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5章 天檽黑卡退位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同一日晚上,扶桑京都,足利义满的住所北山第。

    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持面对着自己的父亲足利义满说道:“父亲,难道真的要取代天皇陛下了么?”

    足利义满说道:“今日白日,大明使臣的话你也听到了,若是不废了天皇陛下,就不接受咱们扶桑为大明的藩属国。”

    “不能成为大明的藩属国也就罢了,更为重要的是,大明在上沪开海已来,咱们长崎港商户少了十之六七,而去上沪做生意必须是藩属国的商人。咱们扶桑人又与南洋、朝鲜各国的商人差别很大,难以冒充。若是再这样下去,咱们手里哪还有钱财。”

    “虽然自从南朝天皇放弃天皇之位已来,各地的大名都不敢不服从咱们的命令,可是这是因为咱们手里有钱,有钱就能养活大批的武士,给武士们置办上好的兵器铠甲。”

    “现在咱们手里还有以前的积蓄,还能撑一段时日,可是等到积蓄都没有了呢?就算兵器各家都有自家的传家宝,铠甲也不必经常置办。可是现在又有从大路上传来的大烔(炮)、铁炮(枪),这些东西都需要花钱造、花钱修。”

    “等到手里没钱了,这些都置办不起了,各地的大名能不蠢蠢欲动?咱们家祖上,也不是没有打起过‘尊皇讨奸’的名号。”

    “可是,”足利义持说道:“从神武天皇已来,扶桑已经近两千年的天皇历史了,从来没有对大陆上的王朝称臣过。现在父亲废掉天皇以后,自立为天皇却又对大陆上的王朝称臣,我怕反而会逼各地的大名反叛。”

    足利义持还是有些犹豫。扶桑的皇位说是万世一系有些扯淡,但是确实一直都是在天皇的近亲中流传,像他们这种虽说也是当年天皇的后代,可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姓氏(扶桑天皇无姓),再当天皇的情况还没有先例,他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其实足利义满何尝愿意现在就废了后小松天皇?虽然去年大内义弘在西国起兵,被他镇压(应永之乱),京畿地区以西再没有能够抗衡他的大名,但是关东、东北地区的大名仍然有较强的实力,他还没有摆平他们,现在就废了后小松天皇有些操之过急。

    可是他没办法,每日看着账目上又拉下了多少亏空他就心神不宁。他自己算了算,若是再拖三年,恐怕连打仗的钱都没有了。手底下的农民也已经被压榨到了最严苛的地步,需要将一年收成的八成交上来,万一哪里发生了灾害,就是一场大饥荒。

    足利义满也已经别无选择,只能马上篡位。要不然,他就只能放弃篡位,当天皇的臣子。

    足利义满当然不愿意放弃篡位,所以说道:“当今天下,对天皇陛下也不是非常恭敬。数十年之前,不是有武士说过:‘如果没有天皇不行的话,就用木雕一个,或以金铸一个,把活的天皇流放到别的地方去,省得麻烦’这样的话么?”

    “最需要担心的,是外地的大名以尊皇讨奸为名义反叛,不过现在咱们手里还有些钱财,这次去朝贡,因为恭顺还得到了一些赏赐,足以对付关东各地的大名。”

    足利义持见他父亲心意已决,也不再劝阻,只是说道:“那怎么废掉后小松的天皇之位?”

    “明日请后小松天皇来北山第,为我准备只有天皇和上皇可以使用的图案的坐垫,请其退位。”

    “我年纪已经大了,就不当天皇了,义持,你来当天皇,我继续为太政大臣。”

    足利义持说道:“还是让义嗣为天皇吧,我继续担任征夷大将军。”

    开玩笑,当了天皇手里就没有权力了,谁不知道你足利义满喜欢义嗣,我当了天皇,义嗣当了征夷大将军,将来等义嗣的儿子长大了还不把我废了立自己的儿子为天皇?

    足利义持对此看的很清楚,既然天皇被废已经不可避免,那么他现在的目的就是熬死了足利义满之后立自己的儿子为天皇,自己则一直担任征夷大将军。

    足利义满看着足利义持,足利义持也毫不示弱的看着足利义满。足利义持想的不错,足利义满确实是喜欢次子足利义嗣,想把自己的权位传给他。

    但是足利义持现在已经担任了多年的征夷大将军,势力也不小,不容易对付;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自己家再闹起来,就算他灭了足利义持,也无力镇压地方的大名了。

    所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足利义满说道:“好,就以义嗣为天皇。”

    ……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从京都的皇宫之中走出了一队人马。这队人马虽然衣装华丽、气势也很足,好像很能打的样子;不过如果有久经战阵的老将军见到这队人马,马上就能够看出来他们不过是花架子。

    这队人马就是护卫着后小松天皇出宫去北山第的队伍了。后小松天皇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车中自言自语:“足利义满怎么忽然这么早要我去北山第?最近没什么事情吧?”

    “要说有事,也就是明国又派遣使臣来我扶桑了。难道是明国又有什么话,足利义满要与我商量?”他疑惑着。

    不一会儿,车马到了北山第的门口,后小松天皇下了车走进去。这时他就隐隐约约感觉不对:若是平时,这个时候足利义满一定会在门口迎接。

    不过后小松天皇还想不到足利义满现在想要做什么,只是以为他更加跋扈了,心下不高兴,但是也只能忍着。

    然后后小松天皇走进了足利义满所在的处所,进门就看见足利义满座位上的坐垫的图案是天皇专用,更加生气,但是却不露声色的与足利义满见礼,然后说道:“太政大臣今日有何事与朕诉说?”他还是要忍。

    可惜足利义满已经不给他忍的机会了。他说道:“天皇陛下,昨日大明的使者来了京都。”

    “朕知道,莫非他们有什么事情?”后小松天皇说道。

    “陛下,大明的使者再次拒绝了接受我扶桑为大明藩属国的请求,除非,我扶桑的天皇陛下愿意主动去除天皇的称号,降为扶桑国王。”他说道。

    “这,这怎么行?扶桑两千年的天皇传承,不能在朕的手上失去。”后小松天皇说道。

    他表示不能接受降为扶桑国王。

    不料足利义满点点头说道:“陛下,臣也是如此认为的。”

    后小松天皇对足利义满地态度很纳闷。他知道因为大明在上沪开海的事情,现在扶桑的商人赚不到多少钱,足利义满手中光靠农税可撑不起现在武士、公卿等的开销,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逼迫自己降位为扶桑国王了。

    不过他马上就不纳闷了。足利义满说道:“臣也认为扶桑两千年的天皇不称臣的传统,不能丢在陛下手里。”

    “所以,臣请求陛下退位。”

    后小松天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若是朕退位了,何人接任天皇?可否由勉仁皇太子?”

    足利义满说道:“由臣的儿子足利义嗣接任天皇。”

    到此时,后小松天皇终于明白了足利义满的目的,不敢置信的说道:“由你的儿子足利义嗣接任天皇?”

    “是的陛下。陛下可马上以义嗣为养子,然后传位给义嗣,自己退位。”

    “我清河源氏,也是当年清河天皇的后代,赐姓源,以足利为氏,也可以为天皇。”足利义满说道。

    后小松天皇这时已知事情已经无可避免了。他之前在南北朝的时候就有过如果南朝胜了自己丢掉皇位的准备,所以虽然很惊讶,却不至于慌乱。

    但是害怕总是免不了的。后小松天皇颤声说道:“之后会如何处置我们?”

    足利义满说道:“陛下和勉仁皇太子将会被安置到四国,陛下按照上皇的待遇安置,将来陛下过世以后,勉仁皇太子也可以按照上皇的待遇安置。”

    扶桑最高权力争夺中很少会有赶尽杀绝的事情,都是点到为止。历史上近代倒幕的时候末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庆喜交出权力之后就得以安享晚年,子弟后来还是明治政府的高官。而华夏最高权力争夺则残酷的多。

    不过这和素质没有丝毫的关系。凡是中央集权君主独裁的国家最高权利争夺都必然异常残酷,这是为了保住手中的权力所必须要做的。

    所以后小松天皇倒也相信足利义满的话,又问了几句,接受了自己即将丢掉皇位的命运。

    随后的事情就好说了。当天后小松天皇认足利义嗣为养子,并且在第二天就将皇位传给了他。

    传位仪式弄得很隆重,还请了大明使者前来观礼。很多传统的公卿认为不合礼法,但是被足利义满顶回去了。这些公卿手里也没有权利,只能背地里发几句牢骚罢了。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准备,和一个隆重的仪式之后,足利义嗣正式宣布去掉扶桑的天皇名号,接受大明册封的扶桑国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