事情很烦,但是仍然参加了开学仪式。

    在讲武堂副校长金纯讲话的时候,允熥看着下面的一张张年轻的脸,不禁想起了自己刚刚成立讲武堂的时候那些熟悉的人。

    郭威、于晖、耿富、佟永、陈庭、秦松,这都是讲武堂的第一批学生,也都是自己最初在军中收拢的军中人才。可惜在征漠北之战中郭威、于晖他们为了保护自己战死了,耿富虽然活了下来,可是也丢了一条胳膊。

    允熥又联想到了大明历次征战残疾了的、那些自己或者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对于这些人来说,战死倒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反而残疾的话会成为家里极大的拖累。

    允熥于是决定:‘一定要给他们一条出路。’

    参加完开学仪式后允熥返回宫中。此时已是午时,四辅官已经用饭去了,允熥让夏原吉把四辅官批阅的奏折送过来批答,顺口问了问今日都有什么事情。

    夏原吉说道:“陛下,今日礼部的陈尚书本欲入宫,请陛下定下出题官与阅卷官的人选。臣告知其陛下今日不在宫中,陈尚书请臣告知陛下此事。”

    夏原吉本以为允熥会马上做出决断吩咐到底以谁为出题官和阅卷官,可是允熥却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说道:“拟旨,升上元县县令黄淮为应天府尹。”

    夏原吉满心不解的在一旁草拟圣旨,经允熥看过加盖大印之后送至通政司。

    之后允熥又思考了一会儿不知道什么事情,才说道:“你刚才说陈迪想知道阅卷官和出题官的人选是吧。”

    允熥又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解缙最近接任了冬辅官,又有编写《元史》之事,恐怕没有时间。”

    “出题官,就以礼部尚书陈迪、侍郎董伦二人为之,出经义题。”

    “阅卷官,”允熥说道这里,抬头对夏原吉笑道:“你可有心思去当阅卷官?”

    “臣为阅卷官?”夏原吉一时有些不可置信,本想推辞,但是想起来允熥对身边亲近的人比较直接,多半不是调侃而是真的在问他愿不愿意去当阅卷官,所以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躬身说道:“臣想去。”

    他怎么可能不愿意,这可是科举考试的阅卷官,虽然不可能与之前的主考官、副主考官相提并论,但是作为阅卷之人,也算是半个座师。

    允熥当然明白他的心思,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就以你,苏友学、……十人为策论阅卷官。”

    “以翰林院鲁士元、……十人为经义阅卷官。”

    “以上所有人,得到消息之后马上搬去贡院,不得耽误。”

    允熥又转过头对夏原吉说道:“你和苏友学就不必了,不过也搬到皇城之中。”

    夏原吉躬身说道:“臣领旨。”顿了顿,又说道:“陛下,这策论题?”

    “由朕亲自出策论题。”允熥说道。

    然后允熥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说道:“你把李波叫来。”

    夏原吉领命退下。

    他先是按照惯例,找来皇宫的侍卫,找了二十个皇宫侍卫,让他们每人去通知一名出题官或者阅卷官,然后对李波说道:“李侍卫,陛下要见你。”

    李波跟随夏原吉来到允熥所在的宫殿时,允熥正在批答奏折,李波和夏原吉就站在一旁等着。

    他们两个等了一会儿,允熥把手头的奏折批答完毕,抬头看了看刻漏,对夏原吉说道:“这些奏折送至通政司下发。再告诉四辅官,朕下午有些事情,不在乾清宫。”

    夏原吉领命上前接过奏折,转身前往通政司。就在他出殿阁的前一时刻,他听到允熥对李波说道:“下午朕要去贡院……”

    允熥没等夏原吉出去,就对李波说道:“下午朕要去贡院,看看举子们考试之地到底是什么样的。”他还没有去过贡院。

    李波答道:“是,陛下。”然后他正打算下去准备,就见到允熥已经站了起来吩咐黄路给他预备出宫的便服,说道:“陛下,现在就要出宫去贡院么?”他当然看了出来允熥还没有午休,所以问道。

    允熥说道:“马上就是未时了。现在就出发吧。”

    既然允熥已经决定,李波也就不再言语,急忙去准备了。允熥拿了一张写了字的宣纸也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辆标有皇室标志、但是并不特别奢华的马车从西华门驶出,两旁有数十名侍卫护卫。

    允熥不喜欢太过排场,但是若太过简略他的生命安全又有问题,所以出宫的时候如果不需要在大街上逛,一般都是扮成某个宗室子弟,这样可以明正言顺的使用侍卫,排场还不太大。

    马车不一会儿就到了贡院。允熥从车中看过去,此时贡院门口倒是没有几个要参加会试的举子在,不过绕着贡院的围墙却经常有差役在巡逻。

    允熥问李波,李波说道:“陛下,这是防范有人意图提前将书本埋在贡院内,提防作弊呢。”

    “若是科考前几天没有下雪或者下雨,考官还会于考试开始前在贡院各处巡视,看看有没有新土。”

    允熥点点头,示意李波去叫开贡院的门。

    “当!当!当!”李波走到贡院的大门前,不停的敲击着。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开门的差役见到是一个身着侍卫服色的陌生人,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是何人?来贡院有何事?”

    李波说道:“我是吴王府的侍卫,陛下着吴王殿下前来视察贡院。”

    差役恭敬但是毫不退让的问道:“可有陛下的手诏?”

    这个时候,没有陛下的命令,不要说是亲王,就是太上皇都不能让他进来。

    李波当然有手诏,允熥当然不会遗漏这一点,刚才只不过是让李波试探试探差役。现在既然已经试探出了结果,李波拿出一份盖着允熥常用的一个玉玺印记的手诏,递给差役。

    差役仔细看了看,才放开大门让他们进来。

    允熥走进贡院,先看了看离着贡院门口不远处的明远楼。

    明远楼是举行会试、乡试考试的时候提调官监考全场的地方,是一个二层楼房。整个贡院之内,只有明远楼是二层,是整个贡院的制高点,所以最适合作为监考的地方。

    允熥正要走进去,忽然从旁边走过来一群人。允熥侧头望去,见到打头的那人正是这次允熥任命的提调官、光禄寺少卿廖生。

    廖生走过来,还没有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就忙不迭的说道:“臣见过吴王殿下。殿下……”

    他说到这里提起头来,忽然见到了面前的人是当今皇上,顿时卡了壳,脸上显露出惊慌的神色;虽然天气还很冷,但是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8马上跪下说道:“臣见过陛下!”

    他身后的人一听,纷纷或惊喜或害怕地跪下说道:“草民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允熥说道:“都起来吧。”然后又说道:“不许泄露朕的身份。”

    众人有些纷乱的应诺。

    然后允熥让廖生领路,在贡院之内巡看。

    首先看了看明远楼,然后顺着小道,一条过道一条过道的看。

    允熥走到第一条过道的时候,大老远就闻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臭味,走得越近,臭味越大。

    一旁的差役忙说道:“皇,皇上,那边是,是,”

    另外平常负责管理贡院的小官见他磕磕巴巴的说不利索,对允熥说道:“皇上,那边的是臭号,恐污了陛下的鼻子,陛下还是绕道走吧。”

    “什么臭号?”允熥问道。

    “陛下,臭号就是供来考试的考生方便的地方。”这人解释道。

    允熥琢磨着他的意思,说道:“那就是说,这里没有厕所?”

    这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厕所’指的是茅房,说道:“禀陛下,这贡院里面素无厕所,只有臭号。”

    允熥马上说道:“这怎么行?怎么能没有厕所?”

    又吩咐道:“马上找人在贡院之中开挖厕所,供考生方便。”

    大家没有想到皇帝来到贡院说的头一件事情是厕所,心中有些腹诽,不过也不敢违背允熥的话,答应着。

    允熥没敢走进臭号,路过而已。

    之后允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平静的看着号房。

    允熥将这里转了一遍之后正欲离开,忽然门口大门被打开了,一人走了进来。允熥定睛一看,原来是礼部侍郎董伦。他们这些阅卷官和出题人已经得到了通知,陆续赶过来了。

    董伦进来见到允熥在这里,忙跪下行礼。允熥笑着让他站起来。

    之后允熥忽然想起了什么,拿出一张宣纸对董伦说道:“朕这些日子与皇室的诸位宗室商量,也有了几道经义题目,你拿去看看,要是合用就用作会试题目吧。”

    允炆出得题目以允熥浅薄的经义水平来看,还算不错,所以就送来当考试题目的一部分了。

    董伦躬身接过。

    允熥也没什么事情了,离开贡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