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483章 沿着旧航路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张碳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明白探索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允熥刚刚‘发明’出来的词,他当然想不明白。

    张碳因此紧张的说道:“陛下,这探索到底是何意?”

    允熥忽然也想起来这个时候没有探索这个词,所以解释道:“探索的意思是,”说到一半,允熥忽然发现自己难以给这个词下定义,纠结了一下说道:“就好比当年汉代的张骞第一次去西域,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的地方在哪里,万里穿行到了月氏。”

    允熥也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是不是探索的本意,反正在他这里,探索就是这个意思:“这与出使类似,但是又不同。要去的,是那些之前大明的使者从未去过的地方,是那些可能都没有听说过大明的地方。……”允熥解释了许多。

    张碳听了这许多,然后猛然意识到:‘陛下这是选定了我为这个探索之人啊!’他想到这里,脸色瞬间变幻了颜色。

    允熥将自己认为的解释说出来之后,就见到张碳的脸色变幻,顿时知道张碳已经想到了自己要派他出去探索。

    既然如此,允熥也不藏着掖着了,说道:“朕欲派你出去探索。”

    “苍梧县举荐你的奏折上写:‘为人强力,宽大信人……’(第339章),与史书上记载的汉代博望侯张骞类似,所以朕认为你很适合去探索。”

    允熥这句话其实还暗含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如果你如同张骞一样去探索,将来可以与张骞一样加封博望侯。不过张碳之前毕竟只是一个会武的秀才,不是驰骋官场多年的老油子,没有意识到允熥这个暗含的意思。

    不过也正因为他之前地位不高,听到允熥这样称赞他,把他与博望侯张骞类同,顿时十分激动。

    这可是来自皇上的称赞啊!他们家祖上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当官的,现在他竟然得到了陛下的称赞!

    这种被圣上称赞的喜悦和原本被害怕压下去的面见大明圣上的兴奋合二为一,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傻。

    不过允熥毫不惊讶,之前也有人第一次得到他称赞时露出这幅表情。所以他经验丰富,知道这一阵子面前这个人什么也听不进去,也什么都没说。

    过了好一会儿,张碳才清醒过来,并且意识到自己刚才君前失仪,忙跪下说道:“草民,请,请陛下,恕,恕罪!”

    允熥故意等了一会儿,说道:“你第一次面见朕,这也平常,朕恕你无罪。”

    张碳又过了一会儿才又站了起来,扭扭捏捏坐下来。

    这时允熥说道:“虽然朕觉得你十分适合,但是如果你自己不愿意,朕也不会怪罪于你。”这个任务全靠自觉,所以必须本人自愿。

    可是张碳此时又怎么会对允熥的命令不愿意?这个时候就是允熥让他独自一人冲击百万大军他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更何况是去探索。

    所以张碳又跪下说道:“草民愿意!”

    允熥又把他叫起来,开始吩咐这一次的路线和任务。

    “过几天西洋琐里和琐里的使者要回国,朕派人和他们两国的使者打了招呼,由大明的船只送他们回国,你也一起前往这两国。”

    “既然带有出使的职责,朕就任命你为礼科给事中,加郎中衔,出使这两国。”

    “不过之后你还要继续向西。琐里和西洋琐里两国大概是在古籍中所记载的印度,朕要你探索整个印度。”

    “朕也不知印度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将蒙元赶出中原的时候曾经在北平发现一批记载印度一些事情的书籍,不过那已经是一百多年以前的了,只可以参考。”

    “你会有随同,也会有一些钱财和大明出使番国的信物,但是这一路上必然很艰难。”

    “并且,印度也不是你探索的终点,你还要继续向西探索。”

    “印度更西边是波斯国,不过这个国家在一百多年之前被蒙古人灭亡,蒙古人随后建立起了伊尔汗国。可是也不知道这个伊尔汗国还在不在。”

    “波斯继续向西,是大食人的地方。对于大食人,所知也不多。现在手中的记载只有当年后汉时班超曾经派出副使甘英来到这里,你可以看一下这些记载,不过,最好只看看山川地形。”

    “那里的人们都信奉天方教,注意不要因为这方面的事情得罪了他们。”

    “但是你还要继续向西。”

    “继续向西,就是汉代古籍所说的大秦之国,不过大秦应该在数百年之前就灭亡了,根据蒙古人的记载,那里分裂为了无数个小国,互相厮杀。”

    “并且当地的百姓与大食人一样,对不是天方教一种宗教极其信奉。你也要注意不要违背了当地宗教的教义。”

    “大秦,是你这次探索的最终目的地。”

    是的,允熥这次让张碳出使探索,最终的目的地是后世的欧洲。

    允熥觉得自己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将手伸进欧洲,但是他想知道这个时候的欧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很多记载上都说这个时候的巴黎市民屎尿都往大街上倒,说这个时候的欧洲人一辈子也不洗几回澡,也不知是真是假。

    并且,张碳这次探索,即使能够活着回来,时间也短不了,怎么都得十年以上。到那时候允熥觉得应该已经牢牢把握住了苏门答腊和满剌加,可以尝试进军印度洋了。而进军印度洋,对于大食、印度等地的探索就有用了。

    允熥此时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对张碳说道:“这本书中是朕参考了历代文献,最终得到的对于西方各国情况的介绍。未必有多准确,可是总可以作为参考。”

    张碳恭敬的双手接过这本书,并且紧紧抓住。

    其实允熥作为大明的皇帝,这种具体细节的事情本不必他亲自来和张碳说,自有下边的人代为传达。

    可是允熥知道,这个时候大明对于西方的了解极少,接近于零;而自己根据记忆中,以及数年以前就写下来的对于西方,包括欧洲和大食,的了解还不算少,所以他决定亲自与张碳说这些事情。

    允熥接着说道:“这次探索,你要摸清沿路这些国家的情形如何,包括人口、历史、国家制度等等,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

    之后,允熥说起了困难:“你这次探索,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也很有可能无法活着回来。”

    “路上有无数的艰难险阻,无法翻越的高山、拦路抢劫的强盗,亦或是蛮不讲理的国家。都有可能让你无法回来。”

    张碳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是不是被允熥的话吓得。不过他仍然说道:“草民不怕。只是希望陛下照顾好草民的家人。”

    允熥也不知他是强撑,还是真的这样想,不过不管如何,他都说道:“好,我大明有你这样的勇士,足以。”

    允熥之后说道:“朕也绝对不会亏待于你。朕马上下旨,加封你为世袭指挥使,你不在,世袭指挥使的俸禄由汝子得到。”

    “若是你愿意将全家搬来京城,朕赏赐你京城附近的良田万亩;若是还留在老家,朕让靖江王照看你家,赏赐良田。”

    “你若平安归来,朕一定加封你为博望侯。”

    这时张碳已经不会说话了,只是傻愣愣的在座位上坐着。

    允熥觉得自己要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部交待了,又看了一眼刻漏已是亥时,也想回去休息了,于是对张碳说道:“朕已经没有事情可以吩咐了。”

    “不过现在已经是亥时,宫门已经落锁,你也无法出宫了,朕让宦官带你在皇城内休息一晚。”

    之后张碳好像梦游一般被带走,允熥也去了坤宁宫。

    允熥到了坤宁宫之后洗洗漱潄就躺床上睡觉去了,可是翻过来倒过去就是睡不着。

    他脑海里不断涌现出此时欧洲的情形:

    这个时候法国应该与不列颠正在进行百年战争,不列颠为了保住自己在大陆上的那一点儿领地而与法国开战。

    意呆利已经是文艺复兴的前夜,不,文艺复兴甚至有可能已经开始了,欧洲人烟暗的中世纪即将结束。

    立窝尼亚骑士团不知道建立了普鲁士没有,波兰这个时候好像还很强大。

    拜占庭帝国正与奥斯曼捉对厮杀,拜占庭一点一点丢掉安纳托利亚。

    俄罗斯人应该已经开始反抗蒙古人的统治,未来的战斗民族开始发威。

    葡萄牙人开始沿着西非海岸线南下,想要发现新航路。(在突厥人灭亡拜占庭之前,葡萄牙人就在探索新航路)

    ……

    想象着此时或者今后一段时间欧洲波澜壮阔的历史,允熥很想加入进去,带领大明掺上一脚。

    这时躺在允熥身边的熙瑶注意到了他还没有睡着,轻声说道:“夫君,都已经这样晚了,快些睡吧。”

    允熥说道:“我也知道,可是就是睡不着。”

    “夫君,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夫君睡不着?”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了,即将开始的,波澜壮阔的历史。”
小说推荐