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7章 再次出发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虽然没有听到足利义满和他长子足利义持的对话,但是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会有人打金宁(勘察加半岛)金矿的主意。一个完全露天的金矿,开采成本极低,谁不想要?

    并且大量黄金入京的事情根本隐瞒不住,在京的番国使臣都知道,回去之后也必然会告诉本国的君主。

    其他番国也就罢了,扶桑和朝鲜在大明之东,也有实力派出船队北上,怎么可能放过这么一个露天的金矿。还有那些有些实力的‘海商’,恐怕也会去北方探索。

    允熥在二月初二日也让方鸣谦再次带着船队出发了。一是去探路,二是去运送黄金回来。

    根据方鸣谦的说法,这个金矿规模很大,虽然允熥这次派出了三个水师卫,但也不一定能够将那里的黄金全部运送回来,船队又不可能一直在那里守着,很有可能有一部分黄金会落入其他人手中。

    允熥要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他也没办法。苏藩国那里有四个卫,沿海的地方都要留水师守卫,三个卫已经是最大规模了。允熥手里的京卫倒是有水师左卫、水师右卫两个卫,但是允熥也只敢派出去一个卫,总要留一个卫作为机动兵力。

    不过要是这些黄金落入海商手里罢了,若是落入了朝鲜或者扶桑手里,未必是好事。

    通货膨胀并非只是会发生在纸币时代,历史上在16年之前满清几次入关劫掠抢来了难以计数的金银珠宝,但是因为当时东北地区生产力非常落后,发生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在关内北方差不多一两银子一石的粮食在东北卖到二十两一石,很多普通旗人都不得不去干包衣的活。

    大明本身经济体量大,几十万两黄金进入市场影响还小一些,但是允熥仍然非常谨慎,生怕引起物价上涨,四十多万两黄金都在仓库里面放着呢。

    以朝鲜和扶桑的经济规模,黄金又不可能平均分给全体国民而是会被极少数人控制,很可能会引起物价疯涨,大量普通百姓甚至中下级官僚、武士生活困顿甚至破产。

    所以允熥有时候反而希望朝鲜或者扶桑某一国获得不少的黄金,验证一下他前世学过的经济学理论。

    至于探路和建立定居点,主要是为下一步发现美洲做准备。上次方鸣谦带领船队到达白令海峡时已是农历八月底九月初,已经很冷了。允熥这次打算让他在北半球最热的时候,也就是农历六月到达白令海峡一带探索一下,为下一步沿着大陆架前往美洲做准备。

    确实,即使不走大陆架航线,从京城出发之后在横滨补给之后向东直航一定可以到达美洲大陆。这个时候虽然还没有准确测量经度的手段,但是纬度可以精确测量,东西向航行不必担心走偏了。

    (参见《元史》卷四十八志第一,忽必烈时期就测量过从琼州到贝加尔湖一系列地方的纬度)

    问题是允熥知道从横滨向东两万里地肯定有大陆,其他人不知道啊。士兵又不是npc,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北太平洋的岛屿又太少,无法作为中转站。允熥即使勉强让船队出海了,他们也绝对不会听从允熥的命令向东直航的。

    所以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大陆架航线。

    允熥在正式下达了让方鸣谦带船队出海的命令以后,看着面前他根据记忆和去年方鸣谦探索之后绘制的北海(厄霍次克海)以及更北地区的地图,轻声说道:“下一次,下一次就派出船队,发现美洲。”

    ……

    ……

    此时华亭县的大明水师驻地,人声鼎沸。三个卫所的官兵正在千户、百户的指挥下排队上船,各个卫的指挥使则和前来送行的浙茳都司的武将和右军都督府的武将们谈笑着。

    右军都督府左都督张翼对方鸣谦笑道:“方兄,这次又带兵去金宁,打算给陛下带回来多少黄金?”

    方鸣谦也笑道:“张大人,这次的船可比上次多了不少,估计总可以带回来七八万斤的黄金。”

    徐增寿略微讽刺的说道:“上次带回来三万斤黄金,方大人就加封了侯爵,这次带更多的黄金回来,大概可以加封国公了吧。”

    徐增寿对于方鸣谦有些不屑,觉得他不过是运气好才得以加封侯爵,十分不服气。

    方鸣谦当然明白徐增寿的意思,他也同样知道整个五军都督府里面这样想的人不少,所以只是淡淡的笑着说道:“徐兄,我确实是运气不错,得蒙陛下隆恩加封侯爵。无功受禄,很是惭愧啊。”

    徐增寿正想接着说什么,被徐晖祖打断道:“行了,吉时已到,方兄,赶紧请城隍庙的主持过来,举行祭海仪式吧。”

    “我听说这些年江浙一带信封天妃娘娘(妈祖)的人越来越多了?上沪市舶司外面都立起了妈祖庙?也让妈祖庙的主持过来祭海,求个心安。”

    方鸣谦一看也确实到时候了,忙去招呼城隍过来祭海,并且准备出海。

    等大家散去了,徐晖祖对徐增寿说道:“刚才你讽刺方鸣谦做什么,给咱们徐家招惹仇人?”

    徐增寿马上说道:“大哥,我绝无此意。只是觉得他就发现了一个金矿就加封侯爵,心里不平衡。”

    “就算不平衡,也得忍着!方家虽然势力不大,但是也不能随意得罪。更何况刚才方鸣谦都已经自己调侃自己了,你还要不依不饶的?你这就不仅是得罪了方鸣谦,更是得罪了这次出海的三个卫上下所有官兵,也会让陛下心里不舒服。咱们徐家再厉害,也禁不住这样招惹仇人。”徐晖祖教训道。

    徐增寿知道徐晖祖说的有理,也不敢反驳,只是仍然嘀咕着。

    徐晖祖见他如此,说道:“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自己一直没有封爵而心里不甘心嘛!”

    “你要真的想封爵,申请去东北的永藩国,或者蒲藩国当左相。大哥看着,陛下早晚会给那里的左相封爵。”

    徐增寿说道:“去就去。过两日回京了,我就申请去永藩国当左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