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4章 怀孕、离京和赞仪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允熥直到寅时才睡着,第二天卯时就要起来准备上朝,一共只睡了一个多时辰,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虽然上朝的时候强打精神,可还是让站在最前排的官员看出来了。

    不过没有人想到他是思考世界局势而睡不着觉,大家知道昨天晚上允熥接见了江都公主夫妇,之后又接见了一个去年举贤令举荐上来的人才很晚才回到后宫。

    所以大家都以为允熥那么晚了回到后宫又与皇后男欢女爱到很晚,所以今日有些没精神。

    不过大家也就是私底下八卦一下而已,或许还会记载在自己的笔记上,谁也不会拿着这种事和允熥进谏。现在又不是历史上的明末。

    下了朝的允熥仍然有些萎靡不振,他刚刚把奏折分发完毕,正想着要不要去补个觉的时候,王喜突然走过来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嗯,熙瑶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允熥满脸疑问,说道:“让熙瑶进来。”

    前冬辅官齐泰此时就坐在离着允熥不远的地方处理着奏折。四辅官只是负责替允熥票拟奏折的,没什么需要交接的;可是吏部的事情千头万绪,一时半会还交接不了。

    解缙最近主修《元史》,正编纂到察罕帖木儿、扩廓帖木儿列传,因为涉及了已经过世的秦憨王妃,他非常慎重不敢假手他人,也没有来乾清宫,所以齐泰仍然当着冬辅官。

    齐泰就见到皇后走进来之后,轻声与陛下说了什么,陛下本来因为没精神而微闭的双眼忽然全部睁开了,又问了皇后几句话,并且变得满脸喜色。

    这时不仅是齐泰,其它人也都注意到了允熥的反常,刚刚接任春辅官的耿炳文甚至都在想:‘后宫这是发生了什么喜事?是太子又怎么了么?’

    允熥此时却在问熙瑶:“怎么会两人同时传来已经怀孕的消息?”

    让熙瑶此时来到乾清宫,让允熥面现喜色的,就是两位后妃同时怀孕的消息。

    今日早上熙瑶刚刚起床,就有钟粹宫的宫女前来,说安嫔感觉身子不适,想请太医号号脉。

    熙瑶当然不会不许。之后又有宫女报告说叶贵妃身子不适,请太医看病。

    贵妃请太医不需经过皇后同意,但是也需要报给皇后。熙瑶略微有些惊讶,不过也没有多想。

    可是之后就传来了她们二人都怀了身孕的事情。

    皇妃有身孕,当然是大事,熙瑶于是马上前来乾清宫告知允熥。

    ‘腊月从山東返回,我只和安嫔睡过一次吧,这就怀孕了?一发命中?倒是抱琴怀孕并不值得惊讶。’允熥想着。

    允熥还是很高兴的。他在这个时代久了,不知不觉越来越像这个时代的人,也越来越接受了多子多福的观念,又有两个皇子或者皇女出生,当然值得高兴。

    并且自从洪武三十年底熙怡传来怀孕的消息之后,洪武三十一年、建业元年后宫竟然都没有后妃怀孕,让人们都很担心。甚至有人怀疑允熥是不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无法让后妃怀孕了。

    这次她们怀孕也足以证明允熥没有问题。

    允熥吩咐道:“嘱咐钟粹宫和承乾宫的宫女宦官都多注意一些,其他的就依照当年皇爷爷在的时候一样即可。”

    熙瑶答应着。然后见允熥没什么吩咐了,就退下去了。

    有后妃怀孕是喜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外朝也很快知道了。二位怀孕的皇妃家人自不必提,其他的外朝的官员也循例上折子恭贺一下。

    皇家的王爷当然也要恭贺。他们就不会也没必要上折子了,入宫恭贺即可。

    第二日上午就有几位王爷同时入宫恭贺。允熥一一答谢。

    恭贺完了,代王朱桂又与他闲聊了几句后说道:“允熥,叔叔这次来除了恭贺,也是来告别的。”

    “腊月二十八到的京城,今日已经是正月二十一了,在京城已经待了二十几天了,也该回大同镇守了。”

    周王朱橚、晋王朱济嬉等人也纷纷说道:“我们也来京城太久了,该回封地了。”

    允熥知道,他们半是告别,半是试探。自己也笑道:“打算哪日走?总要挑一个黄道吉日吧。正月好像没有适宜出行的日子。不如推到二月初三、初四。”

    朱桂注意允熥的脸色,见到他不像是故意拖延,说道:“二月初出发,就要到二月底才能回到大同。那时草原上正是一年之中最艰难的时候,南下侵扰百姓的事情也多,需要有个人主持大局。平安现在又调到了菏北当都指挥使,我不在大同没有一个能主事的人,我还是尽早回去最好。”朱橚、济熺等人也附和着。

    允熥笑道:“既然如此,五叔、十三叔,济熺兄弟,你们这两日就回去吧。让钦天监给算算,明日或者后日那一日好一些,我送你们回封。”

    朱桂听到允熥这样说话,终于放下心来,笑道:“那过一会儿叔叔就去找钦天监算一算日子。”

    又闲聊了一会儿,朱桂等人拜别。

    下午朱赞仪也来了皇宫,同样是先恭贺了允熥之后说自己也想回去封地去了。

    允熥嘱咐他说道:“你在廣西,多注意安南那边。姓胡的把持朝政,国君陈氏毫无权柄,恐怕会有犯上作乱的可能。”

    朱赞仪说道:“叔叔,既然如此,为何不出兵为其主持公道?”

    允熥说道:“虽然事情如此,可是毕竟是他们国内的事情,又并未发生篡位之事,国君又并未请求我国主持公道,还是不要轻易出手。”

    允熥怎么可能现在出手,不仅没有名义,也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朱赞仪似懂非懂,不过仍然应道:“是,叔叔。”

    允熥又吩咐了几句,让他下去了。

    之后允熥就低下头来看桌上的奏折,却没有注意到朱赞仪在临出门前看着他的莫名意味。

    ……

    ……

    当天晚上,朱赞仪背对着一人,说道:“这样看来,当今陛下并无任何对待宗室不好的事情了。”

    朱赞仪背对的这人穿了一身棉衣,头上戴着帽子看不清相貌,用一口京城的官话说道:“殿下,当今陛下虽然将一些宗室派到了各个偏远地方为王,却并不是流放,而是真心实意的要让他们能够自立。况且这也是当年先帝在的时候就做过的事情。”

    “……总之,陛下对待宗室并无任何不好之处。”

    朱赞仪说道:“这样最好,明日,我就可以放心的离京了。”

    =================================

    感谢书友161227224039327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